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李峰出手


"呵呵!無妨!"

蘇莫微微一笑,不在意的道:"我只是感覺此人有些不簡單,或許有機會翻盤!"

蘇莫的確是這麼認為,此人面對真玄境武者,眼眸中都是戰意澎湃,想必有些底牌.

而且,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對方也不會再戰第二場.

反正兩萬上品靈石也不是太多,蘇莫決定小賭一把.

戰台上.

王肖的雙拳之上帶著一雙漆黑如墨的拳套,身上淡黃色的玄力不斷湧動.

嗡嗡~~

下一刻,王肖的背後浮現出一片虛影,正是他的武魂.

這武魂是一塊磨盤大小的玉石,通體呈碧綠色,顯得晶瑩剔透.

這玉石武魂的等級,為地級八階.

釋放出武魂之後,王肖的身上綠光閃爍,全身皮膚都變成了玉色,仿佛整個人都化為了一塊玉石.

"嗯?"老者見此情形目光一凝,不過眼眸中依舊閃過不屑之色.

即便對方很強,但一個大境界的差距,卻是不可能輕易彌補的.

"你必死無疑!"

老者冷笑一聲,手中陡然出現了一杆三尺長槍,隨即一槍刺向王肖.

犀利的白色槍芒洞穿空氣,如一道白色光電一般向王肖襲殺而去.

面對這一槍,王肖面色絲毫無懼,拳頭抬起,一拳筆直轟出.

轟!

拳頭與槍芒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一聲炸響,隨即槍芒立刻崩滅.

兩人硬拼一記,王肖絲毫不落下風.

"有點本事!"老者的臉色沉了下來,他發覺自己小看了對方.

而此刻,四方看台上也一片沸騰.

"什麼?王肖居然還有底牌?"

"我押了五百萬中品靈石,卻是押的王肖輸!"

"這一戰勝負難料了!"

眾人議論紛紛,不過倒也沒有過多擔心,雖然現在來看王肖似乎有和老者抗衡的實力,但最後誰生誰死卻還不一定呢!

"蘇莫大哥,你怎麼看出來的?"宏青璿驚訝的看著蘇莫,李峰亦是略感驚訝,蘇莫的眼力居然如此不凡!

"呵呵!蒙的!"蘇莫笑道.

呃!

宏青璿兩人聞言無語,不過,他們兩人可不太相信蘇莫是蒙的.

最起碼蘇莫也是看出了王肖不簡單,才會將注押在王肖身上.

戰台上.

一擊之後,王肖雙拳不斷的揮舞,拳茫閃所,鋪天蓋地的向老者襲殺而去.

轟轟轟!!

爆響不斷,毀滅的沖擊波瘋狂向四周擴散.

不過,戰台上有陣法籠罩,一絲勁力都不會外泄.

這籠罩戰台的陣法有兩個作用,其一,便是防止勁力外泄造成破壞,其二,是防止生死戰斗的人逃出戰台.

只要上了戰台,直到有一方被徹底殺死,陣法才會打開.

玉石武魂賦予了王肖強大的防禦力,他狀若瘋狂,不要命的對老者發出攻擊.

整個戰台之上,到處是閃所的拳茫和犀利的槍芒,炸響聲不斷的響起.

就在所有人都在觀戰之時,一名臉龐消瘦,身穿紫色金邊長袍的青年走進了死亡囚斗場,青年的目光在囚斗場中掃視了片刻,隨即落在了蘇莫的身上.


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而後,青年在看台上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戰斗在繼續,戰台上,王肖已經接近了老者,和老者展開了近身戰斗.

砰砰砰!!

拳頭和長槍不停地碰撞,傳出一聲聲沉悶的響聲.

老者也已經釋放出了自身的武魂,全力和王肖激戰,但他無論如何也壓制不住王肖,一時間兩人平分秋色.

"死!"

怒吼聲響起,王肖飛身而起,一拳砸向老者的腦袋.

重拳如山,快若閃電,瞬息之間便臨近了老者的頭頂.

"滾!"

老者怒喝一聲,因為來不及閃避,他長槍一抖直接刺向王肖的胸膛.

老者這一招是一場豪賭,他是要逼迫王肖放棄攻擊,閃避開來,如此他的危機就解除了.

但是,若是王肖不躲避,他就會和王肖同歸于盡.

王肖轟碎他腦袋的同時,他也會刺穿王肖的胸膛.

他相信,面對如此局面,王肖不可能選擇和他同歸于盡.

面對這同歸于盡的結局,王肖眸中瘋狂之色更甚,猛的咬了咬牙,居然絲毫不避,拳勁更為猛烈,一轟而下.

"瘋了!"老者見此心中大駭,眸中閃過驚恐之色,但此時一切都來不及了.

嘭!

一聲悶響傳出,隨即猩紅的血水伴隨著白色的腦漿四處飛濺.

老者當場被轟爆了腦袋,瞬間死亡.

鐺!嗤!

就在老者被轟爆腦袋的一刹那,他的長槍也刺在了王肖的身上.

王肖玉石般的皮膚爆發出一連串火星,但還是沒有擋住長槍的鋒銳,槍尖立刻刺入了他的血肉之中.

呃!

王肖悶哼一聲,隨即口中噴出一股血箭.

呼!

少傾,王肖身形站定,看了一眼已經死亡的老者,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隨即,他一把握住插在自己胸膛的長槍,猛然一拔,將長槍從胸前拔了出來.

槍尖只是刺進了他的血肉,並沒有洞穿他的身體,而且,因為老者死亡,槍尖上並沒有多少玄力沖進他的體內.

所以,他的傷勢並不太嚴重.

現場寂靜了片刻,隨即轟然沸騰了.

"王肖居然贏了!"

"完了!我的靈石全部要輸完了!"

"晦氣,這王肖居然隱藏了實力,擁有如此逆天的戰斗力!"

無數的人郁悶了起來,他們本以為王肖必敗,但現實卻是如此的殘酷!

蘇莫面上露出了一笑容,他果然沒看錯這個叫王肖的青年.

只不過,他贏了兩萬上品靈石,李峰和宏青璿卻是正好輸了兩萬,到頭來也是白搭.

王肖已經連戰兩場,而且受了傷,戰斗結束之後,陣法被人打開,他便走下了戰台.

"蘇莫,我下去戰一場!"李峰站了起來,隨即腳下一瞪,身體如離弦之箭,直接射到了戰台上.

蘇莫見此神情一怔,李峰居然也想上台生死囚斗!

不過,李峰沒有修為,如何能選擇同階對手?

戰台上,李峰目光環視四方,朗聲道:"誰敢一戰?"

李峰的話語傳遍四方,看台上逐漸安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