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回 靈犀燃盡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聽的一頭霧水,師祖便是師祖,什麼叫"不是真的師祖",師祖又為何是般怪獸模樣,為何要呆在禁地數年?

趙昀仰著頭,如同一只悶葫蘆,塞滿了疑惑不解,只想快點知曉原因:"師祖,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還有,你可知道師父為了找你,幾年里踏遍千山萬水,奔波跋涉,真的很辛苦呢.師祖神通廣大,為什麼就是不肯去與師父相見一面呢?"

紫慧高揚著馬臉,直直的看著湛藍天空中那朵無憂飄蕩的白云,眼中已泛著水光,半晌才低頭對趙昀道:"夜兒這丫頭,驕傲任性,我不在身邊,也真是難為他了.徒孫,你是叫什麼名字,又怎麼會來到此地?至于我的身份,呵,都等了這麼多年了.今天終于等到你來了,說故事的時間總是有的."

當下趙昀從被宋浪云暗算開始說起,一直說到無可選擇逃到禁地之中,將事情經過原原本本的說與紫慧得知.也許是師父口中的師祖形象太過高大,自打得知紫慧的身份後,趙昀就完全放開了心扉,對師祖已然豪無保留的信任.說到師父王朗自刎身亡之時,趙昀仍覺胸臆間氣血翻騰,當真有百身難贖之感.

紫慧涵養頗好,趙昀講述之時他幾次目光閃動,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卻能忍住驚奇,沒有出聲打斷.

等趙昀講完了,才開口說道:"如此說來,昀兒你與我青蓮宗真是有緣.雖是初學不久,卻能秒殺刺客,重創宋浪云,絕殺紅云,夜兒得知,也必欣慰眼光無差.

這宋浪云我也見過幾面,只知他天資過人,待人誠懇,沒想到卻會好端端的要暗害于你.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紫微教的好徒孫!

哼,宋江父子也太過無法無天了,無非是仗著我那紫微師弟的蔭蔽罷了.看來我不消失之後,紫微師弟便無所顧忌,大展手腳,把千年凌云觀也弄成他一個人的翻云覆雨的工具了."

趙昀不明白師祖為什麼會突然提到紫微道長,似乎還有著很大意見.以他與紫微寥寥幾面的相處來看,雖然不喜歡紫微莊嚴寶相的樣子,但要是說紫微心地邪惡,肆意妄為,他是不太能接受的.

記得在那次酒會中,自己和宋浪云起了沖突,紫微雖然是天元宗一脈出身,也並沒怎麼偏袒宋浪云,而是一團和氣,不偏不倚,迅速制止了糾紛.

更何況,紫微把自己安排在了火浣堂,讓自己能有幸遇上師父和師兄,現在師父已逝,回憶倍覺美好,無形中更加深了對紫微的好感.

紫慧見趙昀不以為然的樣子,破鑼般的嗓子猛然發出一聲狂笑:"我這個師弟修養工夫若非到家,我又怎會拜他所賜,慘死于'斷妖禁域’中呢?"

慘死?趙昀這一驚非同小可,眼珠子都差點掉到地上:"師祖,你是說??????"

"不錯,我紫慧早已是一個死人了.五年之前,便已然連骨帶肉被吞到這守護神獸'駁’的肚中了!"

趙昀完全不能接受,他心目中縱橫無敵的師祖爺居然早已辭世,嘴巴張的許大:"怎??????怎麼會?師祖你不是好端端的站在這里?"

連傻站一旁許久的多寶也感覺到了絕大詭異,一個早已死去的人卻借著殺死他的神獸軀體在說話,實在是匪夷所思,這莫非就是師父故事里的那些冤鬼"魂靈奪舍",借尸還魂?

紫慧語聲沉重,語速卻並不急,緩緩說著自己的遭遇:"這一切要追溯到許多年前了.我本是孤兒一個,機緣巧合,有幸拜在師父天河真人門下.師父一共收有三個徒弟,紫英師兄先我入門十年,在我入門三年後師父又收了個關門弟子,那便是紫微了.

我與紫微年齡相仿,感情最好,雖然只是師兄弟,卻比親生兄弟感情還要深厚,遇到危險都是爭著挺身而出,生怕對方受傷."

趙昀聽到此處,忍不住朝多寶師兄望了一眼.多寶鬼碌碌的轉著黑亮有神的眼睛,也正好將目光投向趙昀.趙昀心中一陣暖流湧動,心想:"我和師兄的感情,也是如師祖兄弟間的情誼那樣,心甘情願為對方赴死."

紫慧繼續說道:"我們日常修煉之余,常常結伴同游名山大川,日子過得逍遙愜意.後來師父躲不過天劫,這凌云觀觀主的位置就空缺出來.紫英師兄生性淡泊,善窺天機,只說凌云觀難免一場浩劫,不肯接這燙手山芋,竟然飄然遠逝,不知所蹤.我又只知任俠狂放,對派務俗事不加留心,這觀主之位便理所當然的由紫微擔當.

