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81章 九漩秘法
g,更新快,無彈窗,!

蘇莫剛才一擊,雖然斬中了玉面郎君,但也被對方磨滅了八成的力量.

他相信,這一劍,還不足以殺死對方.

轟!

一道狼狽的身形沖天而起,碎石四處飛射,數道微不可查的銀光隱藏在碎石之中,向蘇莫****而去.

與此同時,玉面郎君身形陡轉,向遠處急速逃竄.

"在我面前,你還想跑?"

蘇莫冷笑,長劍光華綻放,輕輕一蕩,所有銀針盡皆被斬碎.

旋即,一劍刺出,犀利的劍芒洞穿虛空.

噗嗤一聲,剛剛逃出十數步的玉面郎君,身體被洞穿,慘叫一聲,當場死亡.

蘇莫走上前去,冷漠的目光,看向玉面郎君的尸體.

此人實力極強,若不是之前先斷去了對方一臂,讓其受傷,就算動用劍意,也不一定能輕易斬殺對方.

看著對方的尸體,蘇莫眸中精芒閃動.

靈武境三重武者的精血,不知道血氣多麼強大?

沒有立即吞噬,蘇莫將對方的尸體,收進了一個單獨的儲物袋中.

人死亡之後,沒有了任何生命氣息,便能如物品一般,收進儲物空間.

唰唰唰!

四道身影從遠處飛掠而來,來到了蘇莫身前,正是黃厚德四人.

他們四人之前一直在遠處觀望形勢,沒有出手.

若是蘇莫不敵玉面郎君,他們會立刻退走,若是蘇莫能與玉面郎君抗衡,他們則會想辦法,一起圍殺對方.

不過,他們顯然沒有想到,蘇莫僅憑一己之力,片刻便斬殺了玉面郎君.

"公子,沒想到你的實力這般強大,靈武境一重斬殺靈武境三重武者,真是不可思議!"

黃厚德滿臉驚駭之色.

不免暗想,次子的天賦在風凌島,估計也是絕頂天才.

"玉面郎君已死,我的任務也完成了!"

收了玉面郎君的尸體,蘇莫淡淡說道.

"多謝公子,還請公子在府上暫住幾日,讓我聊表謝意!"

黃厚德真誠謝道.

蘇莫搖了搖頭,道:"謝就不必了!"

旋即,蘇莫抬腳,走到了不遠處癱軟在地的紫衣女子身邊.

"你沒事吧!能起來嗎?"蘇莫問道

楊芷萱搖頭,無力道:"我……我全身提不起一絲力氣."

蘇莫略一沉吟,攔腰一把抱起了楊芷萱.

********入懷,淡雅的清香撲鼻而來,讓蘇莫心中不禁一蕩.

啊!

楊芷萱一聲嬌呼,俏臉瞬時緋紅一片.

"我助你祛除藥力!"

蘇莫說道,旋即抱著楊芷萱走進了玉面郎君的別院中.

黃厚德四人,也跟著蘇莫走了進去.

走進別院的房間,房間中頓時傳來一股淫迷的氣息.

房間里的大床上,赫然有兩名妙齡少女,在瘋狂的扭動身軀,個個臉色緋紅,雙眼迷離,春意勃發.

"公子,這兩名女子,都吃了春/藥!"

黃厚德查看一番,對蘇莫說道.

蘇莫眉頭一皺,說道:"黃家主,救人救到底,你們為他們祛除春/藥的藥力."

"好!"黃厚德點頭.

蘇莫將楊芷萱放在椅子上,看了對方一眼,道:"你稍等我片刻."

楊芷萱臉色羞紅,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旋即,蘇莫走出了房間,來到院中避開了黃厚德幾人.

放出玉面郎君的尸體,蘇莫立刻吞噬了起來.

他不敢耽擱太長時間,不然玉面郎君的精血血氣就會消散一空.

玉面郎君作為靈武境三重武者,血氣極為磅礴,如長江大河,綿綿不絕.

雖然因斷去一臂,對方流失了大量的血液,但剩余的精血依舊讓蘇莫驚喜萬分.

源源不斷的精血被蘇莫頓時,化為滾滾血氣,沖進體內,蘇莫極力煉化.

