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98章 名震外門
g,更新快,無彈窗,!

易曉光身為外門十大弟子之一,實力之強大,超越蘇莫太多了.

即便是對方三成實力,蘇莫也抵擋不住.

更遑論是這更強大的一拳.

嗡嗡!

白色光柱勢不可擋,瞬間逼近了蘇莫.

蘇莫雙目赤紅,劍勢升騰,便准備動用劍意的力量.

雖然動用劍意,也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但或許能勉強接下這一招.

就在此時,驀地,一道黑色身形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蘇莫身前.

看到這道黑色身影,蘇莫頓時松了口氣.

他安全了.

黑色身影擋在蘇莫身前,袖袍一揮,白色光柱瞬間消融,如陽春化雪,無影無蹤.

"王長老?"

驟然出現的變故,讓易曉光一驚,待看清擋在蘇莫身前之人,易曉光頓時眉頭一皺.

突然出現的黑色身影,正是年輕的外門長老王輝.

也就是蘇莫的師兄.

"易曉光,此事就此作罷!"

王輝看向易曉光,淡淡說道.

"王長老,此人殺我天盟十數人,你讓我作罷?"

易曉光聞言眉頭一挑,冷冷說道.

"生死台上,生死由命,無可厚非!"

王輝搖了搖頭,冷笑道:"難道你們天盟如此不堪,連這等比斗都輸不起麼?"

"你……!"

易曉光頓時語塞,旋即陰沉著臉喝道:"不論如何,此人必須要死!"

話語剛落,易曉光身形一閃,身形掠出,再次出手攻向蘇莫.

"放肆!"

王輝臉色一沉,怒喝一聲,一掌拍出,一道巨大的掌印破空轟出,掌印勁力排山倒海,洶湧澎湃.

轟!

掌印直接碾碎了易曉光的攻擊,去勢不減,結結實實的轟在了易曉光身上.

呃!

易曉光身形一震,頓時被轟退十數米,嘴角流下一縷腥紅.

"王輝,你是鐵了心要護這個螻蟻是麼?"

易曉光憤怒不已,厲聲大吼,他沒想到王輝居然如此在意蘇莫.

"你藐視本長老,剛才我已經手下留情,若是你再執迷不悟,別怪我將你當場轟殺!"

王輝臉色冷漠,盡顯作為長老的威嚴.

"你……好!好!你很好!"

易曉光臉色頓時鐵青.

他身為外門外門十大弟子之一,又是天盟成員,前途無量,平常一些普通的外門長老見到他,都客氣有佳,何時受過這等窩囊氣!

不過,面對王輝,易曉光心中還是頗為忌憚的.

對方不僅是外門長老,實力深不可測,還是韋長老的弟子,他若再與對方抗辯,說不定對方真的會下殺手.

"王輝,這件事情我記下了,我會如實稟報段師兄,待段師兄曆練歸來,定然不會罷休!"

易曉光臉色非常難看,咬牙說道.

旋即,他又看向王輝身後的蘇莫,森然笑道:"蘇莫,你的命注定是天盟的,誰都護不住你!"

言罷,易曉光一揮衣袖,轉身離去.

眾天盟成員也是個個臉色難看,誰都沒有想到,半路上會橫空殺出一個王輝.

不過,易曉光已經退讓,他們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悶悶離開.

"蘇莫,你怎麼樣了?"

"蘇師兄,你沒事吧?"

天盟弟子離開,李峰和牛小虎頓時上前,扶著蘇莫擔憂的問道.

"我沒事,你們放心吧!"

蘇莫強扯出一絲笑容,安慰兩人.

旋即,蘇莫看向王輝,道"多謝師……!"

蘇莫話還未說完,王輝便擺手打斷了他的話,道:"你先回去養傷吧!待你傷勢康複,再來找我."

言罷,王輝大步離開.

呃!

蘇莫一愣,旋即無奈搖頭,隨即便和李峰二人一起離開,返回了住處.

周圍圍觀的人群各自散開.

隨著人群的離開,今日生死殿發生的事,火速的在整個外門傳開了.

新進弟子蘇莫,在生死台上,狂殺天盟十數人!

頓時,外門震動,一片嘩然!

段驚天剛剛打敗金陽,聲威正盛之時,居然有人敢狂殺天盟之人,這不是擺明了打段驚天的臉嗎?

蘇莫之名,徹底揚名外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不管外面的風風雨雨,此時,蘇莫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強撐著重傷的身軀,蘇莫緩緩盤坐了下來.

他的傷非常重,五髒六腑嚴重受創,身上的肋骨都斷了三根.

"易曉光,他日我必殺你!"

蘇莫怒喝一聲,旋即靜下心來,開始療傷.

蘇莫身上有不少療傷丹藥,都是之前任務的戰利品.

取出一瓶丹藥,吞服了一顆,蘇莫煉化藥力,修複傷勢.

……

時間如白駒過隙,匆匆流逝.

眨眼間,便過去了一個月.

山崖上,云霧彌漫,云卷云舒.

一位青衣少年站立在云霧之中,少年手握一把鑲嵌著藍色寶石的長劍.

踩步,運氣,抖手,出劍,所有動作自然而然,一氣呵成.

少年所練的劍招極為簡單,只是最基本的刺,斬,劈,挑等動作.

少年不停的出手,速度越來越快,不足片刻時間,已經擊出了上千劍.

良久,少年收劍佇立.

"這些基礎劍招,雖然沒有什麼威力,卻能讓我對于劍道的理解更上一層樓!"

蘇莫微微一笑,暗道.

他所修煉的第一種劍法,便高達三級下品,所以,他的劍法的基礎非常薄弱,劍法的施展,始終存在這一種隔膜.

所以,蘇莫這幾日便經常練習基礎劍法,加大對于劍的領悟.

效果非常明顯,雖然他的實力沒有因此提升多少,但對于劍,他有了一種莫名的親近感,施展劍法之時,更顯得心應手.

"我現在傷勢也好的差不多了,該去謝謝師兄了!"

蘇莫呢喃一聲,轉身離開了山崖.

整整一個月時間,蘇莫的傷勢才堪堪恢複,可見他的傷勢之重.

上次王輝讓蘇莫傷勢恢複之後去找他,蘇莫也正想去感謝對方的救命之恩.

"看,那就是蘇莫!"

"這是個狠人,膽大包天,連天盟的人都敢屠殺!"

"為毛我看他很普通呢?根本不想傳聞中那麼厲害!"

走在風凌島的山道上,一些認識蘇莫的弟子,頓時對他指指點點,小聲議論.

蘇莫苦笑,他現在倒是成了外門的名人了!

走到哪里,都有人能認出他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