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送你一場造化


在司空炎忐忑不安中,只見趙全面上露出驚訝之色,不停的點頭,道:"厲害!真是厲害!"

司空炎見此,頓時心中咯噔一聲,面色立刻蒼白了起來.

這時,便見到趙全將蘇莫的寒冰刀收進了儲物戒,然後對蘇莫笑道:"你煉制的寒冰刀,堪稱五級下品兵器中的極品!"

蘇莫聞言,面上露出了笑容,能煉制出超越上等品質,堪稱極品的寒冰刀,也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這一次煉制,他完全是按照歐煉子的方式,並且沒出任何差池,小心翼翼,幾乎用出了全部心神.

結果果然沒有讓他失望!

此等品質的寒冰刀,戰勝司空炎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就算對方也煉出和他同等品質的寒冰刀,對方也敗了!

在趙全說出蘇莫煉制的寒冰刀達到極品的時候,整個賽場為之一靜,所有人都是面帶震撼之色.

超越上等品質的極品?這怎麼可能?

眾所周知,想要煉制出極品的兵器,必須要有遠超這一等級的煉器水平才行.

比如說五級下品兵器,想要煉制出堪稱極品的五級下品兵器,就算是五級上品煉器師都不可能做到.

也只有六級下品煉器師,才可能煉制出堪稱極品的五級下品兵器.

當然,這並不是說蘇莫的煉器之術,已經堪比六級煉器師的水平.

只是因為蘇莫的精神力無比強大,再加上按照歐煉子的傳承來煉制,他才能做到這一步.

這兩者缺一不可!

"這蘇莫的煉器之術居然如此高深!"

"太厲害了!修煉天賦妖孽,煉器天賦同樣妖孽!"

"這次司空炎是輸定了!"

"哈哈,司空炎要拜蘇莫為師了!"

驚歎聲,哄笑聲此起彼伏,響徹在整個賽場.

而此刻,司空炎的臉色已經鐵青了下來,他的臉皮不停的抽搐.

極品品質?

這怎麼可能?

蘇莫的煉器天賦居然達到了如此地步!

司空炎的心,已經墜入了萬丈深淵,他輸了!

或許是因為司空炎和蘇莫有賭注的原因,趙全鑒定完蘇莫的寒冰刀之後,便走到了司空炎身前,開始鑒定司空炎煉制的寒冰刀.

接過司空炎的寒冰刀,趙全檢查了一番,道:"勉強達到上等品質!"

聽到趙全的話,眾人唏噓不已,現在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司空炎徹底的敗了,一敗塗地!

眾人都期待了起來,期待接下來司空炎會怎樣做?

難道他真的要敗蘇莫為師?

這也太滑稽了吧!

無數人的目光落在了司空炎的身上,讓得司空炎如坐針氈,感到渾身不自在.

"可惡!"

司空炎心中暗怒,雙拳不自覺的緊握了起來.

趙全鑒定完兩人的寒冰刀之後,便繼續前去鑒定其他人的寒冰刀.

這時,蘇莫走到了司空炎的身前,目光緊緊的凝視著對方.

"司空炎,行拜師禮吧!"蘇莫笑著說道.

司空炎聞言面色一變,旋即深吸了口氣,冷聲道:"你做夢吧!"

"哦?"


蘇莫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笑道:"難道你要反悔?"

蘇莫對此並沒有感到意外,他知道對方不可能輕易拜自己為師,不過他也無所謂.

能收服此人最好,不能收服也無妨,他尋找九宮傳人是送造化,可沒到送造化還要求人的地步.

"這個……!"司空炎神情一滯,隨即面色一陣青一陣白,當著現場這麼多人的面,他還真的不好反悔.

一時之間,司空炎無言以對!

"司空炎,你怎麼說也是千驕榜排名前五十的天驕,名動東洲的妖孽天才,說過的話難道是放屁?"蘇莫戲謔的笑道.

"你……我……我有說要反悔嗎?"

司空炎結結巴巴的道,任他修為高深,實力強大,此刻在蘇莫面前也感到無比的憋屈.

"不反悔就好!"

蘇莫面上笑容燦爛,道:"你拜入我門下,以後尊師重道,它日/我送你一場造化."

呃!

司空炎聞言一怔,隨即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起來.

送我造化?

狗屁吧!

你實力還不如我呢!我還需要你送造化?

司空炎心中暗自腹誹.

這時,蘇莫繼續道:"既然你不反悔,那就行拜師禮吧!"

"這……!"

司空炎怔在了原地,他是絕不可能敗蘇莫為師的,但他又不能當著無數人的面反悔,不然會顏面大損.

怎麼辦?

司空炎心念急轉.

驀地,他眸中一亮,頓時計上心來.

瞬息間,司空炎的臉色恢複如常,笑道:"蘇莫,既然我輸了,當然不會反悔,至于拜師的話,待煉器大賽結束以後再說吧!"

不錯!現在司空炎就是要拖!

只要拖過了今日,他離開了武凌城,一走了之,蘇莫不可能找到他.

再者,只要不是在這種人多的場合,他輕松便能虐殺蘇莫,根本不必在乎對方.

蘇莫聞聽司空炎的話,雙眉一挑,略一沉吟,立刻便知曉了對方的打算,他當然不能讓對方如願.

"擇日不如撞日,就現在吧!行拜師禮!"蘇莫沉聲道.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司空炎聞言暗怒,眸中精光閃爍.

"你若想反悔就早說,不反悔就趕緊拜師."蘇莫冷冷的道.

"哼!"

司空炎冷哼一聲,道:"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不會反悔,至于拜師,改日我備足了拜師禮,再行拜師也不遲!"

"我不需要拜師禮!"蘇莫淡淡的說道.

"為了表示鄭重,拜師禮還是要的,待大賽結束,我就去准備."司空炎笑道.

蘇莫暗暗搖了搖頭,看來今日無論如何,對方都不會兌現賭注了.

既然如此,他也不強求,畢竟,若不是真心拜師,就算拜了也是無用.

蘇莫心中暗歎,免費送造化都不要,這個家伙也是傻的可以.

整個賽場,無數的人都是怔怔看著蘇莫和司空炎兩人,感覺到無比的荒誕.

這兩人,一個要強行收徒,一個口口聲聲要拜師,卻就是不行動!

眾人無語了,這兩人也太搞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