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天元宗
g,更新快,無彈窗,!

清晨,朝陽初升.

蘇家後山,一片清澈的小湖泊邊.

劍光閃耀,劍氣縱橫,空氣被切割的支離破碎.

蘇莫正在練劍,自從一月前與魏粱一戰,他對于神風劍法的感悟頗深.

實戰才是最好的磨練.

這一段時間,每日清晨他都會來此練劍.

神風劍法四式,前面三式劍招,均在半個月前便已達到小成境界,最後的絕殺一式,也于兩天前徹底小成,威力倍增.

這一個月的時間,蘇莫的修為也沒落下,他的修為穩步提升,已達煉氣五重巔峰境界.

當然,人級六階武魂修煉的非常快,蘇莫把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修煉肉身之上.

萬象神功第二層境界,也已經修煉到後期階段,肉身擁有了六虎之力,堪比煉氣六重武者.

現在的蘇莫,若是與一月之前的魏粱交手,一招就能將其秒殺.

不遠處,一塊光華的大石上,夕兒一襲似雪的白衣,腰上掛著一枚藍色玉佩,手托香腮,正在觀看.

"夕兒,想不想學這門劍法?"

片刻,蘇莫練完劍法,笑著問夕兒道.

"呵呵!蘇莫哥哥,夕兒很笨的,不知道能不能學會這麼高深的劍法?"

夕兒笑道.

"誰說夕兒笨了?我家夕兒比誰都聰明."

蘇莫微笑,認真的說道:"夕兒,你現在已經達到淬體八重了吧?快了,等你完成了淬體,覺醒了武魂,我就教你練劍.

淬體境,也就是打熬身體,只有身體足夠強大,才能支撐武魂覺醒.

"嗯!"夕兒點頭.

"對了,夕兒,我看你每天帶著這枚玉佩,並且經常看著玉佩發呆,這玉佩有什麼故事嗎?"

蘇莫在夕兒身邊坐下,看向夕兒身上的一塊藍色玉佩,問道.

"當然,你要是不想說,可以不說,我只是隨便問問."

蘇莫看到自己一問,夕兒臉上的笑容便收斂了,急忙補充道.

"蘇莫哥哥,這個玉佩和夕兒的身世有關."

夕兒伸手,摘下了身上的玉佩,幽幽道:"當年爺爺撿到我時,我還是一個嬰兒,身上只有這一塊玉佩!"

"或許這塊玉佩,是唯一與我身世有關的物品."

蘇莫從夕兒手中接過玉佩,仔細端詳起來.

這是一塊孩童巴掌大小的玉佩,通體呈海藍色,在玉佩的背面,還刻有一個大大的'玄’字.

此'玄’字雕刻的龍飛鳳舞,蘇莫乍一看到,便感覺到一股磅礴大氣撲面而來.

蘇莫頓時感覺,這塊玉佩不簡單.

"夕兒,以後若是有機會,我定幫你找到親生父母."

將玉佩還給夕兒,蘇莫認真的說道.

"蘇莫哥哥,不必的,我現在的生活很好,我很滿意,能每天看著蘇莫哥哥練劍,夕兒覺得很幸福."

夕兒微笑.

"呵呵,傻丫頭!"

蘇莫忍不住揉了揉夕兒的腦袋.

"走吧!夕兒,回家."

蘇莫帶著夕兒,向族中走去.

……

蘇家.

回族之後,蘇莫便來到了蘇家的演武場.

今天,族中有要事宣布,關于年底族會的事情.

演武場中,此時已經聚集了不少蘇家子弟,看到蘇莫之後,有不少人上前招呼.

"蘇莫堂哥好!"

"蘇莫族弟好!"

一個月之前的那場戰斗,蘇莫向所有人證明了他的實力,再也沒有人敢當面喊他廢物了.

當然,也有絕大部分人依舊不屑與蘇莫為伍.

他們認為蘇莫雖然實力很強,但終究只是暫時的,武魂等級太低,成就終究有限.

比如蘇宇,蘇恒等人.

蘇宇也在演武場,看到蘇莫到來,遠遠的瞥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一個月之前,蘇莫與魏粱的戰斗,雖然讓他震驚,但他依舊不會將蘇莫放在眼里.

人級一階武魂終究只是人級一階武魂,潛力太低,根本跟不上他的腳步.

