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回 托體山阿
g,更新快,無彈窗,!

精妙絕倫的劍意在趙昀的識海中不斷激蕩,讓初入劍道的他更真切的認識到青蓮劍法的神妙之處,真可謂是鄉下人進城,大開眼界,歎為觀止.他靜坐草地之上,閉目養心,極力在識海中捕捉一段段劍意,流連往返,渾忘了身外天地.

趙昀驚喜的發現,師祖的劍意已完全融合進自己的神識中,就好像這套青蓮劍法完全是自己苦練數十載得來的一樣.他不但把一二兩招的精髓體悟的更深,而且師父未曾教過的三到八招也一下子變得爛熟于心.甚至第九招"我醉欲眠卿且去"雖然因為師祖本身未曾練成,暫時施展不出來,但是招式走向與諸般變化全都一清二楚,只要時機成熟,也不是沒有可能一窺劍道極致.

等趙昀再度睜眼的時候,已然過去一天一夜,只是這山谷乃結界中幻象,不分晝夜,仍是一片晴空萬里.不見師兄在旁,趙昀頗感驚訝,掃視一周卻見多寶正掛在樹梢上蕩秋千,不由噗嗤一笑:"師兄,快下來."

多寶初時見趙昀只是一個勁的枯坐,真覺莫名其妙,幾次焦躁難耐,抓耳撓腮得要去搖晃趙昀,卻被駁一把丟開,命令他不得打擾趙昀修行,讓他一邊玩去.

多寶也看出這怪獸對師弟並無惡意,倒也放下心事,爬樹頂抓蝴蝶,吃野果,一個人玩的不亦樂乎.這時聽到師弟叫喚,也不晃蕩自己的大粗腿了,手上胡亂抓了兩把野果,縱身躍到地上,一溜煙小跑到趙昀身邊,猴子獻寶似的捧上火紅的果子,咿唔道:"師弟,餓了沒有,快吃快吃."

趙昀接過野果咬了一口,疑惑道:"那個駁呢?怎的不見它蹤跡?"

話聲未畢,駁已踏波而出,渾身無一絲水跡,高聲道:"你已吸納好劍意了嗎?事不宜遲,這便跟我來吧,我也好了卻一樁心事."

多寶疑惑不解,問趙昀道:"跟它去哪里啊?"

趙昀輕笑道:"師兄,我們有機會離開這個禁地了.只不過走之前,我們還有一件事做."抬頭對飄在湖心水面上的駁道:"前輩,請稍等一下,我還要挖個坑,先讓師父入土為安."

多寶一拍腦袋,怪自己癡呆健忘,竟然一直讓師父的遺體獨自靠在樹下.師父說過的,人死後一定要埋在地下的.一經趙昀提醒,多寶才醒悟過來,急急的跑到湖對岸,挑了塊土壤肥沃的寶地,直接用手挖起坑來.

趙昀將師父的遺體恭恭敬敬的放入坑中,小心翼翼的將泥土埋上,堆成了一個圓形矮墳.趙昀又抽了條寬闊的樹枝,咬破自己的左手食指,直接用血在正中寫了"恩師王朗之墓",又在枝條邊緣寫了"不肖徒兒多寶,趙昀立"等幾個較小的血字,插在了墳墓之上.

多寶與趙昀並排跪在一起,"撲通撲通",畢恭畢敬的連磕了九個響頭.想到師恩如山,再也無以報答,此時卻不得不將師父遺體安放在孤零零的結界中,更是心中不安,稟告道:"師父,我與師兄要先出結界,暫時離你而去了.等江湖事了,我和師兄再回來陪你."

幼鳥嘰喳歡鳴,趙昀心中卻又突然想起自己身中牽機奇毒,雖然很久都不再發作,但估計都是"若木丹"的功勞.等三年時間一過,自己便要毒發身亡,重擔沉沉,時間匆匆,只怕完不成師祖的囑托,也沒有什麼機會再來看望師父了,更覺傷感,叩拜完畢也不肯起身,只是呆呆的跪著.

駁冷冷的看著趙昀與多寶忙前忙後,也不介意他倆在自己的勢力范圍內平空搞出一座土墳,只是想起紫慧消失時的灑然神情,活了幾千年早已看破世情的心居然也有一絲惘然:"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老兄弟,但願你的選擇沒有做錯."神色一振,複又擺出威嚴面孔,對著趙昀喊道:"埋也埋了,拜也拜了,可以動身了!本尊還要回洞府中修煉,可沒那麼多時間陪你們胡鬧荒廢."

趙昀與多寶戀戀不舍的站起身子,好不容易走到岸邊,又忍不住回望那座青草離離中陽光半灑的土墳.感受到駁的神情越發不耐,終究是硬起了心腸,決絕道:"師兄,我們走吧."縱身一躍,跳入了水中.眼見師弟帶頭,多寶毫不猶豫,也跟著跳了下去.

水溫冰涼,愈往下沉便愈覺寒意徹骨.趙昀雖不會水遁之法,但屏息靜氣,猶能保持耳聰目明,一路往潭底潛去倒也無礙.大約潛行一盞茶時間,趙昀與多寶跟著駁來到了水中一處洞穴外.

