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回 冒入禁地
g,更新快,無彈窗,!

多寶一拳擊出,磅礴大力足令風云變色,那座獨木小橋咯吱咯吱的響動著,包圍著小橋的金光一陣亂晃,散作千屢金絲,紛紛散為飛煙,恍如夕陽下的細柳流金,將湖上微瀾染得金波灩灩.不一會那小橋上便金光全無,還原成光禿禿一根平白無奇木頭.

趙昀微笑道:"師兄一拳就治的這橋服服帖帖的,真是厲害."

多寶搖了搖頭,他是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拳勁雖然還是虎虎生風,但是力度已然大減.若還保留與紅云戰斗時的巔峰力量,這座木橋該當完全破裂才是.

不敢多做停留,多寶與趙昀小小翼翼的走上木橋,這一次完全是暢通無阻,絲毫沒有異樣發生,便一起踏入那個山洞之中.

當兩人踏入山洞之後,那座獨木小橋忽然又一陣猛晃,消散的金光瞬間又回到原位,深夜中金光閃閃的耀眼莫名.

法元運行"元神搜索大法",精准定位,後發先至,竟較悟空等人先一步來到了那座金光閃閃的小橋前,只是晦明已然人影杳絕,元神波動再也感應不到.

推斷唯一可能,必是跨過"金光橋",進入"斷妖禁域",不由踟躕,不知追還是不追.不追的話,少宗主不幸死亡又加上紅云離奇被殺,宗主的怒火他萬萬承擔不起,若是追的話這里卻是宗主三令五申的禁地,聽聞洞里面藏有一只神獸,任憑大羅金仙進去也是尸骨無存.

少時,天元宗悟空,悟道等人都蜂擁而至,見法元金尊在橋前來回踱步,都是面面相覷.他們都非是新進菜鳥,有關這"斷妖禁域"的恐怖,早已有所耳聞.何況凌云觀向有嚴令,自立派之始便立下規矩,觀內幾次禁地嚴禁踏足,違者重罰.

"斷妖禁域"前的"金光橋"便是前輩特別加以設立,以防新弟子誤闖禁地的.他媽的,這晦明真夠牛逼的,哪里不好跑,竟敢跑到禁地里去,還連帶讓他們犯難.這泥馬的到底追還是不追呢?

"都散了,還嫌鬧的笑話不夠大嗎?"天元宗主宋江威嚴肅殺的聲音平空響起,眾人皆是心中一愣,抬眼看時,半空中懸浮著宗主那張鐵青的臉,俱是噤若寒蟬,不敢多言,各自悄聲退場.法元惴惴不安,猶如被烈火炙烤的鍋上螞蟻,頭上細汗密密滲出:"師尊,紅云師弟他?????"

半空中的宋江一擺手,臉色不住變換著青紅白三色,一張口便好像是三個人同時說話彙集而成:"你不必多言,紅云的事我已全知.哼,晦明這短命的小子竟能鬧出這麼大風雨,我竟也小看了他!"

法元心中凜然,知道宗主"身外化身"的功力又精進了一層,試探著問:"那晦明這小子,我們就不管不問了嗎?"

"晦明誤入'斷妖禁域’,必是有死無生,何況他本就中了'牽機’奇毒,活不了多久了.哼,只是這樣死法,真是便宜了他,難消我心頭之恨.法元,紅云已經不在,以後天元宗就要多多倚靠你了,你切莫辜負我的重望啊.這樣罷,此次就由你全權代表天元宗,負責與戒律院溝通.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辦的妥妥當當,不會再有紕漏的."

法元本以為等待自己的是劈頭蓋臉的苛責重罰,卻沒想到宗主非但沒絲毫責怪,反而勉勵有加,委以重任,心頭震動,慌忙跪倒磕頭:"多謝宗主栽培,法元一定盡心盡力,誓死為宗主和天元宗效力."

一邊暗想道:"無痕代掌天元宗門戶,大肆收買人心,又時時耀武揚威,不把我等瞧在眼里.哼,少宗主已經不在,天元宗姓什麼還難說呢,各人自憑本事吧."

