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回 石門電隔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轉身回頭,小心翼翼的躲過兩次旋風,邁步想走出石門,突然身體凝滯,竟是走不出去.石門看似中空,卻似乎有一層無形屏障覆蓋住了,居然牢固厚實,怎麼也鑽不進去.

趙昀不信這個邪,剛才可是能輕易鑽過這石門的,身體再度靠了上去,石門之中卻突然射出一團紫色電流,將他半個身體都麻痹成毫無知覺,方知這石門邪乎,對躍躍欲試的多寶道:"師兄,你小心些,這石門會亂放電流!"

多寶仍舊只用單手發力,拳風如龍,強勢擊中石門中央.石門毫無反應,就像沾滿了水珠的棉絮,輕輕巧巧就接住了多寶的進攻,將驚天力量盡數溶解殆盡.

既然石門中空,無處受力,那麼石門邊緣與洞壁相連,想必可以由此處打破桎梏.這一次,多寶可不敢托大了,將師父的遺體輕輕放在地上,雙手同時發力.兩道氣勁以一個半圓的軌跡飛行,在接近石門邊緣的地方彙聚成一股,砸向石門邊緣.

一聲猛烈的巨響過後,洞壁簌簌而動,無數肉眼可見的塵土紛紛揚揚的掉落.趙昀喜道:"這次應該是成了."

多寶搶先一步,躍向石門,猛然間身體一震,"咿嗚"痛苦的叫喚一聲,蹭蹭蹭連退了三步.趙昀慌忙上前扶住.

多寶蠻性發作,掙脫開趙昀手臂,"咿嗚"一聲,再次猛撲石門.石門之上紫色電光急速閃動,噼里啪啦的電流流竄到多寶身上,恍如群蛇亂舞,毒信吞吐間,多寶已然痛苦的倒在地上.

趙昀趕緊蹲下,去看師兄的傷勢,見他兩只手臂各有一大片皮肉已然焦灼,散發著粘糊的臭味.多寶咧著嘴,強自歡笑,示意身體無妨,所中不過是皮外之傷.

這石門與那"七步旋風"都是越變越強,一開始只是一縷閃電,現在卻變成一大片閃電了.趙昀再不敢妄動,進又不能,退又無路,陷入了兩難境地.他頗覺後悔,一時沖動進了這個所謂的禁地,卻害得師兄也要失陷于此.

一時間,狹長的洞中通道只剩下尷尬的寂靜.多寶休息了一會,"蹭"的站起身子,咿嗚道:"這里又沒有食物水源,我們呆在原地不動是不行的.趁現在還有氣力,還是往前走吧.這怪風,總比怪門好應付些."

趙昀點頭稱是,只怪自己不曾在君子囊中多備食物清水,如今囊中所藏只有練劍時吃剩下的幾塊干糧,根本不夠兩人吃一頓的.

當下依舊由趙昀爭先開路,多寶抱著師父緊隨其後.每走七步,怪異旋風不出所料的出來作祟.通道狹長幽深,不知通向何處,也不知還有多長,而"七步旋風"越來越變的放肆強大,幾乎要塞滿整個通道.

兩人不勝其擾,到後來根本無法躲開旋風強烈的吸力,整個人成了不能自主的浮萍,在漩渦中心來回翻轉.多寶緊緊抱著師父,即便被風刺陰刀也硬挨著,才保護了師父遺體不被強力勁風卷走.

旋風之中如有萬千妖魂痛苦的哀叫,淒慘莫名,讓趙昀兩人在應對旋風吸力之時還要分出心神抵抗,不一會心力俱疲.

趙昀過度使力,身體疲乏不堪,若非強力意志支撐,只怕早已倒下.眼看師兄又被卷進旋風之中,趙昀只有眼睜睜看著,心想:"趙昀啊趙昀,你害了師父還不夠,現在又要連累師兄了!"

又想道:"如果小黑小白能出來變成太極圖就好了,先前的太極圖能扛住宋浪云的猛烈進攻,也許也能擋住這怪異妖風.只可惜,這小黑小白來的莫名其妙,我都不知如何使喚他們.還有那塊石碑,也是威力強大,如果能再次現身就好了."

心念轉處,一黑一白兩道氣息"刷"的從他體內竄了出來,歡快的飛到通道頂部處,滴溜溜的轉動著,瞬間構成一個先天陰陽二氣太極寶圖.

趙昀呼呼道:"小黑小白,你們來的太及時了!"

太極圖散發著淡淡乳白色的光芒,似乎聽到了趙昀的祈求,飛至多寶頭上三尺,白光陣陣傾瀉下來,轉眼就消散了纏在多寶身上的旋風.

多寶咿唔道:"師弟,這是什麼好寶貝,太神奇了,一下子旋風就沒有了.而且心里面毛骨悚然的感覺也全部都沒有了."

趙昀正要說話,太極圖又在半空中轉了個圈,竟然變大一倍,柔和的光覆蓋住趙昀和多寶,隨著趙昀和多寶的舉步也跟著移動.

趙昀滿是驚喜:"小黑小白,真的太謝謝你們了."太極圖得意的轉了好幾圈,像一只采足了蜜的小蜜蜂般歡樂的跳著舞.