此時,蘇宇身邊聚集了不少人,正在熱烈的談論著什麼.

"蘇宇哥,聽說天浩大哥和蘇海大哥兩人,都從天元宗回來了."

"是啊!他們兩人的修為,據說都達到了煉氣九重,真是恐怖啊!"

"呵呵!蘇宇大哥的武魂等級,還要高過他們兩人,以後也能拜入天元宗,超越他們是早晚的事."

蘇天浩和蘇海回來了?

遠遠聽到他們的談話,蘇莫雙眉一挑.

蘇天浩和蘇海兩人,分別是三長老和四長老的兒子,兩人乃是蘇家年輕一代的最強者.

兩人均是十八歲的年紀,在一年前便離開了蘇家,拜入了天月國四大宗門之一的天元宗.

沒想到短短一年時間,兩人都達到了煉氣九重之境.

就在這時,人群一陣騷動.

"天浩大哥和蘇海大哥來了!"

蘇莫轉頭一看,只見遠處,兩個青年緩步走來.

這兩人身上氣息渾厚,遠超眾人.

其中一人身穿黃色錦袍,面容剛毅,身形修長,此人正是蘇天浩.

另一人一身黑衣,身形壯碩,此人便是蘇海.

"天浩大哥!"

"蘇海大哥!"

兩人剛到演武場,頓時一眾年輕子弟圍了上去,個個一臉恭敬.

"天浩大哥,蘇海大哥,你們能不能跟我們說說天元宗的情況?"

"是啊,是啊,聽說天元宗高手如云,天才如雨,是不是真的?"

"……"

眾人七嘴八舌的問道,都是對于天元宗的好奇.

蘇天浩一臉孤傲之色,根本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倒是蘇海滿臉笑容,說道:"你們說的不錯,天元宗有弟子五千,每一個都是天才."

"不僅如此,天元宗內各種強大的功法武技,靈丹妙藥數不勝數."

"每月我們都能領到各種修煉資源,修為進展一日千里."

"我現在在天元宗內頗受重視,據說有長老人物想收我為弟子呢!"

"……"

蘇海滔滔不絕,越說越激動,越說越誇張,吐沫星子四處亂飛.

周圍的蘇家子弟,卻是聽得如癡如醉,羨慕不已,就連蘇宇都被吸引了過去.

蘇莫撇嘴,就算他不了解什麼天元宗,也知道這蘇海是在裝/逼.

天元宗作為天月國四大宗門之一,天才如云,肯定不假.

但蘇海好像只是人級四階武魂吧!在天元宗肯定是墊底的存在,怎麼可能受到多大重視,還長老人物想收他為弟子?

扯淡呢吧!

看到眾人羨慕的目光,蘇海頭顱微微抬起,滿臉傲意.

這種被人羨慕的感覺,讓他頗為享受.

這時,蘇海眼角余光瞥見了旁邊的蘇莫,看到蘇莫滿臉不屑的神情,頓時心中一怒.

"呵呵,蘇莫,聽說你的實力堪比煉氣七重,上個月還斬殺了魏家的魏粱.

蘇海看向蘇莫,笑道.

蘇莫並未說話.

這時,蘇海卻是話鋒一轉,不屑道:"不過,你這種實力,在我眼中什麼都不是!"

"聽說你只是人級一階武魂,這種垃圾武魂,這輩子都不可能修煉到煉氣境巔峰,更不可能拜入天元宗."

蘇莫眉頭一皺,這人有病吧?自己沒得罪他吧?上來就諷刺自己!

"能不能拜入天元宗,不勞你操心!"

蘇莫淡淡的說道.

"哼!螻蟻!"

蘇海冷哼一聲,旋即轉頭看向蘇宇,笑道:"蘇宇,聽說你覺醒的是人級五階武魂,不錯,年關之後,你可以去參加天元宗的入門考核,拜入天元宗不成問題."

"當然,族中其他人級四階武魂的人,都可以去參加考核,不過,人級四階武魂乃是天元宗的最低要求,想通過考核極難,當年我和天浩哥也是付出極大的努力,才得以拜入天元宗."

"呵呵,年後,我必拜入天元宗."

蘇宇微微一笑,滿臉自信,微微瞥了蘇莫一眼,眸中盡是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