駁虎爪指著洞穴道:"諾,這便是'妖靈結界’了.出了這道結界,便是妖界地盤.我已完成了紫慧的遺願,這便去了,你們好自為之吧."更不等趙昀說話,"唰"的一聲消失不見.

趙昀對這只神通廣大的駁一直說不出是什麼感覺,但它既然能與師祖交心而成為朋友,又帶他和師兄找到"妖靈結界",大概也算是性情中妖吧,朝駁消失的方位鞠了一躬,默默道:"前輩,我們有緣再會."一拉多寶衣袖,阻止了師兄的貿然前進:"師兄,你莫急.我新學了八招青蓮劍法,還沒有機會施展過.就讓我來開路吧."說著,舉步便踏入洞穴之中.

這洞穴中也是一條狹長通道,只是一路走過並無別樣危險,連水珠都沒有一滴,顯然是有術法隔絕了洞外湖水灌入.

趙昀順著通道小心前進,到了盡頭才發現也有一道石門阻隔,只是這石門卻是金光閃閃,如同鍍了一層金箔.仔細看時,原來是石門之上,一道道黃金水流上下往複的流動,富貴寶氣十足.

這應該便是妖靈結界了!趙昀手握威斗神劍,暗運碧火真氣,遵循著識海中劍意指引,神劍遙遙直遞,劍尖之上竟自生出五朵妖異青花,一朵接一朵的飛向石門.

經過一日一夜的修養,趙昀的體力已然再度生成,他的碧火真氣亦在領會劍意時悄然回複至八成水平.這一招"吳宮花草埋幽徑",是李青蓮游覽金陵鳳凰台時,看遍地繁華都盡成荒草,高樓大閣都傾覆成傷,一時感觸而創.看似平淡無奇,只是于劍尖挽起花草數枚,卻飽含著滄海桑田,世事皆空之意,專能揭示幻境結界的破綻.

"世事皆空,千古風流人物都已不在.結界再牢固不破,也只是虛影假門,空留何益?破!"趙昀一聲大咄之後,原本落在最後的第五朵青花攜帶著碧火真氣的強大力量,猛然提速,竟然撞上第四朵青花,兩花合二為一,眨眼之間又再度追上第三朵青花,與第三朵青花融合後再度提速.終于五朵青花全部融合為一朵,大小卻不曾改變,仍是碗口大小,徑直沒入了石門的黃金水流之中.

多寶好奇的瞧著青花不聲不響的飛入結界,咿唔道:"師弟,怎麼好像一點沒有反應也沒有啊,結界還是完好無損呢."

趙昀搖了搖頭,似乎仍沉浸在無邊劍意中,只是吟唱道:"繁華事散逐香塵,流水無情草自春."斗富的石崇已然成了笑談,晉代的衣冠都成了土丘墳墓,這小小的一個結界又怎能逃的過劍意的浩蕩牢籠?

吟詩方歇,只聽的"撕拉"一聲,結界上金光劇烈抖動,似在痛苦掙紮.激流無聲,重劍無鋒,最可怕的力量已在無形無聲中悄然而至.

"開了,開了!"看著結界上豁然中空,金色水流消散無蹤,多寶興奮的咿唔叫喊.

趙昀輕輕一笑:"我們走吧."心頭卻還沉浸在人世無常的荒誕之中,居然還逃不出劍意的糾纏,暗想道:"這劍意畢竟不是我自己錘煉而得,剛剛這一招,不是我控制劍,而是劍控制我了.難怪師祖要特意提醒,劍意傳承只是速成之法,叫我要好好感悟自己的劍意.若能真正修煉出自己的劍意,真不知這青蓮劍法該多麼強大."一邊思索著,一邊舉步邁出了石門.

剛出得結界,趙昀就覺陣陣寒風襲來,眼中所見全是白茫茫一片,各處皆被大雪覆蓋.仔細打量四周,發現自己乃是身處一片戈壁灘中,腳下有一個大洞,深不見底,想必便是妖界這邊的結界入口.

只是左近並無一個人影,連活物都沒有發現一只,死一般的寂靜.趙昀啞然失笑道:"怎的結界這頭是這般模樣?似乎也並無妖族防守結界入口,難道他們不怕仙林入侵嗎?"

多寶嘟囔著嘴,咿唔道:"鳥不拉屎的地方,毛都看不到一只,也沒什麼好守的.早知道我就多摘些果子了."

趙昀躍到一塊較高的砂岩上,極目遠眺,但見千里冰封,一望無際,遠近都是銀裝素裹,只有數百里外的雪峰之下隱約有黑色炊煙升起,不由歎道:"好一派妖界風光!還好現在沒有下雪,不然行走更加不便.師兄,我瞧見那邊似乎有座城池,我們且過去看看.師祖只說從妖界可以回轉仙林,卻又沒說清怎麼回去,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兩人腳步飛快,匆忙的腳印在覆蓋皚皚白雪的沙漠地上不斷延伸,向著那一座沙漠小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