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金鱗化龍


聽聞上官昊的話,夕兒頓時俏臉生寒.

"你……我不許你這麼說蘇莫哥哥."

夕兒眸中閃過怒色,任何侮辱蘇莫的人,都讓她不喜.

上官昊雙眉一挑,他沒想到,夕兒如此在乎眼前的這個土著.

"小姐,我們奉宮主之命,接你回宮,無論如何我們都會將你帶走."

十三長老開口,宮主有命,即便夕兒不願回去,他也會強行帶回去.

"蘇莫哥哥!"

夕兒緊張的看向蘇莫.

"夕兒,別擔心!"

蘇莫拍了拍夕兒的手,道:"有我在,任何人也不能將你帶走."

夕兒能找到自己的父母,蘇莫為她高興,她若願意回到親人身邊,蘇莫不會攔她,但夕兒既然不願回去,蘇莫自然不能讓她被人帶走.

"有你在?一個卑微的螻蟻,也敢大言不慚!"

上官昊冷喝一聲,突然腳下一踏,身上一股氣浪暴沖而出,瞬間沖擊在蘇莫身上.

噗!

一口鮮血噴出,蘇莫倒飛而出,重重的摔在地上.

"蘇莫哥哥!"夕兒大驚,急忙上前扶起蘇莫.

"莫兒!"

蘇洪憤怒不已,眸中怒火升騰,看向上官昊,怒喝道:"閣下什麼意思?"

"螻蟻沒有和我說話的資格!"

上官昊看也不看蘇洪,袖袍一揮,蘇洪頓時感到一股偉力沖擊全身,全身巨震,倒退數步,嘴角流下一絲腥紅.

什麼?

蘇洪大駭,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怎麼可能這麼強?

這個少年看起來,也不過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居然隨手一揮,就讓他受傷後退.

上官昊高傲無比,霸道,強勢,他是何等身份,蘇洪等人在他眼里,只是鄉下土著,連跟他對話的資格都沒有.

蘇莫雙拳緊緊的攥在一起,心中怒火湧動,這人居然如此狂妄,如此囂張不可一世.

不過,他並沒有沖動到上去與對方拼命,實力差距太大了,上去根本討不了好.

而且,旁邊還有一個看起來更強大的老者.

"好了,聖子,不要浪費時間了,宮主還等著我們回去呢!"

十三長老對上官昊說道,旋即他看向夕兒,道:"小姐,得罪了,我們回帝玄宮."

言罷,十三長老一揮手,一股勁風便將夕兒卷到了他身邊.

"夕兒!"蘇莫大驚,剛想上前,頓時一股恐怖的威壓傳來,讓他全身一震,身上仿佛壓力一座大山,腳步再也無法移動半分.

"你放開我,放開我!"

夕兒大怒,嬌喝連連,但無論如何她也掙不開束縛.


"小姐,你到底想怎樣?"

十三長老沉著臉問道,若不是對方是宮主之女,他根本不會理會對方,早就直接帶走了.

"我不要跟你們走,我要和蘇莫哥哥在一起."

夕兒喝道.

十三長老眉頭一皺,瞥了蘇莫一眼,搖了搖頭,道:"你們永遠不可能在一起."

"為什麼?"

夕兒問道.

"因為你們,將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十三長老面色淡漠,說道:"他只是一個凡夫俗子,就像湖中的鯉魚,永遠只能生活在微小的湖泊中,終其一生,也看不到外面廣闊的世界,而小姐你,回到帝玄宮之後,將變成那天空的飛鳥,在天空展翅翱翔,越飛越遠;你可明白?"

世間最遙遠的距離,飛鳥與魚.

夕兒一怔,旋即堅定的搖了搖頭,道:"我不需要明白,我只要和蘇莫哥哥在一起."

蘇莫聞言,心中一顫,夕兒對他的感情居然如此之深.

十三長老臉色一冷,道:"小姐,我奉勸你一句,你還是將他忘了吧!若是讓宮主知曉此事,不僅是他,就連他的家族也會灰飛煙滅."

夕兒頓時一愣.

蘇莫臉色陰晴不定,片刻,突然開口對夕兒說道:"夕兒,你跟他們走吧!"

"蘇莫哥哥!"夕兒大驚,不解的看著蘇莫.

"夕兒,他說的不錯,你只有跟著他們回去,才能更好的修煉武道,等以後,我會去中洲找你."

蘇莫認真的說道.

蘇莫也想通了,夕兒跟他們回去,也並非壞事,反而跟著自己,倒有可能耽誤了夕兒的武道之路.

