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回 劍眉驚亂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雖然拜在凌夜來門下,但畢竟時間不久,又忙于修煉青蓮劍法,對仙林源流掌故不甚清晰,今日聽紫慧一番解釋,這個修真世界才在他的心里變得立體起來.只是心里的疑惑依舊未解,"斷妖禁域"如此恐怖,師祖為何會出現並滯留在"斷妖禁域"中呢,好奇的問道:"我是陰差陽錯才進入禁域,師祖你又為何會在此地呢?"

紫慧歎了口氣:"這一切說起來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從那次十大門派聯合誅殺皇極天後,我就一直對洛晨這個名字念念不忘,只是多年查訪也毫無所得,時間一久也就不了了之.

但我和紫微的感情在這段時間里卻又更加疏離,哎,皇極天的那番話還是在我們兄弟間打開了一道若有若無的裂痕.加上那幾年紫微在仙林中的名聲越來越亮,在凌云觀中的威權也越來越重,行事逐漸一意孤行.

他幾次要大開門禁,不問弟子品行道德都能收為門下,以壯大凌云觀聲勢.我卻不願門派千年清名毀于一旦,與他很是吵了幾架.

再之後我索性閉門不出,整日只是教授夜兒劍法,除了真要商議門派大事,去紫微的觀云閣次數那是屈指可數.

那是五年前的一個夜晚,我獨自坐在君子居的亭中飲酒賞月,見月色清朗可愛,不知不覺就多喝了幾瓶.忍不住就想起少年時候,與紫微把袂聯風,月下比試,醉後同眠的情景,又想到師兄弟已經許久沒好好的在一起看過月色了,心頭一陣觸動.不管如何意見分歧,紫微終究是我的師弟,沖動之下,便拿了壇酒,徑直前去尋找紫微,想要和他痛痛快快的喝一次.

到了觀云閣,才驚訝的發現紫微竟在房前布置了個"清微結界".這清微結界是凌云一派最高等級的結界,兼具示警和禦敵功能,布置起來需耗費大量修為,是以一般都是在外派進攻時才會開啟.我好奇心大起,不知道紫微在搞什麼秘密名堂,又兼酒醉之中,頑心發作,就偷偷使了招'吳宮花草埋幽境’."

趙昀驚呼道:"這招青蓮劍法我知道,師父說過練到極處能破一切幻境結界."

紫微點了點頭,繼續道:"不錯,當時我修為還在紫微之上,'吳宮花草埋幽境’又專破幻境,所以我輕輕巧巧的將清微結界破開一道口子,也沒有驚動到紫微.我躡手躡腳的走到窗前,卻聽到屋中有個微不可聞的沙啞語聲在說話,說的是'洛晨啊,我們助你完成了心願,所以你就忘記自己的承諾了.更何況,這個計劃,不止是妖界得了好處,對你來說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我一聽到洛晨這個名字,酒意去了大半,登時凝神細聽,屋內卻是一片寂然,顯然是屋內之人還怕不夠保險,使用了傳音入密的神通.我追查洛晨多年,這時卻得來全不費工夫,終于有了一點線索,輕易怎肯干休.又怕貿然進去打草驚蛇,就運轉天宗心法,想要使用個'心眼神通’以便窺視屋內情形.

哎,我也是考慮不周,我與紫微同是天元宗門下,彼此真氣又熟悉至極,我這般使用天宗心法,真氣波動,他豈有不知之理?正在我密目凝神,眼觀鼻口觀心之際,警兆突起,一只十丈長的大手狠抓過來,那正是紫微的'大自在化身’神通.我急忙躲避他這一招抓取心肝的辣手,心中震驚真是難以形容.

我雖然對紫微已有所懷疑,卻從沒想過他居然會不發一言就辣手盡出,若非我反應及時,就要給他一招殺死.呵,我當時心中悲憤難平,對紫微不念舊情的殺招心痛莫名,只是一個勁的想,我與紫微那麼多年的情誼,他居然能說放就放.那一刻,明月正好,我喝下的幾壇酒全變成了穿腸毒藥,只把我的心燒的寸寸成灰.我痛聲的問了一句:'師弟?’

紫微的哈哈大笑聲從窗內一直響到了窗內,他終于出現在我的面前,一臉的狠厲之色:'我的好師兄,好久沒來觀云閣了,我這個做師弟的想念的很呢.既然師兄攜酒而來,不妨長眠于此,你我日日相見,也算是信守了兄弟之義.’我的心更是如墜冰窟,右手緊緊的握住了凌云劍,肅聲問道:'師弟,你到底與誰密會?還有,洛晨到底是誰?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突然一陣陰測測的聲音響起:'你想找的人是我?今日有幸,領教凌云觀最強劍術.’一個黑影陡然出現,罩著一件黑色斗篷,面上帶著一個獨狼青銅面具,月色下真是詭異十分.我還未及細看,那人兩只眼睛各射出一道白線,就好像蜘蛛吐絲一般,左右齊飛,竟是直接偷襲于我.

