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回 鬼魅刀舞
g,更新快,無彈窗,!

紅云本來還想再罵天琴幾句,沒想到轉眼之間他要罵的已經成為了死人.更荒唐的是,殺人的是他言之鑿鑿確定已經變成廢人的黑小子.天琴死了倒不要緊,反正還有其他徒弟,只是他的臉被打的生疼,在一眾天元宗弟子面前如何下得了台?

惱羞成怒之下,紅云冷笑一聲:"很好,本尊竟然看走眼了.不過,本尊面前還輪不到你撒野."火藏刀重又被召喚出動,一招"八面來火",憑空化為八個幻影,鋪天蓋地的天宗真氣傾瀉而出,攪動的天地不安.紅云還嫌不夠解氣,欺身向前,飛躍到多寶身前一步咫尺之地,一記"金龍拳"暴躁而發,打向的卻是多寶的肩頭.多寶可以肆意殺人,紅云暫時卻還不敢,所以他只能選擇搞殘多寶四肢來發泄心中怒火.

天元宗諸弟子紛紛後退,他們本已被多寶的恐怖身法給驚呆了,這時見紅云金尊動了肝火,更加忙不迭脫離戰團,生怕被兩人交戰的勁風波及,那可真就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大大的不值了.

多寶抱著王朗尸體,身形急動,閃電般騰挪轉移,那一記來勢洶湧的"金龍拳"就砸到了空處,只產生了一聲無用的悶響.火藏刀八個幻影急速流轉,炙熱的真氣卻不肯輕易放過多寶,生有雙目般如影隨形,緊追不舍.眼看刀氣就要觸及多寶身軀,多寶卻如同先知先覺,總能以不可思議的方位迅捷的閃避過去.

紅云意外之極,沒交手時他雖然知道多寶的速度很快,可他不知道多寶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這種鬼魅般的身法,只怕比以快劍成名的無塵師兄還要更快上幾分,簡直超過了肉體所能鍛煉的極限.

火藏刀眼花繚亂的進攻固然奈何不了多寶,但多寶分明陷入被動之地,只能躲閃而不能騰出手來進攻.他抱著師父的尸體,只能用一只手來抵禦"金龍拳"的侵犯,而紅云本身的速度也不慢,身形如附骨之疽,"金龍拳"不住的出擊,不讓多寶有一絲安甯.兩相比較之下多寶就吃了點小虧,不過一時間雙方是誰也奈何不了誰,場面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平衡.

天元弟子目睹這場曠世難逢的決戰都是聚精會神,目為之奪,不敢漏過一點畫面.羽毅建議道:"要不然我們丟出捆仙繩,渾天索等法寶,助金尊一臂之力吧."悟空罵道:"你丫的別瞎搗蛋,就你那捆仙繩還比得上金尊的火藏刀?再說了,金尊有那麼多法寶都不用,要你多嘴?那黑小子身法如同鬼魅,你一般的法寶又奈何的了他嗎?"

在場諸人之中以悟空輩分最高,所以他也是毫無顧忌的破口大罵,把前面在多寶身上碰的晦氣全拋到羽毅身上.他正罵的爽呢,悟道一扯他的道袍,喊道:"師兄,你看,晦明那小子!"

悟空急忙看時,卻見趙昀步履蹣跚,緩緩的走到道旁大槐樹下,努力著去拿那把先前被紅云插在地上的威斗神劍,幾次用力卻始終拔不出來.悟空不由輕蔑的笑道:"這病怏怏的小子還想翻天不成?不過也不能由著他折騰,羽毅你還不給我過去抓住他?"

便在此時,一聲頗具威嚴的聲音憑空響起:"到底發生了什麼?紅云師弟,宗主已然不耐煩了!"竟是法元去而複返.

緊隨在他百米之外的,還有一大幫天元宗弟子,甚至還有馭獸齋和丹書閣的弟子混雜其中,他們都聽到了先前多寶那一聲淒厲的長嚎,紛紛過到乾元道查看情況的.事情已然鬧大,無法善了,只怕凌云觀主紫微道長和戒律院那邊都已經知曉情況了,他們遲遲未動,只不過是給宋江一個機會發泄憤怒而已.

作為紫微道人直接掌握的最嫡系的力量,天元宗在凌云觀中一向享有特權,這也導致丹書閣主林傳甲和馭獸齋齋主不哭大師的不滿,明里暗里的與宋江制造點障礙.這次天元宗鬧的這麼大,這兩派巴不得看笑話呢,知道天元宗的地盤上有熱鬧好瞧,都屁顛屁顛的趕了過來.以法元身份之尊也是無法擋住悠悠之口,是以也只能任憑眾人尾隨.

法元早就感應到紅云的火藏刀氣漫天飛舞,只不知道哪一個人值得紅云盡出全力.他何等功力,千米之外就發現與紅云纏斗之人竟是先前不堪一擊的黑小子,不由嘖嘖稱奇.

刺鼻的血腥味一陣陣直竄過來,橫臥在地的天琴等人尸體讓他眉頭一顫,環顧一周,還好自己的幾個徒弟都沒有傷殘,心中先定了下來.

不及詢問發生了什麼,先看紅云戰況,見那黑小子身法雖奇,但速度正在慢慢下降,顯然已落于下風,是以發聲催促紅云速戰速決.

突然間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一股危險的氣息讓他不寒而栗.法元急忙抬眼搜尋,卻見半場之外的晦明舉起了那把寶劍,劍鋒正對著鏖戰正酣的紅云,急忙大喊:"師弟,小心身後!"

眾人皆是一愣.那把寶劍之上沒有任何真氣波動,距離紅云還有百步之遠,照理說根本打不到紅云金尊,卻不知道法元金尊為何如此驚慌失措,失了風度.

王朗自刎身亡的時候,趙昀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師父怎麼就會這麼死了呢?他一下子完全懵住了,連多寶開口說話和那聲悲愴的長嚎都沒聽見.他只是在想,是否自己真是天煞孤星,為什麼和他趙昀產生關聯的人都發生災殃,不得善終.

父母因為他而死,劉媽因為他而死,淼姐姐因為他而差點自殺,師父因為他而自廢雙腿,而現在,師父又因為他而死了.

"我是不是真的是個災星?"

"命運為何對我如此不公?逼我害我還不夠,為什麼一定要傷害我的親人!"

師父的遺言還回蕩在他的耳旁:"啞巴,別發傻了,管老子干嘛!趁著你還有力氣,快帶趙昀走!"師父是因為他死的,師父說:"趙昀,你的命比我重要."

他這個不肖徒兒又為師父做過什麼呢?

惹師父生氣,害師父受傷,讓師父死.

時間過了好久,又好像只是一瞬,傷心,憤怒,後悔,自責,仇恨??????所有的情緒彙聚成了一種沖動.

就算沒有力氣,他也要拿劍.

就算揮不動威斗,他也要殺了紅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