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又見芽衣,在空中與芽衣曖昧.
"喬伊小姐,這家伙就拜托你了."夕痕拿出烈咬陸鯊的精靈球給了喬伊,喬伊把精靈球拿到後面然後很快就回來了,"那個,喬伊小姐,請問一下緣之市之前的海岸有什麼凶猛的神奇寶貝嗎?" "海岸?嗯..我想想,啊對了,里面有一群多刺菊石獸和菊石獸!"喬伊手指放在嘴邊,思考了一下說. "那里竟然有古代神奇寶貝麼?看來烈咬陸鯊就是被他們傷到的."夕痕握了握拳頭,一群菊石獸的話,很煩啊,雖然無法對黑雷造成傷害,不過還是希望烈咬陸鯊自己去報仇呢. "那個烈咬陸鯊就是被他們傷害到的嗎?" "對啊,喬伊小姐,他怎麼樣了." "放心吧,雖然傷的很重,不過沒關系的,今天之內就會恢複的." "好,謝謝喬伊小姐了." "啊?是你啊,你怎麼會在這里." "嗯?芽衣啊."夕痕回頭看到了短期黑褲襪少女,"嗯..你記住了我的名字啊."芽衣看著夕痕的目光不禁又臉紅起來,"至于麼..現在還會臉紅."夕痕沒有說出來,心里默默地想. "你來挑戰道館賽的嗎?"芽衣問夕痕. 夕痕點了點頭,"是啊,不過路上遇到了一些事情,可能要晚點再去挑戰了." "啊?是什麼事啊?"芽衣一邊把精靈球交給喬伊一邊問夕痕,"我們做到那邊慢慢說吧."夕痕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額,二人一起坐在了一旁,夕痕也是紳士的為她抽出一把椅子,隨後為芽衣講起烈咬陸鯊的事情. "所以你要幫烈咬陸鯊報仇嗎?" "嗯,不過是幾只菊石獸而已,小意思." "那個..夕痕,可以帶我一起去嗎?" "啊?可以啊."夕痕說道,心里激動的說,真是求之不得呢. "太好了!"芽衣激動的跳了起來,十五歲的小女孩,和現在的夕痕同歲呢. 夕痕笑了笑沒有說話,這時候烈咬陸鯊也好了,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烈咬陸鯊."夕痕放出了烈咬陸鯊,"吼!"烈咬陸鯊恢複了精神,吼叫聲也變得厲害了起來,"烈咬陸鯊,我已經知道打傷你的家伙是誰了,現在我和你一起去給你報仇!" "吼.."烈咬陸鯊看著夕痕扇了扇手臂上的鰭,眯起了眼睛,似乎很高興的樣子,"哇這就是烈咬陸鯊啊,第一次見呢!"芽衣在烈咬陸鯊面前蹦蹦跳跳的,烈咬陸鯊忍不住落下幾滴汗,不過夕痕可不在意烈咬陸鯊的表情,眼睛完全被那兩個一直一蹦一跳的凶器勾住了呢,這..真的只有十五歲麼?發育太好了點. "咳咳..好了好了."終于意識到自己失態的夕痕咳了咳,"趕快走吧,芽衣不要鬧了.""噢.."芽衣不情不願的離開了烈咬陸鯊,夕痕收回來烈咬陸鯊放出了大華洛. 芽衣又湊了上來,"哇,這只比雕好大啊!" "額,我說你啊,怎麼感覺什麼神奇寶貝都沒見過的樣子,你帶的什麼神奇寶貝啊?"夕痕倒是很好奇了. "我啊,只帶了這只."芽衣拿出精靈球,放出了一只藤皇蛇,看上去培育的不錯,而且感覺等級很高呢,"培育的不錯呢." "那當然了,這可是我最初培育的神奇寶貝呢."芽衣一臉驕傲,"不要驕傲,快走吧."夕痕跳到華洛背上對芽衣說,芽衣也趕快收起藤皇蛇,在夕痕的攙扶下跳到了夕痕背上,"華洛,火力全開!回那片海灘!"華洛猛地飛了起來,芽衣一下沒反應過來,差點掉下去,連忙抱緊了夕痕. "喂,我快被你掐斷氣了!"夕痕的肚子被芽衣勒的緊緊的,差點緩不過氣,不過感覺到背上的東西,夕痕心里不斷重複著:"xiong..xiong..xiong..." "呃.."芽衣尷尬的慢慢收回手,終于穩穩地站在了比雕背上,"好舒服啊..."吹著周圍的暖風,芽衣的兩條?雙馬尾隨風飄蕩,芽衣把被風吹到臉上的發絲撥到了耳朵後面,很美. 夕痕看著芽衣笑了笑,轉到了前面面朝空氣,芽衣看著夕痕的背影,臉上出現一絲紅暈,"不過就是一面之緣..難道我就這麼喜歡上她了嗎.."芽衣默默地想,看著夕痕的背影發起了呆. "怎麼了嗎?"芽衣在發呆,竟然是沒有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自己面前的夕痕,一抬頭就差那麼一點點就要吻在一起,嚇得芽衣連忙後退,夕痕趕快抓住芽衣的手,"不活啦."夕痕如果沒有抓到芽衣的話,估計就已經掉下去了. "呃呃..沒事沒事."芽衣一跳跳到比雕背中間,"沒事就好了,看已經到了."夕痕指了指下面的湖泊. 實際上夕痕剛才是故意湊到芽衣面前的,撩妹嘛,不把她撩的臉紅心跳怎麼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