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一賠十


幾天時間,匆匆而過.

今天,就是蘇莫和魏粱約戰的日子

此時,林陽城,中心廣場上人山人海,聚集了不下數千人,現場人聲鼎沸,熱鬧非凡,各種議論之聲不絕于耳.

"沒想到兩個年輕子弟的比斗,居然吸引了這麼多人來觀看!"

"是啊!魏家的家主,長老們都來了,連城主府都有不少人過來觀看."

"蘇家也來了不少人啊!蘇家家主和大長老都在呢!"

"你們說今天兩人生死之戰,誰會贏啊?"

"這還用說嘛!肯定是魏粱啊!"

"不一定吧?我聽說那蘇莫的實力也不低,前幾天還教訓了少城主呢!"

"就算是那樣,蘇莫也不可能是魏粱的對手,據說魏粱的修為已達煉氣六重巔峰."

"……"

林陽城廣場上,此時搭建了一個簡易的看台.

看台之上,左邊是魏家的陣營,魏家家主魏萬空端坐中央,身邊是魏家的幾位長老,身後是一眾魏家後輩子弟,魏粱也在其中.

看台右側,則是蘇家的陣營,蘇洪和大長老等幾位長老也都來了.

蘇恒等蘇家子弟,盡皆站在家族長輩身後.

看台上,除了魏家和蘇家的人外,還有不少林陽城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這些人,均是魏家邀請而來.

魏家,就是要讓所有人看看,自家的弟子如何虐殺蘇家的少主.

"蘇洪,你兒子怎麼還沒來?不會是怕了吧?"

此時,看到蘇莫還沒來,魏萬空瞥了蘇洪一眼,嘲諷道.

"哼!你放心,我兒既然敢應戰,自然會來!"

蘇洪冷哼一聲.

魏萬空心中冷笑,你就得意吧!等你兒子死了,我看你還怎麼得意.

"蘇莫來了!"

就在這時,廣場外,傳來了一陣陣呼聲.

人群自動分開,一對少男少女的身影走入廣場.

少年背負長劍,眉清目秀,少女美若天仙,惹人注目.

正是蘇莫和夕兒.

所有人不禁心中暗贊,真是一對金童玉女.

不過,可惜的是,少年馬上就要死了!

蘇莫帶著夕兒,直接走上了看台,來到蘇洪的面前.

"父親."

蘇莫向蘇洪行了一禮.

"嗯,莫兒,為父期待你的表現."

蘇洪點頭.


"蘇莫,你既然來了,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

魏萬空看向蘇莫,冷笑一聲,旋即站起身來,眼眸掃向四周,大聲道:"諸位,今日,我魏家子弟魏粱,與蘇家蘇莫生死一戰,雙方完全自願,生死各安天命,事後兩家誰都不能追究責任,還請諸位做個見證."

"生死各安天命!"

"生死各安天命!"

周圍的人群頓時振奮起來,大聲疾呼.

魏萬空滿臉笑容,他之所以說這番話,是因為他認為蘇莫今日必死無疑.

但若是蘇莫死後,萬一蘇洪發狂的話,不顧一切的和魏家開戰,到時難免不好收場.

現在,當著林陽城無數人的面,將事情說清楚,到時蘇莫身死,蘇洪也無話可說.

"好,那現在開始吧!"

魏萬空從新坐下,對身後的魏粱點了點頭.

魏粱手拿長槍,一步踏出,飛身落入了廣場中央.

"蘇莫,速速過來受死!"

魏粱滿臉傲氣,長槍遙指蘇莫,殺機畢露.

蘇莫瞥了對方一眼,轉頭對身邊的夕兒道:"夕兒,你就站在父親身邊."

說完,蘇莫就欲上場,但突然發現自己的衣服,被夕兒抓在了手里.

"蘇莫哥哥!"

夕兒緊緊地抓著蘇莫的衣角,一臉擔憂之色.

"夕兒,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蘇莫拍了拍夕兒的手,安慰道.