那白線速度極快,角度極度刁鑽,我舉劍格擋,每每劍氣要將白線斬斷之時,那白線卻如有靈性,騰挪閃避,滑溜異常.我心頭凜然,知道這個黑斗篷神秘人乃是生平未見的勁敵,瞧他氣定神閑的樣子竟似未用全力,只能全心禦敵,沒法分神逼問紫微.

紫微卻哈哈大笑道:'師兄忒也多事.據我所知,那皇極天與師兄並無親密交集,卻不知師兄為何要死纏爛打,各處打探洛晨消息?也不嫌累,好好呆在君子居教夜兒劍法不好嗎!原本呢,我顧念我們多年感情,也就聽你任你胡鬧了,反正你也沒有神探狄仁傑的水平,查不出什麼來.可惜啊可惜,今夜月明風清,師兄你不好好對月獨酌,卻來觀云閣大煞風景.我縱然不忍心,也只好說句對不住了.’說罷竟然祭出'大自在化身’的千手千腳,配合那兩道白線對我夾攻.

高手相爭,本在一線之間.對付那個神秘人我就已然吃力,再加上一個功力只略遜我一籌的紫微,我根本沒有一拼之力.沒走幾招,我就被神秘人的白線擊中胸口,全身動彈不得.哼,紫微還嫌我死的不透,又用'修羅指’把我的身體弄出千瘡百孔,確認我死的不能再死了,才肯罷休."

趙昀只覺不寒而栗,恨聲道:"這紫微好狠的心!簡直是狼心狗肺,忘恩負義."是什麼讓紫微如此瘋狂,完全不顧與師祖間的情分,必欲除之而後快呢?那個神秘人又是什麼身份呢?師祖既然已經死了,又怎麼能在他面前重述當年隱秘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就算情誼再好,時間久了,也就會淡然的.可憐我紫慧枉稱灑脫,卻是最看不破紅塵.紫微心如鐵石,參透太上忘情,這許多年過去,他的功力肯定又十分精進了."

趙昀卻突然想到了章淼,心想:"師祖的話也未必是全對.我與淼姐姐已經快一年多沒見了,可是我卻沒有一時一刻不想她."

紫微不管趙昀對章淼的思念,只是繼續說道:"等我繼續醒來,呵,也不能說醒來,因為我早已死去.應該說是我神識恢複時,卻發現自己已然身處駁的識海之中.駁乃上古神獸,通靈異常,只因欠下凌云觀祖師爺一個人情,便立下千年承諾,幫助吞噬妖界的細作探子.據它的神識所言,一個渾身散發太古妖王氣息的黑衣人裹挾著我的尸體進入'斷妖禁域’,它震懾于妖王的威壓,竟是不敢現身,直到那黑衣人消失它才敢上前,一口吞掉我的身體.我的內丹修煉多年,附上一縷神識不滅,也因此駁認出我是凌云觀後人,特許我的神識呆在他識海角落中."

趙昀奇道:"這駁不是答應鎮守禁地,怎麼卻那麼膽小,不敢去攔住神秘人呢?"

紫慧猛然高聲道:"可笑!我與任凌云早有約定,不必做我能力范圍之事.若然妖界大軍來犯,我還上去送死不成?別忘了,我可是妖族,而不是你們人類!"

趙昀不禁一愣,只覺紫慧說的也是有理,只是這言語不像是師祖口氣,竟像是駁親口說道一般.

紫慧輕笑道:"不錯,剛剛便是駁本體開口說話.既為通靈神獸,口吐人言本就輕而易舉,只不過我們祖孫之間說話,它不屑于插嘴罷了.據它所言,那神秘人是在碧波寒潭底的'妖靈結界’消失的,顯然是妖界一員大將.是以我推測紫微與妖界勾結,那洛晨應該就是紫微的化名!呵呵,紫微必是因為我發現他與妖界之人密謀,于是便當機立斷,痛下殺手.這斷妖禁域前有'金光橋’阻隔,輕易不會有人亂入禁域,是以紫微也就放心讓神秘人將我的尸體帶入禁地,也不虞有人發現."

趙昀皺著眉頭,道:"可是我見他對師父寵愛有加,似乎並沒有絲毫芥蒂.他這麼心狠手辣,卻為何會放過師父?師祖與他幾十年的感情,都被他無恥暗算,我只怕他一旦狠心起來,師父的處境便大大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