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回 滿腹疑竇
g,更新快,無彈窗,!

多寶的力量雖在快速衰減,但他的拳頭依然又快又狠.眼看拳頭就要擊中那只怪獸,那怪獸輕蔑的回頭,左眼中一道激光突射而出,與多寶拳風正面相撞.

多寶急速向下的身體遽然刹住,如同觸及彈床般猛的彈起,又像一枚斷了拉線的風箏,狠狠的摔在了草地之上,把那地面都砸開了一個大洞.多寶肩骨直接蹦斷,悶哼一聲,大口鮮血從口中湧出.

怪獸複轉過頭,老鷹拎小雞般將趙昀提到嘴邊,血盆大口中落下涎液幾滴,鋒利獠牙霍霍以待,顯然是要把趙昀當做開胃的點心了.

怪獸口腔中腥臭難聞,熏得趙昀心頭惡心莫名,知道難免一死,索性閉了雙目等待.被怪獸吃掉雖然窩囊,總還是比死在人面獸心,虛偽作態的天元宗諸人手里強,倒也沒有那麼多的不甘心,誰讓他技不如怪呢.

師兄生死未卜,師父尸骨暴露沒能安葬,還有毀家滅門的血海深仇,縱然不欲舍棄,也由不得他了.

怪獸正欲將趙昀丟入口中,忽然瞥見地上那把威斗神劍,驚訝的"咦"了一聲,輕輕的將趙昀拋在地上,龐大身軀飛至劍旁,左爪刷的抓住寶劍,細細端詳,口中喃喃道:"威斗啊威斗,老伙計,我們居然又見面了."

趙昀本以為要被塞進怪獸肚子,卻不知怪獸突然發了什麼神經,居然把他放在一邊,還撿起了威斗神劍.威斗神劍不斷散發著至陰寒氣,那怪獸卻絲毫不受影響,只是反複摩挲著劍身,如電雙目中竟有老友相見的激動.最神奇的是,這怪獸居然能口吐人言,還識得威斗神劍,真是大出趙昀意外.

趙昀還在滿腹猜疑,怪獸卻倏忽飛到趙昀身旁,雙目如電,直愣愣的盯著趙昀,從頭掃到腳,又從腳看到頭,竟比丈母娘看女婿還要熱切.趙昀雙手撐地,只覺心頭發毛,不知怪獸生出什麼怪異的想法,強自振作,喊道:"你看什麼看!小爺可不怕你."

怪獸咧嘴一笑,頭上獨角光芒大作,破鑼般的聲音卻讓趙昀目瞪口呆:"小徒孫,夜兒還好麼?"

趙昀眼中盡是不可置信,他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剛剛摔壞了,才產生了幻覺,遲疑著道:"你,你說什麼?"

怪獸又是一笑,雖然笑聲如同公鴨破嗓般難聽,卻顯而易見的毫無惡意,看向趙昀的眼神也變得異常的溫和慈祥:"我問你夜兒還好嗎?你不乖乖呆在你師父旁邊,跑到這'斷妖禁域’來干嘛?"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怪獸那張馬臉的神情大變,滿是驚慌失措,顫抖著問道:"怎麼,是不是夜兒出什麼事了?"

夜兒是哪個?當然是趙昀的師父凌夜來了.趙昀只是不明白這怪獸語氣之中全以師父的師父自居,還叫自己徒孫,可師父明明告訴過自己她的師父紫慧道人風度翩翩,哪會是這馬臉龍尾的怪獸呢?

怪獸見趙昀不言不語,更加惶急,急切道:"是不是紫微對夜兒也下毒手了?"

趙昀身體一震!這怪獸能說出凌云觀主紫微道人的名字,顯然與凌云觀關系匪淺,看那怪獸一臉緊張的樣子,竟然于心不忍,連差點成為怪物口中之食的怨恨都瞬間消失了:"我師父好好的,沒任何事.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知道我師父的名字?"

怪獸一聽凌夜來無恙,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又恢複成絕世神獸的云淡風輕:"我嘛,便是你的師祖紫慧!"

饒是心中早有准備,趙昀還是大大吃了一驚,什麼時候師祖變成了這無敵神通的怪獸,師父不是說師祖失蹤了好多年嗎?

"咿唔."怪獸正想說話,那邊廂多寶痛苦的呻吟著,艱難的站起了身子,正努力往這邊走來,縱然肩骨斷折,痛苦難忍,也要踐行著保護師弟的無言承諾.

趙昀急忙爬起,關切問道:"師兄,你怎麼樣,傷的重不重?"

自稱"紫慧"的怪獸眼中閃過奇色,虎爪一揮,遙擲一束紅光射入多寶體中:"怎麼回事?這黑小子是你的師兄?青蓮宗一脈單傳,夜兒怎麼會收兩個徒弟?嘿嘿,我先前竟看走了眼,還是只通臂妖猿,無怪乎能在我'紫雷神抓’逃生."

多寶被紅光砸中,腦中一陣眩暈,破口大罵道:"你這破馬??????"突覺體內暖洋洋的氣息湧動,肩骨竟然自動粘合對接,瞬間恢複如初,只覺神異莫名,竟是罵不下去.

趙昀還欲奔跑去看師兄傷勢,卻被紫慧擋住身形,只一伸抓,趙昀便一屁股跌到了草地上:"好啦.你不必過去了,我已然給他療過傷了.你師兄目前還是啞巴,還是你來說吧,怎麼會來到這'斷妖禁域’的?"

趙昀對這個紫慧的身份還是半信半疑,先不回答,反問紫慧道:"你說你是我師祖,有什麼憑證嗎?"

紫慧哈哈一笑,笑聲中既有贊許之意又有寵溺無限:"你這娃兒,偏有這許多疑心,也不知夜兒看上你哪點,竟會收你為徒,連威斗也傳給你了.我可是千叮嚀萬囑咐,威斗神劍不是凡物,一定要找一個資質特出的英才傳承青蓮劍法,沒想到夜兒卻把它給了你,還一下就收了兩個徒弟."

未等趙昀說話,紫慧接著道:"你腰間懸掛著的是君子囊吧,沒想到夜兒連它也傳給你啦."他忽然高喊了一聲"蓮性自潔",君子囊直接掙脫纏在趙昀腰帶上的細繩,欣喜的飛到紫慧身前,囊口大開,等待著主人的檢閱.

師父凌夜來說過,這君子囊只有青蓮一脈傳人默念"蓮性自潔"四字真訣方能開啟,外人根本不知開啟方法.趙昀這時萬分再無懷疑,慌忙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激動萬分,新潮翻湧,心悅誠服道:"師祖!"

凌夜來多次在趙昀面前提起師祖的光輝偉績和萬丈豪情,趙昀雖然與師祖素未謀面,卻早已佩服萬分,烙印鮮明,將師祖作為崇拜的偶像.今日在這禁地谷中,竟能與猝然相遇,真是萬分之喜.

縱然師祖根本不是想象中那樣風儀瀟灑,而是一只長著牛角馬身虎爪龍尾的怪獸,但僅憑師祖隨手表露,舉重若輕的莫大神通,就已然叫趙昀心悅誠服了.

趙昀磕完頭,猶在激動不已,卻見師祖眼中神色複雜莫名,只是呆望著君子囊.不由奇道:"師祖,你在看什麼?"

紫慧忽然長歎一聲:"好徒孫,雖然你是我的徒孫,但其實,我並不真是你的師祖."這一刻,凌夜來口中看破世情,凌云出塵的奇男子紫慧,語音之中竟充滿了悲傷不舍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