就在這時,廣場外突然傳來了一道呼聲.

"紫金閣開盤口了,魏粱勝,一賠一,蘇莫勝,一賠十,速速下注了."

聽到紫金閣開盤口,頓時不少人都紛紛去下注.

下注的人,幾乎有九成九的人都是壓魏粱勝.

蘇莫頓時無語,尼瑪,這紫金閣這麼看不起自己嗎?還一賠十!

"家主,我們幾個也去玩玩!"

這時,大長老等幾位長老開口道,不過,幾人眼中均是戲虐之意.

旋即,大長老蘇岳和四長老蘇泰等人,相繼起身,每個人都去下了重注.

不過,幾人雖然是蘇家人,下的賭注,卻都是魏粱勝,當真諷刺.

周圍偶爾有幾個本來還猶豫不決的人,看到連蘇家的大長老等人,都壓魏粱勝,頓時下定了主意.

"今天,紫金閣不是賺大發了!"

蘇莫暗道,腦海中閃過洛嬛那誘人的風姿.

今日有這麼多人壓魏粱勝,自己一但勝利,紫金閣將賺個盆體滿缽.

"父親,你也去下點注吧!有錢賺,不賺白不賺!"

自己一賠十的賠率,誰便下注個千兩黃金,就能賺萬兩黃金回來,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錯過.

"呵呵!好,為父就壓兩千兩黃金!"


蘇洪微笑,旋即,也下注了兩千兩黃金,買蘇莫勝.

"哈哈!既然蘇家主有如此雅興,我魏家自然願意作陪."

魏萬空大笑,帶領著魏家的眾人,也去下了重注.

此番戰斗,結果一目了然,錢這麼好賺,讓魏家人不禁感歎.

待眾人下完了賭注,蘇莫身形一閃,飛身落在場中,與魏粱相距十米而立.

戰斗要開始了!

周圍的人均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場中.

"蘇莫,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魏粱一臉冷笑,完全沒將蘇莫放在眼中.

"是麼?魏粱,今日一戰,我奉勸你還是拿出全部的實力吧!,若不然,你連讓我認真的資格都沒有."

蘇莫微微一笑.

"狂妄!"

魏粱怒喝一聲,森然開口道:"希望一會兒,你不要跪地求饒,不過,就算你跪地求饒,我也不會放過你."

"廢話說完了嗎?說完了就趕緊開戰,殺了你之後,本少爺還有事呢!"

蘇莫不屑的道,滿臉輕松.

"真是不知死活!"

魏粱怒急,頓時全身的氣息瘋狂爆開,形成一股勁風席卷四周.

……

周圍觀戰的人群中,蘇宇和柳玉姍親密的站在一起,看著場中對峙的兩人.

"玉姍,我說不要來觀戰,你偏偏要來,毫無懸念的戰斗,有什麼意思?"

蘇宇聳了聳肩,索然無味的道.

"他雖然天賦很差,跟本配不上我,但怎麼說也是我表哥,小時候對我很好,他與別人生死戰斗,我還是想來看看!"

柳玉姍輕歎一聲.

其實她對蘇莫還是有些感情的,只是,這點感情在武道面前,不足掛齒,她毫不猶豫的舍棄了.

"魏粱乃是煉氣六重修為,就是我對上他,都不一定能贏,別說區區蘇莫了!"

蘇宇撇了撇嘴,肯定的道:"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蘇莫最近實力大漲,但最多煉氣四重境界,估計會被一招秒……!"

蘇宇的話還未說完,臉色頓時一僵.

因為場中,蘇莫也完全放開了自身氣息,煉氣五重的修為氣息,徹底爆開.

"就算是煉氣五重,也依舊要敗."

蘇宇不屑說道,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想他人級五階武魂,蘇家第一天才,這段時間得到家族大量的資源傾斜,修為不斷暴漲,現在也才剛剛突破到煉氣六重.

而蘇莫,人級一階的垃圾武魂,現在居然達到了煉氣五重境界.

他怎麼修煉的?

蘇宇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