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離別之際,我是真的喜歡你!
第二天一早夕痕就醒了,活動一下四肢,終于是可以動起來了,只是還站不起來,因為一試圖站起來就感覺胸悶. 動了好幾下都起不來,夕痕終于放棄了站起來的想法,目光轉向一旁的輪椅,伸出胳膊把輪椅勾過來,毫無形象的滾了上去,終于是下了床. 控制輪椅到了芽衣床旁邊,這家伙還沒有醒來呢,夕痕伸手把被子給她蓋好,用輪椅走了出去,用電梯到樓下付了自己的醫藥費,十二萬,不得不說醫生真的是很吃香的職業. 結過帳後夕痕出去給自己和芽衣買了早餐,醫院的食物實在不怎麼樣,而且第一次用輪椅夕痕也是走走停停的艱難的帶回了早餐,芽衣還在睡. 夕痕也不忍心把她叫起來,想必她是累壞了,想此時神奇寶貝華麗大賽應該已經開始了,夕痕是無緣這一次比賽了. "唔…"芽衣重要醒來了. "小豬,你醒了."夕痕眯眼笑的坐在芽衣面前,芽衣一下精神起來,"你怎麼起來了!你干嘛下床啊!"芽衣說著就跳起來要扶夕痕回去. "你安心啦,我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夕痕伸手抹去芽衣嘴角因為睡覺落出的一點點口水,芽衣鬧了個大紅臉. 夕痕笑了笑:"給你帶的早餐,還沒涼,快洗漱一下吃飯吧." "…你還跑出去買了早飯啊." "對啊,你這個小豬一直睡到現在,我閑著無聊就去買早餐了." "奧…好吧."芽衣回答之後就跑去洗漱,夕痕靠在輪椅上看著窗外,打開了窗戶,溫和的風吹著他栗棕色的發絲,他就這麼發著呆. 洗漱完了的芽衣看著夕痕的樣子不禁也發起了呆,被迷住了呢,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跑去吃飯. 又在醫院休息了一天,夕痕終于可以下地了,收拾一下准備再次踏上旅途. 到了醫院門口. "謝謝你這幾天照顧我了."夕痕看著面前的芽衣. "沒…沒什麼的."芽衣斷斷續續地說,就要分別了,怎麼樣也有不舍得的情緒. "那我們下次見咯,希望下次可以和你對戰呢."夕痕拍了拍芽衣的肩膀,毫不猶豫的轉頭就走. "就這麼走了嗎…"芽衣低著頭沉默,突然跑了起來從後面抱住夕痕. "你可以帶我一起走嗎,我…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你,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你."芽衣的臉埋在夕痕背後落下幾滴眼淚. "芽衣…"夕痕輕輕的說道,其實在夕痕回頭離開的一瞬間眼眶里就有眼淚在打轉,為了不讓芽衣看到才毫不猶豫的回頭走人.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芽衣都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對夕痕好的人. 夕痕轉過身,抹掉芽衣臉上的淚水,給了芽衣一個笑臉,"別哭了." 夕痕一把抱住芽衣,拍著她的背,"你知道麼,我從小就沒了父母,他們只留下他們的產業和錢,所以我從小就沒有感覺過什麼是溫暖." "長大之後第一次出來旅行,見識這個世界,剛出來沒幾天就遇到了你." "你是我見過最可愛的女孩子,也是第一個在我生病時照顧我的人,芽衣…"夕痕感覺到懷里的芽衣漸漸停止了哭泣,心情平複下來. "芽衣…其實我也喜歡你呢." 芽衣呆呆的從夕痕懷里出來,腦子里不斷重複著夕痕那句話. 我也喜歡你呢…… 夕痕看到愣住的芽衣,不由分說的吻了上去,芽衣一愣,片刻後生疏的回應起來,閉上了眼睛. 二人就在這大街上目無旁人的吻著,不知道無意之間虐哭了多少單身狗. 良久兩人才分開,芽衣都快喘不過氣了,夕痕伸手擦乾淨了芽衣臉上的淚痕,"以後不許再哭了." "好…"芽衣乖巧的應答一聲,露出一個笑臉,"要是你把我自己拋下我可是要餓死了,之前為了賠償醫院的牆我可是傾家蕩產了." "倒是忘了要把錢還給你,不管沒關系,以後我的就是你的."夕痕捏了捏芽衣的鼻子笑到,芽衣開心就好了. "好,那我們走吧!要去哪里."芽衣摟住夕痕的手臂. "這里是苑之鎮的話下一站要去緣之市,去挑戰那里的道館."夕痕拉著芽衣邊走邊說. 二人說著說著就在街上打鬧起來,漸漸消失在這個名為苑之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