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80章 劍意的強大


玉面郎君隨意一擊,便繼續抓向楊芷萱.

在他看來,一擊足以殺死蘇莫.

他根本沒將蘇莫放在心上,靈武境一重武者而已,還想要殺他,這不是笑話嗎?

就算是四大宗門的天才弟子,也不可能跨越兩個境界戰斗,更遑論越兩個境界殺人!

"小心!"

眼看真氣利刃斬向蘇莫,楊芷萱驚呼一聲.

突然到來的蘇莫,是她逃脫的希望,她可不願看到蘇莫被瞬間殺死.

"放心吧!有我在,你不會有事!"

蘇莫送給楊芷萱一個安心的笑容.

旋即,他的目光驟然凌厲,一劍揮出,一道比先前還要強大十倍的劍氣破空斬出.

劍氣迅疾如雷,瞬間破開了真氣利刃,去勢不減,閃電般斬在了玉面郎君的左臂上.

噗嗤!

玉面郎君的左臂,猶如豆腐一般,應聲而斷,滾落在地.

腥紅的鮮血,如噴泉般從他的斷臂處噴湧而出.

啊!

玉面郎君一聲慘叫,身行暴退.

"怎麼可能?你隱藏了修為?"

手臂被斬,劇烈的疼痛讓玉面郎君臉色扭曲,猙獰恐怖.

他認為蘇莫定是故意隱藏了修為,不然不可能一劍破去他的攻擊,還將他手臂斬斷.

楊芷萱也愣住了,他沒想到這突然出現的白袍少年,實力如此強大,一劍就重傷了玉面郎君.

旋即,他心中大喜,重重的松了口氣.

松下緊繃的心弦,楊芷萱再也支撐不住,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蘇莫沒有去看癱軟在地的楊芷萱,玉面郎君雖然斷了一臂,但依舊不可小覷.

他可不會犯玉面郎君同樣的錯誤.

對方若不是輕視與他,也不會被他一劍斬斷手臂.

"今日,你必死!"

蘇莫冷喝一聲,身形暴沖而出,手中寶石長劍化為殘影,連斬十三劍.

"風魔劍罡!"

風魔劍罡,乃是風魔劍法第四式,十三道銳利的劍氣融為一體,形成一道巨大的劍罡,威力絕倫.

"找死!"

玉面郎君怒火沖天,周身氣勢瘋狂暴增,不退反進,手中折扇光芒閃耀,比長刀還要鋒利,迎向蘇莫的劍罡.

"天陰破空斬!"

玉面郎君雖然受傷,但這一刻,其身上爆發的氣勢,比之前與楊芷萱戰斗時,強大了一倍不止.

顯然,對方先前根本沒有動用全力.

轟!

天陰滅殺斬輕易的便斬滅了蘇莫的劍罡.

玉面郎君縱身而上,折扇舞成了風輪,一道道真氣利刃縱橫切割,瘋狂絞殺.

唰唰唰!

蘇莫的身法靈活無比,殘影重重,穿梭在利刃的空隙之中,劍光不時的閃耀,向玉面郎君攻擊.

玉面郎君不愧是靈武境三重武者,強大無匹,任憑蘇莫如何攻擊,他都一一抵擋,盡數化解.

"風嘯九天!"

周圍狂風大作,無匹的的劍氣融與風中,狂風與劍氣呼應,劍勢霸道絕倫,速度猛增數倍.

狂風將玉面郎君的所有攻擊盡皆攪碎.

風中的劍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向玉面郎君

蘇莫的神風劍法,自從達到大成之後,威力暴增,遠不是以前可比.

玉面郎君臉色已經開始發白,這是流血過多的症狀,但他的氣勢絲毫不減,一擊比一擊強大.

"天陰裂地斬!"


玉面郎君折扇一揮,一道長達兩米的真氣利刃破空射殺,將無盡狂風一分為二.

風勢消散,劍氣破滅,真氣利刃依舊強大,攔腰向蘇莫射殺而去.

嗖!

蘇莫腳踏幽影步,身形連閃,躲開了對方的真氣利刃.

"小子,今日,我必殺你!"

玉面郎君咬牙切齒,大量的鮮血流失,讓他感到身體一陣虛弱,他必須要盡快擊殺蘇莫.

不然,時間拖得越久,對他越是不利.

"玉面郎君,你的實力的確強大,比一般的靈武境三重武者,都要強大不少."

蘇莫臉色淡漠,道:"不過,你依舊要死,畜生沒有活著的資格!"

"呵呵,狂妄的小子,你會為你的狂妄,付出血的代價."

玉面郎君怒急而笑,暴喝一聲,向蘇莫展開瘋狂的攻擊.

"天陰滅殺斬!"

玉面郎君的攻擊強大無比,無盡的真氣利刃組成青色巨輪,呼嘯縱橫,威勢驚人.

蘇莫臉色略顯凝重,玉面郎君的實力超過他的想象,恐怕比之沈青都要強大不少.

若是不動用劍意,他很難短時間內戰勝對方.

劍意的威力,到底如何,蘇莫心中期待.

下一刻,蘇莫眸中有劍影閃動,他身上一股無形的劍氣沖天而起,衣衫無風自動,無盡的鋒銳之氣彌漫.

"神風絕殺!"

鋒銳之氣融入劍法之中,一道驚天劍氣爆射而出.

這道劍氣長達三米,仿佛是一道驚天風刃,穿梭虛空,斬滅一切.

"什麼?"

驚天劍氣剛一擊出,玉面郎君頓時感到一股極其可怕的劍威,周身氣流都好像受到牽引,變成了細密的風刃,將他的皮膚切割的陣陣疼痛.

哧!

驚天風刃勢不可擋,瞬間斬碎了真氣巨輪,余威斬在玉面郎君的身上.

玉面郎君驚駭不已,體表真氣湧動,急忙撐起真氣護體.

護體真氣遭遇驚天風刃,依舊無法阻擋,只抵擋了一個眨眼的時間,便被破開.

劍氣余威重重的斬在了玉面郎君的胸膛上.

啊!

玉面郎君一聲慘叫,瞬間被斬飛,撞在了不遠處的院牆上.

院牆坍塌,碎石飛舞,煙塵漫天.

遠處的塔樓上,黃厚德幾人木瞪口呆,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切.

之前蘇莫貿然出手,讓他們焦急的同時,又有些不悅.

暗惱蘇莫太沖動.

可現在,蘇莫僅憑一己之力,便打敗了玉面郎君,讓他們又喜又驚.

楊芷萱躺在不遠處的地上,眸中閃過異彩.

"這是……劍意?"

楊芷萱喃喃自語,旋即又茫然搖頭:"應該不是!"

楊芷萱身為天元宗長老之女,自然知曉劍意.

劍意乃是武道意志的一種,是一種虛幻縹緲的存在,只有真靈境的強者才有希望領悟.

至于靈武境的武者領悟劍意,在天月國的曆史上,還沒有出現過.

更別說只是靈武境一重武者了.

楊芷萱不認為那是劍意,或許是某一種增強實力的特殊秘法吧!

場中,蘇莫面色冷漠,但心中卻是激動不已.

只是一劍,便重創了玉面郎君.

劍意果然強大,對他的實力增幅超過一倍有余.

抬腳走到倒塌的院牆前,蘇莫凝視著眼前的廢墟,玉面郎君被埋在了下面.

"出來吧!我知道你還沒死!"

蘇莫眸光掃視廢墟,冷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