而且,最主要的是,蘇莫知道,這兩人今天肯定會將夕兒帶走,他同不同意,都根本阻攔不了.

一切,都因為實力太弱.

蘇莫雙拳緊緊的攥在一起,這一刻,他對實力擁有無比的渴望.

夕兒眼眶泛紅,沉默不語.

"螻蟻,不要異想天開了,你這輩子都不可能走到中洲,也不可能再見到師妹."

上官昊不屑一笑,言語中充滿了濃濃的譏諷.

蘇莫眸中冰寒,看著眼前的錦袍少年,心中殺機湧動.

"我能不能到中洲,能不能再見到夕兒,不需要你操心."

蘇莫冷冷的說道.

"找死!一個卑微的螻蟻,也敢如此跟我說話,你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嗎?"

上官昊眸中殺機大盛,冷喝一聲.

"什麼身份?不就是來自帝玄宮麼?"

蘇莫道.

"呵呵!你知道帝玄宮代表什麼嗎?"

上官昊嗤笑一聲,滿臉傲然之色,道:"我告訴你帝玄宮代表什麼,帝玄宮代表你無法想象的強大!帝玄宮代表你一生無法攀登的高峰,帝玄宮代表一念之間可決定億萬人生死."

"現在,你知道你與我們之間的差距了吧!卑微的螻蟻!"


上官昊頭顱高高仰起,看向蘇莫的眼神,是赤/裸/裸的藐視.

蘇莫眉頭緊皺,對方的藐視,讓他心中怒火洶湧,冷聲說道:"你開口說我是螻蟻,閉口說我是螻蟻,那我問你,強大如你,如今又達到了什麼境界?"

"哈哈!"

上官昊傲然一笑,道:"我如今的修為,是你一生都要仰望的境界."

"一生都要仰望的境界?"

蘇莫不屑的搖了搖頭,語出驚人:"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讓我一生仰望,我只需十年時間,不,五年,我只需五年時間,必定會超越你,五年之後,我會向你發出挑戰."

蘇莫此言一出,周圍驟然一靜,人群均是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就連蘇洪,都被自己兒子的話驚到了.

"什麼?你居然要五年之後,挑戰我?"

上官昊一怔,旋即嗤笑不已,無語的搖了搖頭,道:"看來你還是沒有認清差距,井底之蛙,真是悲哀!"

旋即,上官昊又道:"我接受你的挑戰,隨時恭候!對了,我的名字叫---上官昊!"

此言,上官昊只是隨口一說,眼眸充滿戲謔,根本沒有當真.

一個卑微的螻蟻,要在五年之後超越他,這可能嗎?

答案,肯定是不可能.

蘇莫不再理會對方,目光轉過,看向灰袍老者,說道:"前輩,剛才你說,夕兒將變成那天空的飛鳥,而我只是那湖中的鯉魚,這個比喻很好,很貼切."

蘇莫此言一出,人群訝然,均是認為蘇莫想通了.

十三長老聞言,雙眉輕輕一挑,心中有些疑惑,難道此子突然開竅了?

就在這時,蘇莫突然話語一轉,道:"不過,我想要告訴前輩的是,就算是鯉魚也能躍龍門,金鱗化龍,從而一飛沖天,你就能確定,我蘇莫會一生庸碌嗎?"

蘇莫聲音鏗鏘有力,屬于少年人的那種崇高的志向,仿若化為實質,沖天而起.

鯉魚躍龍門?

金鱗化龍,一飛沖天?

蘇莫激昂的話語,讓得十三長老眸中閃過一絲驚訝,旋即他又搖了搖頭,再次打量了蘇莫一番,面無表情的道:"小子,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鯉魚躍龍門?金鱗化龍,一飛沖天?這只是弱者的幻想而已!"

十三長老心中覺得有些好笑,這個少年志氣可佳,但不切實際!

"我會做到,五年之後,見分曉."

蘇莫堅定的說道.

十三長老笑了笑,並未當真,對上官昊道:"聖子,我們走吧!"

"嗯!"

上官昊點了點頭,看向蘇莫,冷笑一聲,道:"螻蟻終究是螻蟻,永遠也不可能逆天!"

言罷,兩人帶著夕兒,身形沖天而起,直沖天際.

"蘇莫哥哥,我喜歡你!"

夕兒美眸含淚,突然大聲開口.

蘇莫心中一顫,這是夕兒第一次親口說出自己的感情.

"夕兒,記得等我!"

看著天空中漸漸消失的倩影,蘇莫大喊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