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回 天外一劍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的傷勢在陰陽二氣的治療下有所好轉,但他的碧火真氣卻根本沒有機會好好休養回複,所以趙昀想拿起插在地上的威斗神劍都極是困難.

紅云只是隨手一丟威斗神劍,寶劍就插到泥土里極深,但趙昀要拿起來卻需要用無上毅力和決心.只不過,趙昀此刻所擁有的就是無窮盡的決心.

他的腦中一片空白,他只知道要拔劍.手已通紅,臉已發白,一次又一次,終于艱難的舉起了劍.在眾人詫異,輕蔑,驚呼的刹那,他已出招.

"真正的青蓮劍法是不需要配合內丹修為的,而僅僅以神識與劍意溝通,以劍意化出劍招,所以即使是一個毫無修為的凡人也能打敗金丹期高手."這是凌夜來反複教授給趙昀的青蓮劍道,可趙昀還不敢深信.

師父雖然學究天人,教的劍理也是金玉良言,可是趙昀自己的實際經驗卻讓他覺得沒有內丹修為,招式再精妙也是白搭.

就像他在凡界之時,空有一身武藝卻屢屢受挫.等他學會了碧火真氣,再配合青蓮劍法,連隱十三那樣的刺殺高手都喪命在他劍下.

在趙昀出招的那一刻,他終于明白師父講的話是多麼正確無偏,這世上真有一種劍道境界叫"不著外力,盡得風流".雖然體內真氣空空如也,但這一劍的威力連他自己都覺察到是不可思議的絕大恐怖.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恩師待我情.這一招是李白李青蓮的劍法,也是趙昀自己獨創的劍法.這一招並沒有劍光揮舞彙聚成圈的過程,並沒有墨守"潭水深千尺"的防禦態勢,而只一味向前,悍不畏死的直往無盡深淵而去.

李青蓮感慨汪倫送行的深情而創招,趙昀心痛王朗慘死的憤恨而變招,相隔千年的兩道劍意交相呼應,互相融合,演化為驚世駭俗的無上劍氣.

似乎感應到沛然大盛的劍意,威斗神劍第一次如此滿意:這主人好歹表現出了點不凡的氣概,總算還有點對得起秦祖龍的遺澤.

劍身微顫,蒼然吟動,將尊貴身份的矜持全拋諸腦後,第一次心甘情願的讓劍招牽引,以玉碎瓦全的姿態狂襲紅云後背.

紅云聽到師兄急促的呼喊,愕然回頭時,劍光一道已如狂雷驚閃,倏的刺入背後,直接貫穿身體.緊接著一個巨大的光幕完全籠罩住紅云的身影,強烈的光芒震的眾人都睜不開眼.

轟天巨響中,紅云的身體被炸裂成一團團肉醬,狂飛至四面八方,天空中猶如下了一場調料豐富的肉雨.

毫無防備,毫無設想,紅云的人生之路戛然而止,連只言片語都不曾漏出,空留下展翅高飛與無痕爭一日短長的宏圖大志.

這一劍渾然天成,妙到顛毫,乃是因緣際會之下的絕大殺招,即便凌夜來親臨其境,以全部功力施展"桃花潭水深千尺"也未必能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止了,整個世界死寂般沉浸在青蓮劍法的絕世仙姿中.趙昀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只知道要殺了紅云,卻沒想到只一劍就真的把紅云給殺了.

紅云身死命喪,眾人如泥塑木雞呆立,不可能的奢望如此輕易的實現,一場寂靜如死的場面.仿佛置身夢境的荒唐想象中,趙昀一時間不知所措,茫然若失.

法元心頭狂震,臉色瞬間慘白,驚異之余卻有幾絲慶幸:"紅云修為遠勝我,連他都一招落敗,若非我機靈早點開溜,只怕留下來押解的人選便是自己,那麼此刻死的人便是?????"

所有人中最清醒的只怕便是與紅云力戰多時的多寶了,他對師弟趙昀的本領無理由的相信,師弟一招秒了紅云于多寶而言也算不上多震驚的大事.

只不過趙昀這一出手,倒讓迷失在仇恨里的多寶猛然警醒,當務之急便是帶師弟脫離險境,這既是師父的臨終囑托,也是他這個做師兄的應有之責,至于師父的大仇只有等來日有機會再說了.

當下多寶咿唔叫喊一聲,示意師弟趕緊逃跑,見趙昀傻愣愣的不言不動,索性一個鬼步沖上前去,連同那把威斗神劍,一把撈起師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出諸人的包圍圈.體內的神奇力量正在逐漸消退,因此多寶毫無保留,開動所有的身體機能,將速度發揮到極限,沒一會就把殘影隱藏在月色清風中.

法元大夢初醒,總算回複點意識,卻發現宗主點名捉拿的犯人已跑的無影無蹤,跌足大罵道:"你們這麼多人都是吃干飯的不成,看著晦明逃跑,一個個木頭一樣站著,都皮癢想受罰了吧?"悟道囁嚅道:"紅云金尊都被那啥了,我們上去阻攔還不是當炮灰嗎?"

