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芽衣,多災多難的一天.
夕痕開始著手准備下一次的神奇寶貝華麗大賽,還是和小光叉開比較好,不然到時候小光一枚緞帶都沒有,那可就不好了. "下一個是緣之市,有道館也有華麗大賽,不錯的地方.""恰."黑雷在一旁回答,也是躍躍欲試,這路上的神奇寶貝太多了,很煩人,所以夕痕就叫黑雷出來開路一百級面前,這下十一二級的小家伙還不是一拳一個麼,"救命啊!" "搞什麼?"夕痕正在想事情,突然聽到有人呼救,帶著黑雷跑了過去,一個少女被幾只猴怪圍在樹下,一個粉色的包掉在遠處,看來她的神奇寶貝在包里,所以她才呼救吧?只是這個妹子好眼熟啊. "黑雷,連續踢趕走它們.""恰!"黑雷點點頭跳了下去,幾腳就嚇得幾只猴怪連忙逃跑. "沒事吧?"夕痕從小坡上跳了下去,看著少女,越看越眼熟,好像叫,叫芽衣?帶著一個小白帽子,齊腰雙馬尾,上身穿著白色長t,下身是一個淡黃色小短裙,腿上套著緊身黑色褲襪,不過此時,上半身的衣服已經被抓破不少,眼看就春光泄露,而且黑色緊身褲襪襪也破了幾個洞,露出了白嫩大腿,斜坐在地上,很誘惑的樣子,夕痕也是男人,難免有反應. 不過夕痕看到她這樣還是把身上的黑色披風披在了她身上,把她扶了起來,她也是連忙裹緊自己,本來就是想上樹看看遠處,把包放下面好上去,沒想到被樹上的幾只怪猴打了下來,還沒來得及拿包,衣服也被抓的破破爛爛,還好有人救了自己..可是自己現在這個樣子,要是救自己的是個女孩子就好了,想到這里芽衣臉紅成一片. "呃..你沒事吧?"夕痕再次從背包里拿出一個黑色披風披在自己身上,本來就是換洗著穿的,自然有第二套. "啊?恩恩,我沒事沒事."芽衣反應過來連忙點點頭又搖了搖頭,兩個辮子像是撥浪鼓似得,夕痕看不下去,用手按住她的頭讓她停了下來,夕痕微微彎腰,臉在芽衣面前五厘米處,"沒事就好,下次小心一點,我走了."夕痕說著放下手,和黑雷一起走了. "那個!我叫做芽衣!"看著夕痕的背影,芽衣終于說道. 夕痕背對她揮揮手,"夕痕."似乎每次夕痕裝完逼都是背對著被人揮揮手,夕痕離開後,芽衣看著自己身上的黑色斗篷,輕輕地掀起一點看著讓自己走光的衣服,臉又紅了起來,而且剛才夕痕剛才那個摸頭殺,讓他蘋果紅的臉變成了姨媽紅,拿起包連忙往下一個城市跑,要趕快換下衣服了. "吶黑雷,她身材不錯呢."夕痕和黑雷卻在路上討論起來,"恰??"黑雷一臉疑惑,夕痕哈哈大笑:"哈哈,算啦,跟你說你也不會懂,哈哈." 小智這邊才剛剛打完了鋼鐵道館的道館挑戰賽,有幾個同伴和他一起,一路上幾人也是嘻嘻哈哈,夕痕一個人,也就跟寵物小精靈們說說哈,而且他們的回答夕痕還聽不懂. "到緣之市還有一段距離,再收服幾只神奇寶貝,准備一下讓比雕表演的節目好了."夕痕又是自言自語,再這麼下去會瘋掉的!看來得找個人一起旅行了,一定要是女孩子,漂亮的女孩子. "咦?剛才那個芽衣就不錯啊,為什麼沒叫她一起,可惡,光顧著裝逼了!"夕痕路過一片海灘繼續行走,此時已經把黑雷收了起來,自己一個人倒也很xihuo的樣子. "吼.."軀體大部分為藍色,腹部為紅色並一直延伸到下頜,紅色的部分下端是有金黃色的鑽石形結構,口鼻部也有金色十字花紋,這是,烈咬陸鯊? 烈咬陸鯊奄奄一息的趴在海邊,夕痕連忙跑了過去,烈咬陸鯊無論在陸地還是龍系中都算的上是強者,如今這奄奄一息的樣子,這是被拉到海里暴打了? 夕痕拿出藥劑噴在烈咬陸鯊身上,因為他受了重傷,即便是看到夕痕過來也無可奈何,他現在也站不起來,藥劑噴在傷口上的劇烈疼痛讓烈咬陸鯊怒吼起來,不過傷口緩緩愈合他也感覺的出來,夕痕摸著他的頭安慰他,他也就慢慢的平息怒火. "烈咬陸鯊..你怎麼受這麼重傷,我只能簡單治療你,現在你這樣的話,我得帶你去神奇寶貝中心.."夕痕說著拿出精靈球,"只能麻煩你暫時進來這里面了." 烈咬陸鯊看了看夕痕,又看看精靈球,點了點頭,自己進到了精靈球里面,夕痕也不耽誤時間,招呼比雕向緣之市飛起,默默地記下來這個海灘,想著到底是什麼樣的神奇寶貝把烈咬陸鯊打成這樣的?有機會一定幫他報仇,而且今天還真是多災多難的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