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可惡的火箭隊,夕痕醒了.
"那夕痕現在這個樣子,明天應該是參加不了神奇寶貝華麗大賽了,真是可惜…"小光雖然認為少了夕痕這麼一個對手不錯,但還是感到可惜. "啊?他明天還要參加比賽嗎……"芽衣聽到小光的話. "你不知道嗎?" "都是我害得,他參加不了比賽了."芽衣這下更自責了. "你放心好啦,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說你錯,但是夕痕人很好的,不會怪你的."小智站在夕痕床邊說. "嗯…"芽衣只能點了點頭. "碰!"夕痕身旁的牆碰的一聲碎了開來,夕痕跟著滾在地上,"咳咳…" 芽衣聽到夕痕的聲音連忙跑過去,扶著他,"你醒了啊." "搞什麼啊……"夕痕滾在地上被疼醒,迷迷糊糊的看著破開的牆.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發問了!" "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 省略 "火箭隊?這麼說…"夕痕轉頭果然看到了小智一行人,果然是這個煞星,該死的. "皮卡丘我們就收下了!"一只機械爪子伸了出來抓住皮卡丘,直接就跑. "咳…"夕痕咳一聲又昏了過去,"不可饒恕!"芽衣憤憤的拿出藤皇蛇,"藤皇蛇,使出硬化植物!" "皇…"藤皇蛇怒吼一聲,地面上升起一株株硬硬的樹枝頂飛了火箭隊那個不知道什麼樣子的機器人,伸出尾巴勾住了皮卡丘. "謝謝你."小智抱住皮卡丘對芽衣道謝卻不知道怎麼稱呼. "我叫做芽衣." "我叫小智,她是小光,他叫做小剛." "嗯."芽衣抱住夕痕,這時候醫生也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 "醫生,麻煩換間病房吧,損壞的費用到時候會賠償的."芽衣扶住夕痕對醫生說. "好,好吧."既然人家願意賠償的話也不好多說什麼. 時候為夕痕檢查身體,發現快好的傷經過那麼一鬧更嚴重了. 夕痕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倒不是他身體弱,只是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受了傷本就比別人恢複花的時間更長,再加上這個身體原來的主人,因為喪失父母也變得體弱多病. "可惡的火箭隊,下次見到他們絕對不會繞了他們!"小智看到夕痕這個樣子說道,完全沒有發現他有柯南一般走到哪哪就出事的體制. "小智,我們還是先走吧,讓夕痕好好休息."小光拽了拽小智的衣角. 小智等人與芽衣道別之後就走人了,准備明天的神奇寶貝華麗大賽. "呃…"夕痕哼了一聲,眼角動了動,芽衣馬上就跑了過來,夕痕總算是睜開眼睛了.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芽衣,給夕痕一種"每天早上睜開眼睛就能看到自己愛人"的感覺. "醒了,沒事了吧?" "托你的福,沒有死掉."感覺到芽衣抓住自己手的夕痕倒也沒有反抗. "真是的,害我擔心死了." "沒事的,我命硬的很,幾百年內死不了的." "你都這樣了還開玩笑啊." "對了,之前好像破壞了人家醫院的牆…" "那個啊,我花光所有積蓄才賠償的." (芽衣在動漫中的母親是電漿團的人,本人身份也過于複雜,在這里就改成無父無母的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 "好吧,我會還給你的." "什麼啊,要不是你,現在躺在這里的就是我了吧." 夕痕勉強笑了笑,"看你這個樣子這幾天都沒有休息好吧." "沒有啦挺好的!你看你睡了這麼久,我去接點水給你然後幫你那點吃的."芽衣明明就沒吃好沒睡好,但在夕痕面前卻表現的我這幾天吃的好睡得好,誰管你去死的樣子. 夕痕自然看到出來,只有eq為0的家伙才相信好吧. 芽衣很快接來一杯水拿來了吃的,無奈夕痕實在是咽不下去東西,只能喝了點水. "天都黑了,你去休息吧,現在的話我自己可以照顧自己了,不用你那麼操心了." "誰…誰給你操心啊,白癡!"芽衣紅著臉跑的病房另一張床上,總算可以睡個好覺了,躺在床上不過一分鍾,她就睡著了. 夕痕現在可是睡不著了,靠在床上看著外面的月光,"嗯…"芽衣輕哼一聲,轉到了夕痕這邊,夕痕也看著她. 芽衣確實是一臉疲憊,夕痕目光漸漸向下,"胸……"夕痕目光又被吸引住了,"呃,搞什麼,我在想什麼東西!"一幅我是正人君子的樣子把頭轉向一邊,漸漸的又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