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回 意外中計
g,更新快,無彈窗,!

遠處看時,那小城只是一個毫不起眼黑點,到得近前才發現頗具規模,高高的城牆聳峙,城門之上一塊紅匾龍飛鳳舞的寫著三個字:"孤云城".

城門邊上左右各有一列衛兵守護,人高馬大,威武非凡,仔細看時臉上毛長鼻突,竟全是黑熊臉龐.不時有行人進出城門,卻不見衛兵盤問檢查,顯得寬松異常.

趙昀原本還以為自己和師兄要被衛兵阻攔,哪想衛兵只是斜眼瞪了一眼,並無其他表示.趙昀樂的輕松自在,大搖大擺的進入孤云城內.

此時天色正好,孤云城身為妖域,別有一番風味.賣香水的姑娘是兔精,豎著兩只大長耳朵;買蔬菜的大嬸是鳥妖,嘰嘰喳喳個不停.也有拖著條大尾巴的狐狸美少女,也有全然如人類,只是皮膚黝黑,眼瞳深綠,看不出是什麼種類的妖族,都在街道之上閑逛.熙熙攘攘,諸聲嘈雜,真是熱鬧非常.

趙昀感歎道:"我昔年發願要走遍大千世界,飽看異域風光,沒想到今日竟然實現.卻不知這些妖族,為何要以人形現世呢.我還以為妖族中全是駁那樣的獸形怪物呢."

多寶卻沒時間理會趙昀的自言自語,他早聽師父說過世俗界的熱鬧,可一直呆在火浣堂,從沒機會見識人間繁華.這街道上游人如織,各種新奇事物琳琅滿目,自讓他雀躍歡呼,東撿一個面具帶帶,西拿一個風車轉轉,東奔西跑,竟如孩童一般.

師兄到處亂跑,差點都要走散了.趙昀又是好笑又是好氣,只能緊緊跟隨,害得自己沒什麼機會駐足觀賞,細看妖界的奇異特產.

十字街道甚是寬廣,東北西北都是店鋪與攤位.玩了大半個時辰,多寶興頭也乏了,肚子也餓了,吵著要吃好東西.趙昀從君子囊中掏出那夜明珠,心想:"有這一顆珠子,在妖界吃一頓飯總是夠的.只是不知道妖族吃的都是什麼食物."便帶著多寶進了東街口最大的一家酒樓.

這酒樓高高斜出一只酒旗,寫著"桃花酒樓"四個大字,字跡俊秀細婉,似是女子筆跡.趙昀兩人剛一進門,就覺酒香四溢,菜香撲鼻,勾引的饞蟲大動,挑了個靠窗位置坐下,呼喊道:"小二,上菜來."

小二並沒有隨叫而到,趙昀等來的卻是一位半老徐娘.她款款來到座位旁,福了一福,嬌笑道:"呦,好位俊俏的郎君兒!今日小店何其有幸,竟得佳客垂顧.奴家芳娘,忝為酒樓掌櫃,自當盡地主之誼,好生款待.只是這大堂嘈雜不堪,不是說話所在.煩請郎君舉步,移坐湘竹雅閣,細品桃花美酒,郎君以為如何?"

這芳娘紅唇朱衣,神態嬌媚,風致甚是動人.桃花酒樓以桃花酒聞名左近,但這"桃花"兩字更暗指這老板娘豔如桃花,酒美人更美,引得顧客流連忘返,為求一親芳澤而一擲千金者多如過江之鯽.

周邊酒客望見芳娘纖腰款擺,朝自己座位而來,眼睛無不瞪直,都幻想著芳娘能夠垂青于己.沒想到芳娘卻錯身而過,竟與那毛頭小子柔聲細語,還要邀請那小子去雅閣獨品美酒,無不氣炸了肚皮,惡狠狠的盯著趙昀,無形殺氣已在想象中把趙昀殺了千遍萬遍.

許多人都恨恨想道:"表子愛金,熟女愛俏,果然不假.我百般討好,花費千金都不能讓芳娘為我一笑,這小子不過長得俊些,就使得芳娘村心欲動,也不裝矜持聖女了.瑪德,老子看上的女人也敢摻和!定要好好看住這小子,等他出了酒樓狠狠教訓一番,讓他知道馬王爺長幾只眼."

也有人腦袋活絡,知道芳娘能經營起如此規模巨大的酒樓,除背後有人支持之外,手段眼光也自然不差,這超帥小子能得芳娘眷顧,自然有其不為人知的原因,故此按捺不動,且看個熱鬧.

趙昀見酒樓老板娘不期而至,還盛情邀約,不禁微感錯愕,不知這美麗老板娘哪根筋搭錯了.他初入妖界,在孤云城中舉目無親,也自與人無礙,倒不怕這芳娘故意針對,對他不利.再者說他已學會青蓮八劍,自信爆棚,天下之大,盡可仗劍縱橫,縱然龍潭虎穴也敢闖上一闖.老板娘這一番作態,反而激起了他的好奇之心,當即應諾道:"如此,便有勞掌櫃的了."