法元脾氣再好,也忍不住踢了悟道一腳:"你腦子壞了吧?平時的機靈勁呢?沒看到他們已是外強中干,奄奄一息了嗎?還不快給我追!"

悟道心說:"你能,你剛剛怎麼還完全傻掉.你個做師父的都沒膽子,倒怪起我們小徒弟來了."嘴上可不敢反駁,唯唯諾諾,招呼一大票師兄弟,佯裝虎膽熊威,呼啦啦的一大片都往前追趕.

只是追歸追,都不願迫的太緊,畢竟都不傻,晦明縱然功力衰退,殺一個兩個那肯定是沒問題的,追最賣命的估計真的要把自己的命賣掉了.

法元又吩咐一些弟子將紅云的遺體,也就是七零八落的肉體殘渣廢料搜集保管起來,不禁暗道晦氣,紅云畢竟是宗主的得意弟子,這般莫名其妙死了,自己這個師兄怕是難逃嚴厲的罪責了.

他雖然一時被趙昀的恐怖爆發嚇懵了,基本的眼力勁還是有的,晦明等人選擇了逃跑更佐證了對方的實力已然由盛轉衰,一旦追上他們,相信不用花什麼氣力就可手到擒來.

反正凌云觀只有一個大門出口,各處遍布法術禁制,只要派人盯死大門,他們也飛不出天去.是以法元極快的收拾心神,以晦明殘留的劍氣為神識引子,運轉"元神搜索大法",專心搜索晦明蹤跡.

多寶鬼魅般的殘影借助夜色的掩護極快的在樹間枝葉上穿梭,因為幾乎所有時間都呆在林頁島上嬉戲,他對凌云觀的地形生疏的很.凌云觀規模宏大,建築雜多,同時道路轉折分岔,多寶慌不擇路之下,只是用力奔跑,卻不知跑到了哪里.

大半盞茶的時間,趙昀才從恍惚狀態里清醒過來,師兄一手要抱著師父,一手要托著自己,為幫助自己脫離險地拼了命的狂奔,心下感動,脫口而出道:"師兄,謝謝你啦."

多寶咧嘴一笑,咿唔咿唔,意思是說自己兄弟,不用客氣.趙昀本想自己下來走路,多寶卻說自己得到一身怪異力量,走步如飛,還是先抱著趙昀奔跑為好.

趙昀一看事實確實如此,也不強自堅持,暗想:"只好讓師兄多費點心了."又見師兄只是茫然飛奔,似乎不懂路徑的模樣,身後追兵吶喊卻益發迫近,只怕再胡亂行走對方早就在前方恭候了.

驀的想起一事,歡呼道:"師兄,我們有地圖的!"默念"蓮性自潔"四字真訣,從君子囊中掏出一張羊皮紙來,卻是那日聽法會時所遇小女孩送的地圖.

趙昀急忙掃視,見那地圖各處皆有清楚小字標注,只有幾個紅叉,上面皆寫有"禁地","危險","勿入"等字眼.料想出口之處必有嚴密把守,難以遁出,為今之計便是去這幾次禁地看看.

既然是禁地,必有重重阻礙,反正現在脫身無路,也許置之死地而後生,禁地也變成活地的.決心一定,挑了最近的一個紅叉點,立刻對師兄道:"師兄,我們往左邊岔路口進去."

多寶雖則是師兄,對世事瑣碎本無定見,一向對趙昀言聽計從,聞言立即左轉.一路分花拂柳,踏槐凌風,不斷按照趙昀的提示更換方向.他體內奇異力量的衰減力度更加明顯,速度也逐漸降了下來.天元宗諸人大張旗鼓的追蹤已近在咫尺,所幸他們已先一步走到一紅叉之處.

但見狹小的路徑豁然開朗,一個泛著湛藍水光的圓湖之上架著一座獨木小橋.橋上金光閃閃,不知有何玄機.道路沿著小橋繼續蜿蜒,不遠處卻是一個看不出所以然的山洞.

趙昀對多寶道:"看來這山洞便是所謂的禁地了.到了現在,是生是死,都要往前闖一闖了.師兄,我害死了師父,你不怪我吧?"

多寶堅決的搖了搖頭,卻不說話,徑直走向那座金光閃閃的小橋."咿唔!"多寶的腳剛踏上木橋的邊緣,忽然驚呼一聲,身體也猛然倒退三步.

趙昀急忙問道:"師兄,怎麼了?"

這橋有古怪!

多寶仔細端詳著橋的上下左右,除了金光四射外也瞧不出所以然,可是剛剛他踏上橋端的時候,分明感覺到一股渾厚無匹的大力嘩的襲來,讓他不得不倒退三步來消解掉這力道.

有點意思!

多寶"咿唔"一聲,又退後了三步.他把趙昀輕輕放在地上,另一手卻還抱著師父不放,只憑單手用力,便朝著小橋猛擊出拳.他倒要看看是這座橋力氣大,還是他多寶力氣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