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忐忑不安


司空炎深吸了口氣,拋卻心中雜念,繼續煉制自己的寒冰刀.

不過,雖然說兩人比的是品質,但蘇莫如此快的鑄形,無形中也給了司空炎極大的壓力.

不由得,他的速度也稍稍加快了三分.

蘇莫沒有理會震驚的眾人,靜靜的等待刀胚冷卻.

約莫一刻鍾後,刀胚冷卻到了一定程度,已經完全凝型.

這時蘇莫取出了淬火液,倒在了刀胚之上.

滋啦啦!!

一陣滋滋的聲響傳出,刀胚上冒出大量白煙,而後從刀胚之中傳出恐怖的寒氣,讓得白煙瞬間變成了一粒粒的冰渣,跌落在了煉器熔爐之中.

少頃之後,煉器熔爐之中恢複了平靜,一柄三尺有余的淡藍色長刀,靜靜地懸浮于熔爐之中.

目前,寒冰刀已經基本煉成,接下來只要反複淬煉一番,直至開鋒,便大功告成.

接下來,蘇莫再次蓋上爐蓋,向火口中注入了玄力,熔爐中再次燃燒起了熊熊火焰,不停的煅燒著寒冰刀.

寒氣與火焰不停的交鋒,不過在蘇莫的精神力控制之下,火焰完全壓制住了寒氣.

寒冰刀的刀身,漸漸的變得光滑閃亮,寒光森森.

時間緩緩流逝,又過去了盞茶功夫,蘇莫停下了所有動作,再次打開了爐蓋.

唰!

蘇莫手臂一揮,一股氣浪卷出,煉器熔爐中的寒冰刀飛了出來,靜靜的懸浮在他的身前.

這柄刀通體湛藍,寒光閃爍,恐怖的寒氣肆虐,讓得蘇莫周身的地面,瞬間結起了一層寒霜.

啪!

一把抓住長刀的刀柄,蘇莫將寒冰刀拿在眼前,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暗暗點頭.

"不錯!"蘇莫面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柄寒冰刀的品質,絕對是五級下品兵器中最上等的存在.

這幾日時間,蘇莫煉制了兩百多柄五級兵器,他對于五級兵器的煉制,已經頗有經驗了.

所以,煉制出上等品質的五級下品兵器寒冰刀,對于他來說沒有任何難度.

從開始煉制,到寒冰刀出爐,蘇莫所用時間,還不到半個時辰,他的速度比之茗鈺還要稍快三分.

隨即,蘇莫轉頭看向司空炎,對方此刻正在鑄形,距離徹底煉成寒冰刀,還需要一段時間.

此刻的司空炎,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蘇莫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里煉成了寒冰刀,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而且,感受到蘇莫手中寒冰刀傳出的氣息,品質絕對很高,這讓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司空炎的心緒變得浮躁了起來,他極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以免煉制出錯.

這一刻,整個賽場也變得嘈雜了起來,無數的議論聲此起彼伏.

"蘇莫居然真的煉制成功了!"

"好快的速度,幾乎是所有人中最快的一個!"

"太厲害了!我感覺到他煉制的寒冰刀品質不低."

"蘇莫贏定了啊!"

所有人都驚歎蘇莫的煉器之術,包括單谷在內的一眾天涯海閣的煉器師,都是驚歎不已.


當然,那位在辯材之時被蘇莫折了面子的中年裁判,面色卻是不太好看.

茗鈺的美眸中也是露出驚訝之色,蘇莫的煉器之術,居然比她都絲毫不差!

"有意思!"茗鈺誘人的紅唇微微勾起,出現了一絲美麗的弧線.

場中,耳中聽著眾人的議論聲,司空炎胸膛起伏不定,他的心緒再也壓制不住,完全亂了套.

煉器最忌浮躁,一旦心緒浮躁,很容易導致煉器失敗.

嗡嗡嗡~~

司空炎的煉器熔爐微微震顫了起來,其內正在鑄形的刀胚,因為司空炎心緒的劇烈波動,頓時不穩了起來.

"不好!"

司空炎大驚失色,急忙將爐火降到最低,精神力如潮水般湧進煉器熔爐之中,耗費了數十個呼吸的時間,他才堪堪讓刀胚穩定下來.

呼!

司空炎松了口氣,再也不敢胡思亂想,急忙拋卻心中所有雜念,繼續煉制寒冰刀.

時間流逝,沒過多久,司空炎的寒冰刀也徹底煉成.

手握寒冰刀,司空炎仔細打量了一番,再次松了口氣,這柄刀的煉制,雖然達不到他平常練器的水平,但也勉強達到了上等品質.

這也多虧了他煉器之術高深,再加上他精神力比較強大,才能煉制出如此品質的寒冰刀.

若是換了其他人,剛才那種心緒波動之時,此刀已經崩潰,已經煉制失敗了.

司空言瞥了蘇莫一眼,眸中閃過一絲擔憂之色.

他的煉制速度比蘇莫慢了不少,品質也才堪堪達到上等,想戰勝蘇莫怕是有些困難了.

他現在只能寄希望于,蘇莫煉制的寒冰刀,品質達不到上等,那樣他就贏了.

蘇莫和司空炎雖然已經煉制成功,但其他人還在火熱的煉制之中,期間大量的人煉制失敗,慘遭淘汰.

很快一個時辰的時間到來,包括蘇莫和司空炎兩人在內,最後一批共有一百三十四人煉制成功.

隨後,裁判趙全走了出來,開始檢查眾人煉制的寒冰刀的品質.

趙全首先便來到了蘇莫的身前,他也很期待蘇莫煉制的寒冰刀品質,畢竟蘇莫的煉制之法,和別人差別很大.

接過蘇莫蘇中的寒冰刀,趙全仔細地打量了起來,甚至微微注入了一絲玄力.

這一刻,心中最為忐忑的不是蘇莫,而是司空炎.

司空炎的額頭之上,甚至流出了一絲汗水,目光死死的凝視著趙全.

他非常擔心,擔心從趙全口中說出上等品質幾個字,若是如此的話,他便徹底完了!

一旦輸了比試,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若說拜蘇莫為師,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殺了他,他也做不到.

但若是言而無信,那他作為絕世天驕的臉面,將蕩然無存.

整個賽場,有超過十萬人,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與蘇莫定下了賭注.

若是他輸了卻反悔的話,那真的要成為所有人的笑柄了.

他堂堂絕世天驕,在整個東洲大地年輕一代之中,已經站在了巔峰,若是自己親口定下的賭注,卻不能兌現,他會被無數人鄙視.

這是司空炎不可接受的!

所以,這一刻他心中無比的忐忑,無比的焦躁,他甚至能清晰的聽到自己心髒砰砰的跳動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