自他當了觀主後,事務繁多,我們師兄弟的來往也漸漸的少了.我更加放浪形骸,遠游北海,探秘秦祖龍陵墓,也算自由自在."

趙昀靜靜聽著師祖訴說著陳年往事,只是猜不透紫微既與師祖情同手足,又為何會反目成仇,痛下殺手呢?

大約十八年前,紫慧正與"三絕書生"丁峰在天香樓上賭賽喝酒,卻從旁邊酒客口中一個駭人聽聞的消息,妖界四大統領居然摒棄前嫌,一齊聯手,妄圖消滅人類修真十大門派.

紫慧急忙打聽消息,細查之下發現這一傳聞並非空穴來風,妖族出兵已然板上釘釘.最讓紫慧驚怖的是,世代鎮守南海抵禦妖族入侵,號稱"南天柱石"的"夜帝"皇極天暗中勾結妖族,開門揖盜,將仙林底細悉數透露.

各大門派已然鬧的沸沸揚揚,派出精英組成"鋤奸團",想要合力誅殺皇極天,正在前往南海路上.

紫慧與皇極天雖只有數面之緣,卻是意氣相投,深知此人忠心耿耿,碧血丹心,天地可鑒,此番突然反叛仙林,怕是有什麼隱情.

紫慧是古道熱腸,不知道此事還好,知道了不弄清楚緣由便不肯罷休.何況凌云觀為十大門派之首,妖族入侵,茲事體大,關乎門派榮辱,紫慧也必須要將事情弄個水落石出.

等紫慧風塵仆仆,快馬加鞭的趕到南海夜帝宮,已然是晚了一步.南海深處已然浮尸遍地,血流漂杵,各大門派正在不由分說的誅殺夜帝宮人.

紫慧縱有鋼鐵般的心志,聽到慘叫痛呼也是不忍,只是情勢如此,他劍術再精也只是一個人,根本阻止不了諸門派想要借助屠殺弱小來發泄妖族即將入侵的瘋狂恐懼.

各處不見十大門派首腦人物,紫慧便詢問了個凌云觀門人,才知道皇極天功力通天,竟被他逃出重圍,凌云觀主紫微正與其他門派高手不懈追殺重傷在身的皇極天呢.

也許是老天捉弄,追的早不如追的巧,延誤許久的紫慧竟與皇極天不期而遇.

皇極天渾身浴血,重傷不起,猶有豪情如龍,見到長劍傲然的紫慧並無一絲驚恐,只是道:"本尊能死在你手里,倒是快事一件,老天也是有趣,哈哈."

紫慧滿是不解,敬他皇極天是條漢子,沒有拔出凌云劍,只問了一句:"兄本忠義,奈何從賊?"

皇極天咳了幾口鮮血:"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無非是貪圖夜帝宮的'先天不老功’罷了,越是竊國大盜,越說的理直氣壯,本尊早就知道了."

紫慧滿心疑惑,還待再問,一陣雜亂腳步飛快而來,正是紫微及十大門派的高手追蹤而至.紫微哈哈笑道:"師兄,沒想到你的動作這麼快,竟是第一個抓住這仙林叛徒."

皇極天的瞳孔猛然睜大,眼神中似有憤恨又似有明悟,瘋狂大笑道:"哈哈哈,吹斷春風枉斷腸,洛晨啊洛晨,縱然你機關算盡,也早已輸的一敗塗地.老子沒有白活,哈哈哈."

說罷也不等眾人動手,登時氣絕而亡,竟是瘋狂大笑而死.

紫慧隱隱覺得哪里有些不對,這皇極天臨死前的那一番話顯然是對著師弟紫微講的.可皇極天說的話簡直莫名其妙,師弟本名並不叫洛晨,仙林中也並沒有叫洛晨的名人,他這幾句話到底意有何指呢?

趙昀也不禁迷糊了,忍不住打斷紫慧的沉湎往事:"師祖,你講這個故事到底有什麼含義呢?這皇極天的死難道和你被害有什麼關系嗎?"

紫慧碩大的馬頭點了點,語聲中也全是沉重:"不錯,不但有關系,而且是最重要的關系.所有的一切,都和這個洛晨有關!"

"這洛晨到底是誰?"

"洛晨做了什麼事,到底是怎麼和皇極天糾纏不清的,我到死之前也不知道.但是我有九成的把握推測,這洛晨,呵呵,便是我那紫微師弟!洛晨不過是個化名罷了."

堂堂凌云觀主為何好端端的要隱藏十大門派盟主的身份,卻用一個默默無聞的化名呢?這其中真有莫大的陰謀嗎?趙昀的興趣完全被挑起來了,他迫切的想知道這被塵封的過往.

紫慧卻沒有繼續講述他追蹤洛晨身份的過程,反而是問了聚精會神等待答案的趙昀一個問題:"昀兒,你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你又是否知道你那啞巴師兄乃是一頭絕代凶獸,假以時日,圓滿完成進化的話,我這頭禁域守護神獸'駁’也只能退避三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