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樓頂的女子,感冒的希羅娜.
g,更新快,無彈窗,!

夕痕到了頂樓,穿過了閣樓的門,就看到一個黑色衣服的女子已經站在頂樓了,好像有些冷,是不是向手中吹兩口熱氣搓搓手,夕痕看她這樣,笑了笑,取下了自己的披風,慢慢的向她走去.

"冷的話,還上來干嘛?"夕痕把披風披在了女子身上,然後看著下面的風景,這里看到的景色的確是不錯的,這是他第二次把自己的披風送給別人...

女子看了一眼他,發現是夕痕,也就沒說什麼,也是看著冰宮下的景色.

二人都是先沉默起來,片刻後女子才說話,"你怎麼在這里?"

"我是旅行中的訓練家,為了徽章來這里是很正常的事情,倒是你,神奧冠軍,怎麼會有時間在這里."黑衣女子就是希羅娜咯,神奧冠軍希羅娜,這也只不過是他們第三次見面而已.

(你們要的希羅娜來嘍)

"我也只是路過這里來吃飯而已."

"你剛才那種表情,明顯就是有心事的樣子."夕痕剛上來時,希羅娜那種表情,明顯就是有什麼煩心事.

"哈哈,你這種小孩子懂什麼嘛!"希羅娜倒是笑了,因為夕痕年齡才十五歲,露出那種嚴肅的表情,配上夕痕那張帥氣小臉,一下就變成了呆萌的表情.

"嚴肅點可不可以..沒有煩心事的話,是不會跑來頂樓吹風的."夕痕也是無奈的讓希羅娜嚴肅一點,不過這家伙好像是嚴肅不起來.

"是嗎?那你呢,你也是有煩心事才跑上來的吧."希羅娜說你也是,也算是承認了她的確有煩心事,而且讓她煩心的人就在他面前,所以才會有了剛才那個短時間的沉默.

為什麼讓希羅娜煩的人是夕痕?因為她每次和介子蘭博士通電話,介子蘭博士就會一個勁的說夕痕的事情,把夕痕家底都給翻出來了,什麼無父無母,神羽豪門,死了妻子,未婚未娶什麼的,怎麼突然間就感覺夕痕這一輩子苦的不要不要的?

希羅娜想著這些事情看夕痕的眼神也越來越奇怪,夕痕都看在眼里,臉上的表情也是越來越奇怪,"怎麼..怎麼了嗎?"夕痕指了指自己,表示臉上有東西嗎?

希羅娜默默地歎了口氣,搖了搖頭,表示沒什麼,"算了,先不管這些,你吃飯了嗎,我喝小智他們一起吃飯,你跟我一起去吧?"

"..嗯,好吧."希羅娜也是拍了拍自己有些餓的肚子,實際上她在上面也沒有多長時間,也就半個小時夕痕就上來了,可還是凍感冒了,真是給自己找不痛快.

"咳咳.."夕痕正要帶希羅娜去找小智他們,就聽到她咳嗽了兩聲,"感冒了?穿這麼少還跑上來,也難怪你會感冒."

"咳咳,,咳,那你先把這個披上吧,反正我都感冒了."希羅娜看夕痕身上也只有一件短袖,說著就要接下來身上的披風,夕痕連忙攔住她,"算了吧,別再嚴重了."夕痕又把披風給她系好然後就先一步向電梯走,希羅娜無奈,只好跟在後面.

等夕痕帶著希羅娜回到了三樓餐廳層的時候,之前那個服務員才明白,人家有這種美女跟著,哪里還需要自己這樣的?雖然這個服務員長得也不丑吧,但和希羅娜比起來那就是黯然失色了.

"我回來了."夕痕推開包間的門,這幾個家伙已經在吃了,"你們能不能有點形象?還有客人."

"咳咳,,"希羅娜適時地又咳嗽了兩聲,這群吃貨終于是注意到她了.

"你,你是神奧冠軍希羅娜小姐吧?"薇薇安作為一個主持人,關鍵時刻形象還是要有的,趕快拿紙巾擦了擦嘴站了起來,一把推開夕痕就要找希羅娜握手.

希羅娜要和她握手的時候突然又咳了兩下,下意識用手去捂住了嘴,之後只剩下薇薇安那只尷尬的手,"呃..希羅娜她感冒了,所以你別在意.."夕痕看有些尷尬也是連忙解圍,雖然被推到一邊有些不爽就是了.

"恩恩."薇薇安也是接著夕痕這句話下了台階回到自己座位,小剛這家伙突然就沖了過來,"啊,感冒的希羅娜小姐好美啊,請允許小生.."

"邊玩去!人家感冒了你還要搞事!"夕痕剛被推到一旁的氣全發在了小剛身上,一腳就把他踹一邊去了,然後幫希羅娜拉開椅子,等她坐下自己才做到希羅娜旁邊的椅子上,正好是六個人六人包間,倒也不會覺得擁擠,這里的包間還是挺大的,而且冰制桌子冰制椅子,但是卻不會感覺到很涼,只是有一絲絲的涼氣,就像是冬天吃冰激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