趙昀和多寶一走入無名洞中,便感覺寒氣徹骨,陣陣陰風不斷嘶吼,彌漫在空氣中的全是濕冷氣息.饒是修煉過鍛體真氣,趙昀仍忍不住打個冷顫,驚呼道:"好冷."呼吸之間全是白氣,除了風擊洞壁的空曠幽怨,洞中沒有一點聲音,陰森森的全無生機.

回頭已是不能,趙昀只有硬著頭皮繼續行走.洞中一片黑暗,趙昀從君子囊中掏出一顆夜明珠來,那是凌夜來給他夜讀詩書用的,正好點亮這漆黑陰冷的世界.通道漸漸狹窄,依次轉過幾個斜彎,卻見一扇中空石門擋在了前頭.

石門左右似乎還有寫有字跡,趙昀捧著夜明珠,上下端詳,順口就讀了出來:"群魔束手."右邊卻寫著"百鬼辟易"四個字,忖道:"魔啊鬼啊,這地方忒也邪門,難怪陰風陣陣."

回頭對多寶道:"這許久都不聞眾人追擊喊聲,我們暫時是安全了.怕只怕他們守在門口,給我們來個甕中捉鱉,那就中了他們的詭計了.只不過這地方邪門的很,你聽這風聲怪叫,怕這所謂禁地真有些鬼名堂.師兄,你說我們是繼續前進,還是回頭出洞呢."

多寶咧嘴一笑,咿唔道:"師弟說怎樣就怎樣."

夜明珠柔軟沖和的淡淡熒光照映著王朗得償所願的遺容,雖然去了天國卻在無聲慰藉兩個徒弟.趙昀但覺心中一暖,毅然決定道:"那我們繼續前行吧.我倒要看看這是什麼可怕的鬼地方."

舉步踏入石門,趙昀猛覺一陣哆嗦,這刺骨寒意明顯倍增,且每走一步寒冷便加劇一分,這小小一扇石門便如隔斷了兩個世界.剛走七步,"呼啦啦"一團旋風朝著趙昀飛將過來,趙昀急忙左閃躲避,旋風便從額頭邊緣錯身而過,冷濕寒絕的氣息里仿佛有無數陰魂在苦痛的慘叫,久久不曾散去.

仿佛有一只只孤魂野鬼游魚般從身旁掠過,密道內的氣息瞬間變得詭異可怕起來,連多寶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行走之間也變得凝重許多,只不過無論多寶怎麼小心,也躲不過那平地出現的神秘旋風.當他行滿七步之時,一團旋風呼啦啦的卷了過來.

趙昀囑咐道:"師兄小心,這旋風好生奇怪.怎麼老有種心里發毛的感覺,這密道里到底有什麼鬼東西呢."又走七步,"呼啦啦"又有一團旋風襲來,而且較之先前的旋風范圍更加擴大,力道更為勁急,飛行角度更為刁鑽.

趙昀緩忙躲避,又是堪堪避過.雖然旋風沒有沾身,可他的心里卻一陣亂跳,擦身而過的這團旋風有種詛咒人心的邪惡力量,僅僅是呼嘯而過的寒氣就讓人夠嗆.偷眼去看多寶,也是狼狽不堪,同樣又遭遇到了冷酷旋風.

這地方有鬼!這旋風不知從何處生成,每走七步就會出現,而且顯然是因人而異,趙昀和多寶兩個人雖在附近,但碰到的旋風卻不同,這旋風竟是如有主見一般,懂得看人下菜譜,而且每多走七步,旋風都會變得更加厲害.

感受到妖異旋風背後的未知壓力,趙昀心中迷亂,再也不敢前行,急忙叫住師兄:"師兄止步,我們不要再往前了!這個洞太邪門了,我們還是回頭吧."

雖然回頭也沒有什麼好果子吃,甚至要直接面對天元宗諸人的無情追殺,但這一陣一陣的"七步旋風"實在太折磨人了.人最怕的並不是死亡本身,而是等待死亡時的恐懼.

以趙昀心志之堅,也忍不住心里發毛,他也承受不住這詭異的妖風煎熬了.

只不過,進這"斷妖禁域"容易,趙昀和多寶想要輕易退出,那可真是比登天還難.天大的機緣還在等著他們去發掘,這個仙林世界還在等著他們去天翻地覆的鬧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