"這小黑小白怎麼平時都不出來,每次卻恰在關鍵時候及時出現呢?哦,對了,也許是我體內真氣耗費俱盡,空蕩蕩的沒有真氣,這陰陽二氣就感應到了我的召喚了吧.這麼說要想使用這太極圖,豈不是每次都要在我山窮水盡之時嗎?那不是空守寶山不能用嘛."

趙昀一邊思量一邊行走,太極寶圖不聲不響的跟隨著,像一位稱職的保鏢,把突如其來的七步旋風盡數格擋消融掉,原本危機四伏的通道瞬間變成了安全無憂的通途大道.

大約又走了一炷香時間,通道似乎已經到了盡頭.趙昀與多寶走將上前,才發現通道在牆壁深處有個轉彎,轉彎處還有道長滿青苔的石梯.他們便順著石梯往下走,一邊凝神防禦.光是石門和通道就如此恐怖,只怕石梯下面隱藏的是更大危機.

等趙昀從石梯走下來,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地形豁然開朗,光線忽然明亮,撲鼻而來的是鮮花的縷縷清香,入目所見的是滿地柔嫩綠茵,這哪是駭人至極的修羅葬場,簡直是人間福地洞天.

環顧四周,居然是一個幽靜的山谷.山谷正中是一個大湖,與禁地外的圓湖一般大小.湖水碧綠如美玉,光滑的讓人心里發癢.湖畔生長著諸多草木,高大蒼樸的古樹上掛滿著奇珍異果,水嫩飽滿,令人垂涎三尺.

多寶歡呼雀躍一聲,腳步登時加急,將師父輕倚樹下,三步並作兩步的爬上了樹,心急火燎的摘了個顏色火紅的不知名異果,擦也不擦就吞入口中.

趙昀也不知這果子是否有毒,卻根本來不及阻止,只得叫道:"師兄,小心些.這地方古里古怪,也不知這些是什麼果子."

多寶一口下肚,只覺果汁香甜,唇齒留香,竟是從未有過之美味,登時饞蟲再度發作,摘了一大把果子,狼吞虎咽起來.總算他還有點良心,知道樹下還有個肚中饑餓的師弟,隨手給那個笨師弟丟了幾個果子.

趙昀笑著接過,他早已環顧四周,發現這里確無危險氣息,懸著的心也慢慢放下來.太極圖感應不到任何危險,再度分為陰陽二氣,回轉趙昀體內.

這一夜接連發生諸多事情,情緒大起大落,一直未能稍作休息,沒想到竟在的妖風遍布的怪洞中擁有了難得的安甯放松.

照理說此刻仍是夜中,不該有如此明亮清新的天色,但洞中別有天地,或許日夜顛倒也是難說.趙昀不以為意,徑直走到湖邊,蹲下了身子,伸出左手往湖水中一探,但覺水溫冰如玉壺,微微生寒,甚是舒爽.

他便舀了一巴掌水喂入口中,只覺甘甜可口,五髒六腑都一陣舒暢,抬頭叫喚師兄道:"師兄,這水好喝的很.你快下來喝點."

便在此時,圓湖中央一陣水波抖動,水泡嘩啦啦的響動著,水紋一大圈一大圈的由里向外擴散.

趙昀眉頭一皺,立刻警覺起來,一股強大無匹的氣息讓他毫毛都豎了起來.多寶似乎也感覺到了天地天氣中的暴戾氣息,嘴中的果肉也停止了咀嚼,一雙眼直直的盯向水面.

"嘶吼!"一聲震天鼓聲開路,湖水斷流中分,湖面平空生成了兩面十丈高的水強,而在水牆當中,一匹形狀如馬的神秘異獸踏波而出,凌空在水面之上,雄渾無匹的力量無遮掩的傾瀉而出.這異獸身高九尺,渾身雪白,卻拖曳著一條漆黑的尾巴,額頭正中有一只尖角,鋒銳如匕首,森然發出幽光.

趙昀未及細看,這異獸二度嘶吼,身如殘影,腳踏飛云,已然猛撲過來.趙昀急切後退,這異獸身上強大威壓讓他只想暫避鋒芒,算是平生第一次還未交手就想放棄抵抗.

只不過這異獸卻不讓趙昀稱心如意,趙昀才退了兩步,異獸已然騰云駕霧,將威猛高大的影子牢牢籠罩住趙昀的身體.前爪只虛空一抓,猛虎巨爪泛著冷酷的白光,輕輕巧巧就把趙昀提到了半空中.

被鋒利的尖爪鎖住了腰身,絲毫不能動彈,就像一只弱小的螞蟻被命運扼住了咽喉,窒息般的痛楚讓趙昀清楚了自己的渺小.這一次,太極寶圖也不出來救命了,就像是也畏懼了這個異獸的絕世神通.

"我命休矣."異獸的另一只巨爪已然舉起,比寶刀還銳利的爪尖就要劃破趙昀咽喉.趙昀再一次面臨著死亡的威脅,居然沒有那麼多複雜感受了.一個人死一次很困難,但是多次面臨死亡,死這件事也變得稀松平常,死著死著也就習慣了.

多寶卻不肯讓師弟這般輕易死去,就算死也是他這個師兄先死.猿猴一般在古樹間縱躍,借助著樹枝的彈跳之力,多寶拳頭如風,身體如利箭,急速沖擊那異獸雪白的背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