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大賽開始


聽聞司空炎的要求,蘇莫目光與對方對視,面無絲毫懼色.

隨即,蘇莫冷冷的說道:"不好意思,在我的人生中,不存在道歉和賠償."

聽聞蘇莫的話,司空炎眸中爆射出一道精光.

"很好,看來你是要我出手了?"

司空炎嘴角勾起一絲冷笑,一道道火蛇突然出現在他的身上,讓得他周身的溫度突然暴漲,急劇上升.

恐怖的溫度讓得虛空扭曲,地面開始融化,形成排山倒海的熱浪,向八方席卷.

周圍圍觀的人群面色一變,嘩啦啦的急速後退.

司空炎身上的熱浪一往無前,直接向蘇莫身上狂湧而去.

這股熱浪雖然無形,但溫度之高,足以熔金化鐵,非常恐怖.

蘇莫眉頭微皺,體內靈漩旋轉,五彩玄力湧動,立刻在周身形成了一個玄力氣罩,用以阻擋熱浪.

滋滋滋!!

熱浪掃過玄力氣罩,玄力氣罩頓時不停地扭曲,更是發出滋滋的聲響,冒出大量白煙.

"好強大的火屬性之力!"蘇莫心中不免驚訝,對方的這股熱浪之強,讓他的五彩玄力都有些支撐不住了.

"原來已經達到了真玄境修為,難怪有恃無恐!"司空炎面上露出不屑之色.

真玄境一重修為而已,在他面前不值一提.

言罷,司空炎手中赤紅色的玄力湧動,便准備出手強勢鎮壓蘇莫.

蘇莫當然不會坐以待斃,體內五彩玄力頃刻間便轉化為了四彩玄力,在經脈中崩騰流走.

大戰一處即發!

所有人都很期待,期待司空炎和蘇莫一戰.

不過,卻是沒有人看好蘇莫,雖然同為蓋世妖孽,但兩人的修為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雖然蘇莫的越級戰斗能力,幾乎無人可以匹敵,但巨大的修為差距,是無法彌補的.

聶禹面上冷笑連連,蘇莫絕對不可能是司空炎的對方,司空炎的修為已達真玄境七重,戰力逆天,可以輕松擊敗一般的真玄境九重武者.

而蘇莫,雖然達到了真玄境一重修為,但相差了六個小境界,就算蘇莫戰力再如何強大,都不可能勝過司空炎.

聶禹已經做好了准備,待司空炎擊敗蘇莫之後,他要去將蘇莫狠狠的折辱一番.

茗鈺黛眉微瞥,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不知心中所想.

就在司空炎和蘇莫即將交手之時,驀地,煉器塔的大門咯吱一聲打開了.

一群人從煉器塔內大步走了出來,這群人有十幾位,為首的一位是一名馬臉老者,其他的或是中年人,或是年輕的男子.

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標記,就是他們的衣袍胸口處,都繡有指甲蓋大小的煉器熔爐標記.

天涯海閣的煉器師,都統一采用金色的煉器熔爐為標記,而且有清晰明確的等級劃分.

胸口處繡有幾個煉器熔爐,便代表著是幾級的煉器師,煉器熔爐之下還繡有銀線,銀線則代表品階.

一道銀線為下品,兩道銀線為中品,三道銀線為上品.


比如說,胸口處繡有四個金色的煉器熔爐,四個煉器熔爐之下有二道銀線,便說明此人是四級中品煉器師.

當眾人看到馬臉老者胸前的標記之時,紛紛心中一震.

因為這位馬臉老者的胸口處,赫然有六個金色的煉器熔爐,六個熔爐之下還有三道銀線.

六級上品煉器師!

眾人心驚不已,這位其貌不揚的馬臉老者,居然是一名王級上品的煉器師!

王級上品煉器師,可是能煉制王級上品兵器,這種人物在東洲大地,已經算是金字塔巔峰的人物了.

就算是武皇強者,都不敢小覷一名六級上品煉器師.

而馬臉老者身後的那一群人,則清一色都是五級煉器師,品階從五級下品到五級上品不等.

馬臉老者帶著一眾煉器師走出煉器塔,環視了一圈,朗聲道:"所有來參加煉器大賽的煉器師,隨老夫優先進入煉器塔,其他人隨後."

言罷,馬臉老者直接轉身返回了煉器塔中,毫不拖泥帶水.

一眾來參加大賽的煉器師急忙跟上,如潮水一般向煉器塔內湧去.

司空炎見此,瞥了蘇莫一眼,道:"煉器大賽結束之後,再找你算賬,希望你不會提前逃走!"

言罷,司空炎轉身向煉器塔內走去.

他也不擔心蘇莫會逃走,身為絕世妖孽,又狂傲自大的蘇莫,肯定心中無比自傲,不會輕易逃走!

蘇莫冷笑一聲,隨即也大步走進了煉器塔中.

聶禹見此,面上閃過一絲失望之色,不過好在蘇莫並沒離開,還有機會.

蘇莫跟在人群之後,走進了煉器塔,發現煉器塔內的空間非常龐大,足有方圓數千丈.

塔內第一層,如武斗場一般,四周是一層層環形的看台,足有數百層,可以容納近十萬人,非常壯觀.

而在環形看台的中央,是一片非常寬敞的空地,其上排放著數百個煉器熔爐.

這些煉器熔爐,俱是相同的模樣,如同複制的一般.

這一次來參加大賽的煉器師,足有六七千人,基本上都是五級的煉器師,四級煉器師只有極少數.

天涯海閣的煉器大賽,一般都是五級煉器師的較量,低于五級的煉器師,天涯海閣根本看不上.

而更高級別的六級煉器師,實在太少,就算是要加入天涯海閣,也不用參加此種比賽.

所有參賽的煉器師,全部跟在馬臉老者的身後,來到了場地的中央.

隨即,馬臉老者也沒管眾人,自顧自的走到旁邊預留的裁判席上坐了下來.

不多時,外面的人也湧進了塔內.

不過,由于塔內空間有限,很多修為較低的武者都不允許入內,只有一些真玄境高手,以及少量修為達到武王級別的強者,才允許進塔.

即便如此,足以容納近十萬人的看台,也嚴重超標,很多人甚至只能站在看台之下.

煉器塔的塔門被重新關閉,那十幾位天涯海閣的煉器師也回到了塔內,坐在了裁判席上.

少傾之後,裁判席上一名消瘦的中年煉器師站了起來,朗聲宣布.

"歡迎諸位來參加我天涯海閣舉辦的煉器大賽,這一屆的煉器大賽和往屆相同,大賽的前十名,便能成為我天涯海閣的榮譽煉器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