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79章 三息軟骨散


玉面郎君的話,讓楊芷萱羞怒不已,俏臉緋紅.

她只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那里受的了如此下/流之言.

所以,她毫不猶豫的出手了.

楊芷萱雖然是靈武境三重武者,卻只是第一次外出做任務.

他天賦極高,背景也很強大,以前一直在天元宗安穩修行.

最近,修為停歇不前,他便想出來磨練一番.

當他在無數宗門任務中,看到這件任務之時,他頓時就怒了.

他不敢相信,天下間居然有如此淫賊,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接下了這件任務,誓要為民除害.

楊芷萱的劍輕靈華麗,一劍刺出,幻化出數道彩色劍影,閃電般刺向玉面郎君的胸膛.

玉面郎君身形微側,一掌排碎劍影,蕩開了長劍.

旋即,右手成爪,一爪抓向楊芷萱嬌嫩白皙的脖頸.

楊芷萱提劍封擋.

砰!

玉面郎君一爪擊在長劍上,兩個同時倒退.

"淫/賊,拿命來吧!

楊芷萱嬌喝一聲,長劍揮灑,隔空向對方斬去.

"七彩劍法!"

雪亮的劍光,爆發出一道粗大的七彩劍氣,夢幻唯美,閃電般斬向玉面郎君.

"破!"

玉面郎君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折扇,折扇揮舞,堪比利劍,輕易的破開了七彩劍氣.

"小美人,我不忍傷你,你快快束手就擒吧!"

玉面郎君調笑道.

"做夢!你這種淫/賊,人人得而誅之!"

楊芷萱怒喝一聲,長劍不停的抖動,七彩的劍氣縱橫呼嘯.

"七彩夢幻斬!"

"天陰一擊!"

玉面郎君絲毫不弱,僅憑一把折扇,便于楊芷萱斗得旗鼓相當.

嘭嘭嘭嘭嘭……

人影閃動,劍氣呼嘯,噼里啪啦的氣勁爆裂聲連綿不絕,猛烈地氣浪卷動四方.

兩人你來我往,眨眼間便交手了十數招.

盡是平分秋色!

蘇莫站在遠處的塔樓上,靜靜的觀看這一切.

"居然是天元宗弟子!"

蘇莫恍然,看來是另有他人,也在天元宗發布了斬殺此人的任務.

觀看了片刻,蘇莫微微搖頭,此女的實力雖然不弱,但顯然不足以戰勝玉面郎君.

此女的修為明顯比玉面郎君還要強一分,而且修煉的功法武技,明顯也比對方強大不止一籌.

但,此女的戰斗經驗頗為薄弱,破綻不斷.

而且,此女的劍法,過分追求華麗,已經失去了劍法的本質.

"七彩琉璃雨!"

場中,楊芷萱嬌喝,細密的七彩劍氣,猶如春雨綿綿,傾瀉而下,將玉面郎君完全覆蓋.

"來的好!"

玉面郎君大喝,體表真氣噴湧,在體外撐起了一個防禦罩.

靈武境的武者,真氣可以透體而出,不僅攻擊強大,防禦力也是數倍增加.

密密麻麻的七彩劍氣斬在防禦罩上,泛起一陣漪漣.

眼看著防禦將被擊破,玉面郎君手中折扇一抖.

咻!咻!咻!

幾道微不可查的光芒,一閃而逝.


光芒突破劍氣的封鎖,閃電般射向楊芷萱.

"不好!"

楊芷萱大驚,當她發現幾道微光之時,微光已經到了她的面前,他根本無法躲避.

危機關頭,她只能揮劍抵擋.

長劍舞動,楊芷萱在身前舞出一片劍幕.

叮叮叮!

幾聲清脆的響聲傳出,幾根細微的銀針撞在劍幕上,隨即掉落在地.

不過,卻依舊有一根銀針,突破了劍幕的封鎖,射中了楊芷萱的肩膀,沒入了血肉之中.

"哈哈!小美人,這次我看你還如何反抗!"

玉面郎君見自己一擊得手,頓時大笑.

"你……你這是什麼針?"

楊芷萱焦急問道.

"放心,不是毒藥,只是三息軟骨散而已."

玉面郎君眸中放光,伸出腥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笑道:"中了我這三息軟骨散,三息之內你就會全身酸軟,提不起一絲力氣,只能任我擺布."

"什麼?"

楊芷萱大驚,臉色頓時蒼白了起來.

很快,他便感覺到一股酸麻之感,湧遍全身,全身的力量仿佛漏氣的皮球一般,瘋狂外泄.

甚至就連體內真氣,他都開始無力運轉.

"你這個畜生!"

楊芷萱臉色慘白一片,身體遙遙玉墜.

"哈哈!小美人,只要是我玉面郎君看上的女人,還從來沒有誰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玉面郎君哈哈大笑,向楊芷萱走去,上下打量著對方凸凹有致的身軀,淫笑道:"呵呵,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你別過來!"

楊芷萱大驚失色,焦急道:"我爹是天元宗長老,你若敢如此對我,我爹定不饒你!"

"天元宗長老?"

玉面郎君一怔,旋即不屑一笑道:"就算你爹是天元宗長老,又能奈我何?此間事了,我便離開天月國,天大地大,我就不信他還能找到我."

言罷,玉面郎君走近楊芷萱,伸手就要抓向對方.

楊芷萱懵了,臉色一片灰暗,心中絕望了起來.

她眼眸泛紅,淚水嘩啦啦的流淌了下來.

她沒想到,她第一次接的任務,竟是她的噩夢.

眼見著玉面郎君的手掌,就要碰到她的身體,楊芷萱咬了咬牙,就欲咬舌自盡.

就在此時,異變陡生,一道犀利的劍氣,從遠處呼嘯而來,閃電般斬向玉面郎君的腦袋.

"什麼人?"

玉面郎君一驚,來不及閃躲,急忙一揮手中折扇,劈向迎面而來的劍氣.

砰!

劍氣炸裂,玉面郎君就勢後退.

隨即他凝目看去,只見前方的道路上,走來一位白袍少年.

少年星眉劍目,目光冷漠.

少年正是蘇莫,既然楊芷萱敗了,他自然也要出手了.

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被玉面郎君殘害,而無動于衷.

楊芷萱突然出現的蘇莫,頓時心中升起了亮光,喜極而泣.

"你是何人?"

玉面郎君眉頭一皺,仔細打量眼前少年.

"殺你的人."蘇莫聲音冰寒,不帶一絲生氣.

"哈哈!"

玉面郎君聞言,再次大笑,不屑道:"真是無知者無謂,你一個靈武境一重的垃圾,也敢揚言殺我!"

"也好!先滅了你,我再好好享用這位小美人!"

玉面郎君輕蔑一笑,手中折扇隨意一揮,一道真氣利刃斬向蘇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