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封印


就在蘇莫為夕兒覺醒武魂之時.

距林陽城無數萬里之外,遙遠的中洲大地,一片巍峨的群山之中,矗立著一座座豪華的宮殿.

千座鎏金銅瓦的宮殿,占據著百坐通天巨峰,恢弘無比,猶如天上宮闕.

此刻,一座居中的豪華宮殿中.

一位端坐在龍椅上的偉岸身影,陡然站了起來.

偉岸身影身上的氣勢如驚濤駭浪,浩浩蕩蕩,席卷四方虛空,其雙目中爆射出兩道利劍般的神芒,將身前的虛空盡皆絞碎,化成虛無.

"來人!"

此人一聲輕喝,猶如平地炸雷,聲震千里.

唰!唰!唰!

"宮主!"

"師尊!"

立刻有數十道身影,急速飛入大殿之中,向此人躬身一拜.

"小女的蹤跡出現了,在--東洲."

偉岸的身影目光遙遙看向東方,剛毅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容.

遺失十數年的女兒,終于有消息了!

"誰願意前往東洲一趟,將小女接回宮中?"

偉岸身影眸光如電,看向下方眾人.

"屬下願意前往!"

"屬下願意前往!"

"弟子願意前往!"

雷鳴般的回答響徹而起,眾人紛紛請命.

"十三長老,昊兒,你們兩人去一趟吧!務必將小女帶回來!"

偉岸身影說道.一揮手,一件巴掌大的玉盤飛向兩人:"此物,可以感受到小女的具體位置."

"是,宮主!"

"是,師尊!

下方,一個臉型消瘦的老者,和一個英俊少年,立刻領命,接過玉盤,躬身告退.

……

蘇家.

蘇莫和夕兒來到家主院落,見到了父親蘇洪.

"父親,這是怎麼回事?夕兒的武魂為什麼不能覺醒?"

蘇莫將夕兒的情況,一一告知了父親蘇洪,問道.

"我先為夕兒檢查一下吧!"

蘇洪聞言,手掌捏著夕兒的手臂,將一縷真氣注入夕兒體內.

隨著檢查,蘇洪的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

看到父親表情,蘇莫心中咯噔一聲,湧出不好的預感.

"父親,夕兒這到底怎麼回事?"

蘇莫忍不住再次出聲問道.

"夕兒體內,好像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就是這股力量阻擋了她的武魂覺醒!"

蘇洪眼中閃過一絲凝重,停止了探測,不確定的說道.

"無形的力量?"蘇莫滿臉疑惑.

"對了,是封印,夕兒體內有一道封印,封住了她的武魂,所以她的武魂才無法覺醒!"

蘇洪突然意識道了什麼,驚聲說道.

"什麼?封印?"

蘇莫一愣,看向夕兒,疑惑道:"夕兒,你體內怎麼會有封印?"

夕兒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

蘇洪也是面帶不解之色,封印是一種很高深的手段,一般人根本沒有這種手段,他也只是以前偶爾接觸過而已.


蘇洪也知道夕兒的身世,心中也很費解.

按理來說,夕兒只是一個小山村的少女,怎麼會有武道強者在她體內布置封印?

"父親,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解開夕兒體內的封印?"

蘇莫急聲問道.

蘇洪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道:"我也只是以前偶爾接觸過封印,至于破解之法,根本不得而知."

"封印之法太過高深,根本不是我等所能破除的."

聞言,蘇莫眉頭緊鎖,若是解不開夕兒體內的封印,那夕兒就永遠不能覺醒武魂.

他絕對不能坐視不理.

"莫兒,封印之力,在林陽城跟本無人可解,或許只有外面大宗門的強者,才有這個能力解開."

蘇洪又道.

"蘇莫哥哥,你不用擔心,就算不能覺醒武魂,也沒什麼的!"

夕兒牽強的笑了笑.

他不願看到蘇莫太過為她操心.

"夕兒,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想辦法為你解開封印,讓你覺醒武魂."

看到夕兒眸中隱藏的失落,蘇莫堅定的說道.

以他的天賦,遲早要走出林陽城,以後實力強大了,自然有辦法替夕兒破解封印.

既然父親無法提夕兒解開封印,蘇莫也沒有其他辦法,剛欲帶夕兒回去,蘇洪又叫住了他.

"莫兒,會武還有三天就開始了!魏家魏如風公開放話,要為其弟報仇,說要在會武之時,廢你修為,斷你四肢,到時你小心點,若是遇到他,你就提前認輸."

蘇洪叮囑道.

"魏如風什麼修為?"

蘇莫問道.

"據說已經達到煉氣九重巔峰,實力非常強大,比蘇天浩只強不弱."

蘇洪道.

"煉氣九重巔峰修為?也敢如此囂張?"

蘇莫眸中閃過一縷寒芒,冷聲道:"他若不知好歹,他弟弟就是前車之鑒."

言罷,蘇莫帶著夕兒離開了.

蘇洪一愣,苦笑著搖了搖頭,他越來越看不透這個兒子了!

回到自己的院落,蘇莫和夕兒坐在院中.

"夕兒,等這次會武結束,過了年關,我就帶你離開林陽城,外面強者如云,定有辦法為你破解封印."

蘇莫柔聲安慰夕兒.

"蘇莫哥哥,對不起,夕兒給你添麻煩了!"

夕兒低著頭,言語中充滿歉意.

"傻丫頭,跟我還那麼客氣!"

蘇莫寵溺的揉了揉夕兒的腦袋.

不知不覺間,他的心中已經對這個溫柔可人,心思單純的丫頭產生了感情.

"蘇莫哥哥,夕兒不想成為你的累贅."

夕兒抬頭看著蘇莫,秋水般的眼眸中滿是堅定之色,道:"蘇莫哥哥天賦卓絕,外門廣闊的世界,才更適合你,夕兒,會在家等你歸來."

"呵呵!傻丫頭!"

蘇莫心中感動,大手一攬,直接將夕兒攬入了自己懷中.

夕兒身體輕顫,並未拒絕,輕輕的靠在了蘇莫的肩上.

兩人誰都沒有開口,但兩人心中的感情,也在無聲中綻放.

這一刻,夕兒的心中無比的甜蜜.

蘇莫的心很平靜,摟著夕兒,心中平靜如水.

兩世為人,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一刻,心中那麼安甯.

前一世,他在血與火中掙紮,心弦沒有一刻不是緊緊的繃著.

現在,摟著夕兒,享受著這種安靜祥和的狀態,他心中竟產生了深深的依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