芳娘見趙昀答應,美目中閃過異樣神采,嬌笑道:"郎君,且隨我來."纖腰如弱柳扶風,把一個圓潤屁股舞的婀娜多姿,惹得酒客唾沫吞咽的咕嚕聲一片.

趙昀一把扯出滿臉不情願牢牢黏住座位的多寶,隨著芳娘走過一個個酒客們的殺人目光,一邊道:"師兄,你別急,馬上就能開吃了."

雅閣小門開時,濃郁酒香如同苦挨下課的學童,一股腦的蜂擁而出.多寶不待芳娘說話,一把抓起桌上的粉紅小壺,滿口就往口中倒去,壺中霎時滴酒不剩.紅暈直沖多寶臉龐,嗆的他咿唔直呼:"痛快,好喝好喝."

趙昀忍俊不禁,瞧著桌上精致美觀的菜蔬,似乎與人界別無二致,都是些牛肉,羊肉,兔肉,魚蟹一類吃食,頗是驚訝:"怎麼妖界吃的也是這些牲畜水產之類?我還真怕他們是吃人肉呢."又不想在芳娘面前露怯,只是忍住不問.

芳娘頻繁給趙昀斟酒,一個勁噓寒問暖,柔聲蜜語,直想把趙昀上至祖宗十八代下至身上的一根毛全問的清清楚楚.

趙昀不解這芳娘為何比老娘還要啰嗦,只是人家低聲下去倒不忍惡聲相向,隨便編了個名字故事敷衍過去,與多寶一樣只顧低頭悶吃.

多寶食量巨大,沒多久就把桌上弄的杯盤狼藉,菜碟兒都是底兒朝天.芳娘見狀,也不問趙昀是否有錢付賬,豪氣的自作主張,又叫人整治了一桌酒席送上來,讓多寶吃個盡興.

一頓飯吃了許久,沒發現芳娘任何疑點,趙昀也就完全放松下來.這桃花酒醇和濃烈,趙昀一時嘴滑就多喝了幾杯.雖然沒有醉意,尿意卻湧將上來,問清酒樓後院有一茅廁,便推開了門,徑直走入茅廁方便.

只見茅廁之內擺了一排尿桶,許是天氣初晴,白雪還未曾融化,尿桶之內滿滿當當的都是白雪覆蓋,還高出小半個桶去.

待到存貨放完,趙昀突覺眼前一花,似有人影閃過,急忙抬頭搜尋,茅房之上只有一個小孔,卻是寂寂無聲.趙昀急忙系上腰帶,出了茅房左右環顧,也是空無一人,只道自己酒醉之中看花了眼,也不在意,徑直回到湘竹雅閣.

多寶仍在喝酒吃菜,趙昀皺眉道:"師兄,這飯吃了好久了.我們該起身啦."從囊中摸出那顆夜明珠來,輕輕放在桌上,對芳娘道:"掌櫃的,這一顆明珠可付得酒飯錢?"

芳娘噗嗤一笑道:"郎君啊,你這麼心急,可是嫌棄芳娘招待不周嗎?你瞧你的同伴根本還沒吃飽呢,何必急著趕路?來來來,郎君你且再飲幾杯桃花美酒."

多寶只是一個勁的喝酒,叫也叫不動.趙昀心想師兄是第一次喝酒,難免貪杯,也不好太拂逆師兄,無奈的又坐了下來,接過芳娘親自斟的美人酒,一飲而盡.

三杯桃花酒下肚後,趙昀只覺眼前幻象叢生,意識也開始模糊,一種極度疲乏的感覺迅速擴散到身體四骸之中.趙昀深知自己酒量,這種情況也絕非是酒醉該有現象.他急忙呼喚道:"師兄,你感覺怎麼樣?沒事吧."

恍惚中只知多寶一聲不吭,呆坐著身體.緊接著"噗通"一聲,多寶的頭已然沉沉的埋在桌面上,竟是不省人事.

不好,這酒有問題!

趙昀這才意識到自己麻痹大意,已然中了這芳娘的詭計.他想要拔出威斗神劍,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全身氣力都被抽光一般,連身體也要支撐不住,軟軟的想要倒地.耳中聽著芳娘的嘻嘻嬌笑,頓覺慚愧難當,只怪自己未加留心,竟被這手無縛雞之力的蛇蠍美人設套陷害.

芳娘趁著趙昀尚未完全失去意識,伸手在趙昀臉上摸了一陣,嘖嘖贊歎道:"哇哦,真的好俊俏.僅僅是在一旁偷看,竟叫我不能自持.好郎君,你是這麼的俊美無雙,比之小姐也是不遑多讓,真真讓我心動呢."

趙昀又氣又急,酒中迷藥完全發作,登時昏迷不醒.

"嘻嘻,這次不是銀樣臘槍頭了,小姐總該滿意啦."芳娘瞧著劍眉緊蹙的玉面郎君,只覺心上有萬蟲舔咬,久久不能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