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少城主


"夕兒,餓了沒?"

和少女走在林陽城的街道上,蘇莫轉頭詢問少女:"我帶你去品嘗榮軒閣的美味吧,榮軒閣的很多特色菜肴,均是用妖獸之肉制作而成,吃了對你修煉大有裨益!"

"嗯!全憑蘇莫哥哥做主."

夕兒點了點頭,心中有些感動,蘇莫對她很好,通過這些時日的相處,他也慢慢了解了蘇莫的為人.

性格溫和,隨意,不拘小節,待人真誠.

她不禁感歎,自己當初的決定是正確的,

榮軒酒樓,是林陽城最好的酒樓.

酒樓高達五層,其內裝飾極為奢華,酒客絡繹不絕,這里是很多家底比較殷實的武者,吃飯,待客的首選之地.

蘇莫牽著古藍夕,兩人來到了榮軒酒樓的門口.

"蘇莫哥哥,這酒樓吃一頓飯很貴吧?"

看著眼前豪華的酒樓,夕兒不禁出聲問道,她出身貧寒,對于這種高檔的地方,自然有些怯意.

"呵呵!夕兒,咱現在是土豪,不差這點錢!"

蘇莫笑道,少女頓時不說話了,剛才她可是看到,蘇莫眨眼功夫就花了一萬多兩黃金.

兩人走進榮軒酒樓,頓時引起了酒樓中不少人紛紛側目,當然,所有人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少女身上.

眾人的目光中,多是驚豔之色.

對于蘇莫,他們心中則是有些嫉妒,暗道:蘇家的廢物少主,身邊居然有如此美人跟隨?

"蘇莫,這邊!"

就在這時,驟然有一道聲音,從酒樓的大堂中傳了過來.

"嗯?"

蘇莫轉頭一看,發現居然是蘇恒在叫自己.

此時,在酒樓的大堂中,一個靠窗的位置上,蘇恒和另一位少年正坐在那里.

那位少年身穿華服,相貌頗為英俊,此刻正目不轉睛的向這邊看來.

確切的說,對方的目光是落在身旁的夕兒身上.

蘇莫看著兩人眉頭一皺,這個華服少年他也認識,正是林陽城城主之子--林霄.

不知道他們兩人怎麼會在一起吃飯?

不過,既然蘇恒不計前嫌相邀,蘇莫倒也不會擺什麼架子.

蘇莫牽著夕兒的手,便走了過去.

林霄瞥見蘇莫牽著夕兒的手,眸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陰冷.

"我們坐這里?"

蘇莫走到兩人身前,向林霄兩人問道.

不過,面對蘇莫的話語,兩蘇恒並未答話,而林霄,至始至終都沒看蘇莫一眼.

只見林霄站起身來,看向夕兒,面帶溫和的笑容,說道:"這位姑娘,在下林霄,林陽城少城主,姑娘請坐!"

夕兒瞥了對方一眼,轉頭看向蘇莫.

蘇莫沒開口,她可不會接受別人的邀請.

蘇莫心中冷笑,他已經明白了此人的意圖,不過,還是對夕兒說道:"夕兒,我們就坐這里吧!"

說完,蘇莫就欲坐下.

"廢物,這里哪有你坐的資格?"

就在這時,林霄臉色一沉,毫不客氣的呵斥蘇莫.

"你什麼意思?"

蘇莫雙眼微眯,淡漠的問道.


"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你一個人級一階武魂的垃圾,也有資格和我坐在一起?"

林霄斜眼看著蘇莫,這家伙還真是沒有自知之明.

旋即,他看向夕兒,臉上頓時換上了和善的笑容,道"姑娘請坐,在下請姑娘品嘗榮軒閣極品陳釀,還請姑娘賞個薄面."

林霄臉上一片真誠,再次向夕兒發出邀請.

夕兒並未就坐,秋水般的美眸之中閃過一絲厭惡,此人如此侮辱蘇莫,讓她很是不喜.

"這麼說來,你們兩人是在耍我了?"

蘇莫淡漠的問道,並未動怒.

"就是耍你又怎麼了?"

蘇恒滿臉不屑,傲然道:"蘇莫,識相的話,就趕快把這位美女獻給少城主,不然,你吃不了兜著走."

"蘇恒,你堂堂蘇家子弟,居然甘願做別人的走狗?"

蘇莫嘴角勾起一絲輕蔑的笑容,道:"是不是上次的教訓不夠?皮又癢了?"

"你……!"

蘇恒大怒,上次他被蘇莫擊傷,休養了半個月時間,身上的傷勢才徹底恢複.

此時,被蘇莫提起,頓時揭開了他心中的傷疤,若不是忌憚蘇莫的實力,他就要當場出手了.

"蘇莫是吧?我再說最後一遍,她留下,你,滾!"

林霄臉上笑容收斂,開口呵斥,毫不留情.

滾?

蘇莫眉頭一挑,旋即嘴角勾起一絲冷冷的笑意,手掌伸出,輕輕一甩.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聲,在這酒樓中響起,顯得格外的嘹亮.

林霄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一個清晰的巴掌印.

周圍的人群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因為這一幕而愣住了,他們顯然沒有料到,蘇家的廢物少主,居然在少城主的臉上,甩了一個耳光!

"這個家伙要倒黴了,就算不死,今天也要脫掉一層皮!"

周圍的人都是饒是興趣的看著,他們已經能猜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了.

眾人中,最高興的莫過于蘇恒了,他對蘇莫可是頗為怨恨,現在能看到對方被少城主教訓一頓,他怎能不欣喜.

"哈哈!蘇莫,你真不是一般的愚蠢啊!"

"少城主可是煉氣五重修為,跟本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今天你會淒慘無比!"

蘇恒心中狂笑不已.

林霄更是沒有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他被蘇莫的一巴掌,直接打懵了,整個人愣在了那里.

片刻,林霄才清醒過來,感受到臉上火辣辣的疼痛,看了眼四周之人聚焦而來的目光.

他心中的怒火,瘋狂沸騰,幾乎將他整個人燃燒.

想他林霄,貴為林陽城的少城主,從小集萬千寵愛于一身.

整個林陽城誰敢打他?就算是他的父親,林陽城城主都沒有碰過他一根手指頭.

而現在,他卻被一個廢物,在大庭廣眾之下,甩了一個耳光.

"你,打了我一個耳光?"

林霄聲音低沉,喉嚨中仿佛有野獸在咆哮,他的雙眸中,閃爍這毒蛇般惡毒的光芒.

"你傻/逼麼?自己有沒有被打都不知道?"

蘇莫卻是毫不在意,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周圍的人頓時無語,看向蘇莫的目光滿是同情之色.

這家伙不會是傻子吧?

武魂是廢武魂,腦子也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