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90章 勝負五五之間


在天月國,真靈境的武者,基本上已經是巔峰的存在.

每一人都有極大的名氣,或為四大宗門的長老級人物,或為一方霸主,威名赫赫.

至于真靈境之上的存在,乃是四大宗門宗主級人物,蓋世強者,整個天月國屈指可數,這等強者輕易不會現身.

俞山,因為一個個真靈境的強者到來,徹底沸騰了起來.

平常之時,哪里能見到如此多的真靈境武者.

"看,那是寒玄散人,真靈境中階武者,一身寒冰功法威力絕倫,曾經一掌冰封了一座山峰!"

董越神情興奮.

蘇莫抬頭,只見天空中飛來一位冷峻的中年人,全身寒霧繚繞,所過之處,空氣中的水分全部都變成了冰渣,異常恐怖.

一個個真靈境的強者,陸續到來,紛紛降臨俞山之巔.

山巔上,真靈境之下的武者不敢踏足,只敢遠遠觀看.

時間逐漸流逝,良久之後,又有一群強者禦空而來,這群人有男有女,足有三十多人.

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衣袍的胸口處,都繪有一道太陽標志.

在這些人的中間,有一位身穿火紅色長袍的青年,青年面色冷峻,身上氣勢如噴發的火山,散發著毀滅般的高溫.

眾人看到這位青年,頓時狂呼了起來!

"是金陽!金陽來了,居然是烈陽宗的內門大長老親自帶隊!"

"哈哈!他就是天月四傑之一的金陽嗎?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愧是天月四傑之一,的確與眾不同!"

"金陽來了,段驚天估計也快來了!真是期待呀!"

聽聞四周的驚呼,蘇莫雙眼微眯,緊緊的盯向空中,他就是金陽?天月國最耀眼的人傑之一嗎?

單就氣而言,此人的確強的可怕.

蘇莫猜測,對方就算只用一根手指,估計都能捏死自己.

"看來還是要努力啊!與這些頂尖天才比起來,我還差的太遠!"

蘇莫暗歎,不過他並沒有絲毫氣餒,以他的武魂天賦,超越天月四傑,也要不了多長時間.

山巔之上.

烈陽宗眾人降臨,大量強者紛紛上前行禮.

"見過烈火大長老!"

烈陽宗眾人,為首的是一位高大老者,此人頭發半白,面色卻異常紅潤.

此人與金陽站在一起,卻完全迥異,金陽氣勢如妖似魔,全身散發著毀滅般的氣息.

而這位老者,身上卻沒有半點氣息外漏,猶如是一個普通的老頭.

但,沒有人敢小看此人.

因為,此人乃是烈陽宗內門大長老烈火,真靈境九重的超級強者,烈陽宗內,僅次于烈陽宗宗主的存在.

"各位不必多禮!"

烈火掃了眾人一眼,面無表情的擺了擺手.

烈陽宗大長老率領數十位長老到來,不少強者上前攀談,尤其是一些散修的真靈境強者,紛紛上前套近乎,企圖和烈火攀上關系.

"金陽,這次與段驚天一戰,不知你有幾分把握?"

天元宗方向,一位天元宗的內門長老,看向一直淡然自處的金陽,開口問道.

眾人聞言,紛紛看著金陽,露出期待之色.

金陽瞥了眾人一眼,面對眾位真靈境強者的目光,金陽依舊淡然,道:"勝負,五五之間吧!"

"五五之間?"

眾人聞言面露沉思,又有一人笑道:"你四年前便達到真靈境修為,而段驚天晉升真靈境還不到兩年,五五之間?金陽你太謙虛了!"

眾人聞言點頭.

段驚天或許天賦比金陽要略強一分,但太年輕了,才二十二歲,且晉升真靈境時日尚淺,底蘊不足.

要說這次戰斗,眾人更看好金陽,認為金陽的贏面更大一些.

金陽惜字如金,沒有再說話,靜靜的佇立在原地,眼眸看向遠方.


他在等待,等待段驚天的到來.

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對方也該來了!

這次戰斗,雖然是段驚天向他發起,但他同樣萬分期待.

天月四傑,雖被並稱為天月國最強的四位人傑,但四人之間也有高低排名.

四傑之首,無可爭議,當屬天劍門風云劍客--云劍空.

四傑第二,天元宗謝天絕.

金陽,排名第三.

段驚天排名第四.

雖然段驚天排在第四名,但並不代表段驚天的實力就是最弱的.

只因段驚天年紀比三人都小,成名略晚,所有排在了最後.

在段驚天沒有崛起之前,天月國只有三傑,後來段驚天強勢崛起,天月三傑則變成了天月四傑.

雖然段驚天成名最晚,但金陽卻從來沒有小看對方.

段驚天此人頗為神秘,猶如火箭般迅速崛起,天賦比他都要略強幾分,所以,金陽非常重視這一戰.

金陽在等待.

眾位真靈境強者在等待.

俞山百萬人也在等待.

蘇莫同樣在等待.

在等待段驚天的到來.

在等待的過程中,蘇莫還發現了幾個熟人.

嚴齊,馮紫嵐,沈青等十數名風凌島弟子擠在人群之中.

幾人都是天盟成員,天盟盟主段驚天與金陽一戰,他們自然會來觀看.

事實上,不只是他,其他天盟成員,還有大量風凌島弟子都來了.

時間緩緩流逝,終于,再又過了一個時辰之後.

天邊,有光芒閃耀,再次有一大群身影到來.

來了!

眾人激動.

少頃,光芒臨近,正是一群風凌島之人.

風凌島為首之人,同樣是一名老者,老者身形瘦小,一雙眼眸卻是凌厲萬分.

一群人降臨俞山之巔,眾人掃視一圈,卻並未發現段驚天,不由得有些失望.

"唐元,段驚天呢?怎麼還沒來?"

烈陽宗大長老烈火,看向風凌島領頭的老者,皺眉問道.

"原來是烈火長老,段驚天在何處,我並不知曉,不過他既然敢挑戰,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到來."

風凌島領頭長老搖了搖頭,說道.

此人名為唐元,乃是風凌島內門二長老.

"什麼?不知道在何處?"

烈火聞言眉頭一皺,冷笑道:"難道他怯戰了,准備放棄這次戰斗."

"哼!烈火,是不是怯戰,再等等你便能知曉!"

二長老唐元冷哼一聲.

三大宗門之中,烈陽宗是與風凌島關系最差的一個.

不僅兩宗的高層互相敵視,就連門下弟子也是經常起沖突.

"我們再等一個時辰,那時他若是還不來,我等就要回……"

烈火話未說完,突然停了下來,驟然轉頭,目光看向遠方天際,那里有陣陣驚天波動傳來.

這是氣息,滔天的氣息化為驚濤駭浪,席卷而來.

旋即,包括蘇莫在內,眾人便見到天際的盡頭,一道金色長虹劃破天際,風馳電逝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