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尊貴的煉器師


武凌城熱鬧非凡,除了蘇莫之外,還有數之不盡的武者從四面八方而來.

來到了武凌城,蘇莫才知道,原來這煉器大賽的聲勢可不小,已經鬧得沸沸揚揚,在東洲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而且,這所謂的煉器大賽,並不是天涯海閣臨時起意,而是數年一次的常態.

每隔幾年,天涯海閣便會舉行煉器大賽,搜羅動洲的一些高級煉器師加入天涯海閣.

每次到這個時候,都是東洲煉器界的盛會,整個東洲上百個域都有大量煉器師趕來武凌城.

無論是何人,無論屬于什麼勢力,只要是四級以上煉器師,都可以參加煉器大賽.

這些煉器師,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成為天涯海閣的榮譽煉器師.

天涯海閣,雖然只是商會實力,但是背景之大,實力之強,就算是東洲七大超級勢力,都不敢招惹.

天涯海閣的真正總部是在中洲,是僅次于天下九大勢力的超級勢力,存在了無數萬年,無論是底蘊還是實力,都不是東洲的一些大勢力可以比擬的.

只要能成為天涯海閣的榮譽煉器師,無論是身份地位,還是實質的好處,都是大到無法估量,這讓無數的煉器師瘋狂.

走在武凌城的街道上,蘇莫不時的便能看到一群群的煉器師走過.

這些煉器師的裝束與普通武者略有差異,他們的衣衫之上,多是有特殊的標記.

有的標記是刀劍等圖案,有的是熔爐標記,還有鐵錘標記等待,各種標記雜亂不堪.

但這些煉器師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面上帶著濃濃的傲意,仿佛高人一等一般.

煉器師的地位要比一般的武者高很多,既是實力的象征,也是身份的象征.

每一個勢力,煉器師都是必不可少的人物,比如說一個四級上品煉器師,遠比一名真罡境巔峰武者要重要的多.

但想要成為煉器師,卻是無比的困難,最重要的限制便是精神力,煉器師的唯一要求,也是最重要的要求,便是強大的精神力天賦.

這就限制了無數的人,精神力天賦能達到要求之人,可謂是萬中無一.

這更是讓煉器師這一職業,成為人中龍鳳.

而且,煉器師一般都是無比的富有,遠比一般的同階武者富有十倍,這也是很多人想成為煉器師的原因之一.

蘇莫卻是不以為然,若不是為了煉制夢寐以求的本命靈劍,以及賺取靈石,他才懶得成為煉器師.

在這個世界,還是實力最為重要,一切的一切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虛妄.

距煉器大賽還有一段時日,蘇莫准備找個客棧先住下來,其一可以在客棧中打聽一些關于煉器大賽的情況,其二可以趁著這段時間繼續磨練煉器之術.

不多時,蘇莫便找到了一家比較豪華的客棧.

這家客棧名為'火煉客棧’,占地方圓百余丈,規模倒是不小.

大步走進客棧,蘇莫發現客棧大堂中客人不少,而且居然清一色全部都是煉器師.

走進客棧中,不少煉器師的目光都向蘇莫看了過來,很多人眸中露出譏諷之色.

蘇莫不明所以,他也沒有理會,徑直的走到了客棧的前台.

"掌櫃,給我開一間上房."蘇莫對台前的掌櫃說道.

掌櫃是一名年過花甲的胖老者,大腹便便,臉上肥肉嘟囔在一起,讓人不忍直視.

聞言,掌櫃抬眼打量了蘇莫一番,搖頭道:"你走吧,我們這里不營業!"


"什麼?不營業?"

蘇莫聞言眉頭微皺,旋即掃視了一番大堂里的人,臉色沉了下來.

這大堂里這麼多客人,對方居然說不營業,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

"掌櫃,你們不營業的話,那這里怎麼還有這麼多客人?"蘇莫冷冷的問道.

掌櫃聞言嗤笑一聲,臉上的肥肉不停的抖動,冷笑道:"我們是火煉客棧,只對尊貴的煉器師開放,不對外營業."

蘇莫只是一名十八歲左右的小青年,掌櫃可不認為蘇莫是一名煉器師,而且蘇莫身上也沒有穿著帶煉器師標志的衣衫.

在武凌城,試問哪一個煉器師不穿著煉器師衣衫,不然的話怎麼能顯示身份!

"只對煉器師開放?"蘇莫不禁愕然,居然還有只對煉器師開放的客棧!

"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只有像我等這樣尊貴的煉器師,才能住在這里!"

"小子,趕緊滾吧!"

大堂中的不少客人出聲,很多人臉上都帶著玩味的笑容,甚至還有人直接讓蘇莫滾!

蘇莫臉色一寒,眸中閃過一道寒光,隨即猛然轉頭向大堂的窗口處看了過去.

蘇莫的目光,落在了一名紫衣青年的身上,此人年約二十六,七歲,國字臉,面容剛毅.

嗒!嗒!嗒!

蘇莫抬腳向此人走了過去,很快便來到了此人的面前,一臉冷漠的盯著對方.

"你要干什麼?"紫衣青年感受到蘇莫身上的寒意,心中一顫,忐忑的問道.

"剛才是你讓我滾?"蘇莫淡漠的開口,凌厲如刀的目光直刺對方的雙眼.

紫衣青年額頭上冒出了汗水,他只是真玄境二重修為,那里受的了蘇莫的氣機壓迫.

不過,想到自己乃是五級中品煉器師,身份尊貴無比,他很快便強制鎮定了下來.

"不錯,是我說的又怎樣?"

紫衣青年面上露出冷笑,戲謔道:"我的身份不是你能得罪起的,我勸你馬上給我道歉,或許我可以饒你……!"

紫衣青年正欲威脅蘇莫,但話未說完,一只大手如閃電般的探出,瞬間捏在了他的脖子上.

呃!呃!

紫衣青年剩下的話被噎進了腹中,喉嚨中發出呃呃的聲響.

整個客棧大堂中猛然一靜,所有人都是愕然的看著蘇莫.

此人居然如此暴力?

如此大膽?

敢對五級煉器師出手?

蘇莫捏著對方的喉嚨,直接將對方提了起來,猶如捏著一只小雞般,輕松無比.

"你要我給你道歉?"蘇莫面無表情,眸中露出一絲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