第63章 夜晚的酒店,折騰一夜的二人.
夕痕送希羅娜到了她的房間之後就回了自己的房間,夕痕的房間就在希羅娜的隔壁,而且,希羅娜的床在靠牆的最左邊,夕痕的床在靠牆的最右邊,此時二人都躺在床上,面對牆壁. 也就是說,夕痕與希羅娜之間只隔著這麼一堵不厚的牆,日本的牆也是不厚的,打開燈基本就可以看到隔壁房間的人影,現在雖然是黑燈瞎火,夕痕卻是知道,希羅娜就在自己面前,而且現在可能二人正是面對面. 事實也是如此,夕痕一直都有著靠牆睡得習慣,希羅娜貌似也有,二人要不是因為這堵牆,此時就是緊貼著睡在一起的. "咳咳.."希羅娜似乎是睡不著的樣子,也是因為感冒,不斷地咳嗽,咳嗽一聲夕痕聽不到,兩聲聽不到,但是多了的話,夕痕再聽不到,那可就是聾子了. 夕痕從床上跳了起來,穿好睡衣敲了敲希羅娜的門,不過敲完門後才意識到,希羅娜似乎沒帶行李,那麼睡衣什麼的...她要怎麼開門? 出乎夕痕意料,夕痕准備回房間的時候,希羅娜打開了門,穿著浴室的浴袍,夕痕一下就明白過來,對呀,怎麼把這個東西給忘掉了,只是,希羅娜小姐,您這個內衣都不穿的話是不是有些不太好了...我還是個"小孩子"呢!當然了,這話夕痕不會說出來的. "怎麼了."希羅娜看夕痕有些呆滯,于是開口問他,"哦,沒什麼,聽到你一直在咳嗽,給你送些藥過來."夕痕拿出手里的藥,旅行途中,不管是神奇寶貝的藥物還是自己用的藥物,那是一定不可以少的. "謝謝,進來坐."希羅娜給夕痕道了謝,然後讓出一個身位讓夕痕進來說話,等夕痕進去就關住了門,倒是薇薇安,這家伙不知道怎麼了,突然肚子餓,跑到外面在冰箱里找吃的,回去的時候正好就看到夕痕進了希羅娜的房間,一下就紅這個臉跑回自己房間,跳進被子里.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麼?這個世界怎麼了???"薇薇安連忙啃了一口火腿腸壓壓驚,這明顯就是誤會了什麼嗎? "咳咳..""快點把藥喝了吧."夕痕接了一杯溫水,把藥放在希羅娜的手心里,希羅娜看看了要,然後把藥吞了下去,這小妮子好像沒怎麼吃過藥,喝口水都差點沒嗆到,夕痕連忙去拍了拍她的背. "這麼大的人了,為什麼還要我一個小孩子來照顧你."夕痕這一句話一下就點醒了希羅娜,對啊,為什麼一個小孩子可以照顧我? 這一天相處下來,希羅娜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完全沒有把夕痕當做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孩子,而是當成了一個,...一個可以依靠的人? 接下來的時間是很難熬的,就算是喝了藥希羅娜也並沒有太大的好轉,甚至是靠在夕痕身上睡著了,夕痕很難受,非常難受. 你難道不知道你穿的浴袍嗎?你難道不知道你這種動作我會有反應的嗎?你難道不知道,你胸前大半個都露出來了嗎?你難道不知道,我想做什麼都不能做的這種感覺有多難受嗎? 真是又幸福又難熬的一夜,不過到了第二天希羅娜的病總算是好的差不多了,也算是沒白折騰一晚上,第二天薇薇安,夕痕,希羅娜在套房客廳吃飯希羅娜就來了一句:"昨天晚上真是辛苦你了." "哦,沒什麼,你舒服了就好." "咳咳..咳咳.."二人很正常的對話,在薇薇安腦袋里一下就跑到了不好的地方,臉一下就紅了,當下就被噎住了,連忙端著一杯水跑回自己房間. "她怎麼了.."夕痕看薇薇安這個樣子倒是奇怪的很,希羅娜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