蘇莫體內的真氣迅速暴增,他的修為也節節攀升.

本來他的修為是靈武境一重初期.

隨著血氣的煉化.

靈武境一重中期.

靈武境一重後期.

靈武境一重巔峰.

當所有血氣全部煉化,蘇莫的修為停在了靈武境一重巔峰,只差一步便能跨入靈武境二重.

砰!

收斂了全身氣息,蘇莫搜出了玉面郎君的儲物袋,旋即一拳將對方的尸體轟成了殘渣.

再次回到房間,黃厚德幾人已經為那兩位少女祛除了藥力.

他們中的只是低級的春/藥,很容易化解.

"公子,這位姑娘?"

黃厚德問道,目光看向楊芷萱.

"我為她祛除三息軟骨散的藥力,你們回去吧!"

蘇莫擺了擺手,再次拒絕了黃厚德的邀請.

隨後,黃厚德四人帶著那兩位少女離開了.

房間中只剩下了蘇莫和楊芷萱二人.

感受到房間中彌漫的淫迷氣息,楊芷萱頓時緊張了起來,大眼睛警惕的看著蘇莫.

"放心吧!我可不會干出強迫女人的事!"

看到楊芷萱的神情,蘇莫微微一笑,旋即為對方體內輸入真氣,祛除藥力.

三息軟骨散,是一種極為霸道的藥物,藥力非常強悍,就算是靈武境武五六重的武者中了此藥,都不一定能抵抗的住.

蘇莫為楊芷萱祛除藥力,整整持續了二個時辰.

兩個時辰之後,三息軟骨散的藥力全部祛除,楊芷萱體內的力量逐漸複蘇.

呼!

蘇莫長出了口氣,長身而起.

看著楊芷萱精致的面容,蘇莫不禁又想起了夕兒.

和夕兒分開很久了,不知道她武魂覺醒了沒有,應該覺醒了,只是不知道覺醒的什麼級別武魂!

片刻,搖了搖頭,蘇莫對楊芷萱道:"好了,你沒事了!"

楊芷萱眸中閃過謝意,輕咬紅唇,道:"謝謝你救了我,不知公子名諱?她日紫萱必定報答."

"怎麼報答?以身相許嗎?"

蘇莫調笑一聲.

呃!

楊芷萱頓時一窘,面色羞紅.

"哈哈!我走了!"

蘇莫大笑,旋即走出房間,飄然而去.

"公子,我們還會見面嗎?"

楊芷萱追出房間,喊道.

"有緣自會再見!"

蘇莫的聲音幽幽傳來.

楊芷萱站在原地,低頭沉思,隨即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容:"我會查出你是誰的!"

……

黃石城數十里外,蘇莫跨坐在馬上,飛馳在蒼芒的古道上.

下一站,天狼山,血刀寨!

"對了,不知道玉面郎君儲物袋中有些什麼!"

蘇莫取出玉面郎君的儲物袋,意念查看了一番,頓時失望.

玉面郎君就是個窮逼,儲物袋中只有黃金一萬多兩,秘籍兩本,三瓶丹藥,其余的都是一些雜務.

三瓶丹藥,蘇莫查看了一番,居然全是春/藥,毫不猶豫,蘇莫將三瓶丹藥全部捏碎了.

春/藥,他不需要.

兩本秘籍,一門是功法秘籍,《合歡訣》,等級高達二級上品.

一門是武技叫《天陰十二式》,是二級下品.

這兩門功法武技,正是玉面郎君所修煉的絕學.

《合歡訣》,乃是一門神奇的雙修功法.

"這種功法,若是落在一些心術不正的人手中,恐怕會變得和玉面郎君一樣,殘害無數少女."

蘇莫搖了搖頭,取出《合歡訣》,真氣湧動,將這門功法震成了灰燼.

"這是何物?"

蘇莫意念一動,一塊巴掌大小的龜甲出現在手中.

凝目看去,龜甲上有密密麻麻的文字,文字極小,以蘇莫的目力都無法看清.

蘇莫沉吟一番,真氣湧入龜甲,龜甲上的文字頓時漂浮而起,在他眼前放大.

"九漩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