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回 血干淚償
g,更新快,無彈窗,!

夜幕牢籠之下,清風徐徐吹動.在一片清冷的月光中,雪白長刀泛著幽幽的光,直直射入王朗雙目,將那一對眸子映襯的分外清亮.刀鋒雖然抵在了咽喉,王朗卻沒有一絲害怕.從火浣堂被抓起,到此刻乾元道上師徒三人的困獸之斗,他早已有足夠的時間把一切都想清楚,他早已釋然.也許還更早,在當日自廢雙腿的時候,他便已經驅趕了心中的恐懼.

趙昀氣憤天琴以師父生命為威脅,罵道:"卑鄙無恥,快放開我師父!"一面去查看多寶傷勢,見他肩頭之上插著那把火藏刀,卻沒有一絲血跡流出,急忙用力去拔.刀口刺入皮肉極深,趙昀無力之下,哪里拔得動?

多寶咿唔一聲,示意師弟走在一旁,深深呼了一口氣,身體猛的一振,那把火藏刀嘩啦一下就被彈開出去.他左手已逐漸失去知覺,肩頭痛楚又在叫囂,但他渾不在乎,一雙眼瞧也不瞧傷口.他的眼只瞧著一個方向,瞧著在刀光淒楚中眉頭未曾一皺的師父.

紅云久戰多寶不下,心情焦躁,沒想到天琴來了手釜底抽薪,登時便破開了僵局,不由心中大樂,誇道:"好徒弟,腦子真夠可以的.本尊平日真沒白疼你."又朝著多寶大笑道:"小雜碎,看到沒,你的師父命都快沒啦.只要你再動一動,本尊敢保證你可以看到你師父的腦袋落地."

"啞巴,別發傻了,管老子干嘛!趁著你還有力氣,快帶趙昀走!"王朗急促的語聲傳到了趙昀和多寶的耳中,都是心中一震,可是他們又怎肯拋棄恩師逃命呢?

天琴邪笑道:"臭老狗,就你話多.以為老子只是嚇唬你,不敢真殺你嗎?"說著將抵在王朗喉部的長刀又貼近了一些,森冷刀氣直沖向王朗鼻翼,毫厘間就可割破喉管,讓鮮血放肆流淌.

王朗灑然一笑:"是嗎?那便如你所願吧."話聲未絕,頭部猛然用力,竟狠狠的撞向刀口.森冷的沉默中,鋒利刀口決絕的劃出一道懸隔陰陽的弧線,以無情的姿態調弄著血管里不住迸出的血珠,無視這一滴一多情,一滴一歉然,全都送入無涯的輪迴,連歎息也不曾留下.

紅云眉頭一皺,氣急敗壞的罵道:"天琴你腦子有坑嗎,怎麼還真的殺了他?這老小子死了,宗主面前,本尊怎麼交代.你個蠢材,誇你幾句就無法無天了?"

天琴急忙分辨道:"不是啊,金尊,我根本沒動啊.是這老東西自己尋死啊.天曉得他發什麼瘋!"他只怕紅云不信,立刻撤了長刀,又急忙道:"羽田,羽毅都在我身邊,他們可以為我作證啊."

"是的,老子是自己尋死的.老子若不死,那兩個傻徒兒又怎麼會先行逃跑呢.可是啊,這可是凌云觀,再多拖延一刻,無痕金尊回返,便是再想跑也沒任何機會了."王朗已經說不出話,鮮血潺潺的從他喉部流出,就像那金絲雀血淚凝融的唾液,用自己最後的體溫鑄成幼雛遮風擋雨的避難所.

是的,我可以不自殺,因為少宗主的死和我無關,宗主即便惱怒趙昀,遷怒之下也不至于就殺了我.可是,去了天元宗,趙昀必死無疑啊!是的,我自殺了也沒什麼用,趙昀已經無力,啞巴也已經重傷,根本就逃不出去.可是,我不自殺,他們連逃也不肯逃啊!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我都願意嘗試.因為他們是我的徒兒!

人生在世,所為者何?來過,活過,愛過,就已夠了吧.我這一輩子資質庸碌,平平凡凡,卻有了兩個出類拔萃的徒弟,老天已經給我最大的榮光,死又何憾!

王朗的眼中只有坦然和滿足,在失去知覺前的最終時刻,他再後一次愛憐的看著憨厚傻萌的多寶和一身傲骨的趙昀:從此後風高滔急,你們都要好好的活著啊!

鮮血染紅了擔架,也染紅了多寶的雙眼.變起倉促,他沒有一點點的防備,完全沒有想過與自己朝夕相處的師父就這麼在自己面前死去.就在一轉眼間,師父的面容已沒有了生機,那個任由自己捉弄玩耍從未生氣的人就這麼死了,那個不會埋怨他的呼嚕聲大還總是包容他闖禍的人就這麼死了.那個他叫著師父卻一直當做是父親的人就這麼死了!

從不知淚水為何物的多寶突然間眼眶濕潤,淚珠大顆大顆的墜落,那些淚水滑落到他的口中,沒有一絲味道,連苦澀都感覺不到了.

"師父!"一聲淒厲的長嚎從多寶的口中崩將出來,連看天上那輪慣悲歡離合的清月也禁受不住,急忙拉了塊云朵遮住悲傷的雙目,將大半個身子都掩藏起來.

天元宗諸人都是咂咂稱奇,他們真真切切的聽到了"師父"二字,那分明是從那黑小子口中發出來的.可那小子明明是個啞巴,怎麼突然又能開口說話了?還在胡亂猜測間,悟空突然驚叫道:"你們瞧,這黑猩猩個子又變小了."

多寶的身體竟在長嚎聲中急速變小,暴漲三倍的身軀瞬間又回複成他原來的大小,面上濃密的毛發也迅速消失.

紅云見多識廣,對諸人解釋道:"這小雜碎前面不知怎麼就變異了,力量變大十倍.現在變異時間已到,所以這雜碎就變回去了.娘希匹,天琴你個笨豬,本尊原本馬上就能收拾了他,你倒好弄死了一個老東西,你自己去跟宗主解釋去吧."

天琴滿腹委屈,心道:"我還不是看你收拾不了他嗎?你丫的剛誇了我,一見出事就又罵我,我真他媽的馬屁拍到馬腳上了."他還在腹誹,猛覺眼前黑影一閃,脖子間涼颼颼的刮過一陣邪風,張眼看時,多寶那一雙憤怒的眼神浮現在他的雙眸瞳仁中.天琴一愣,暗想:這小子好快的速度,我根本沒發現他什麼時候走過來的啊.

念頭未已,天琴就發現多寶的拳頭已經洞穿了他的頭顱,一大堆血紅的腥白的慘綠的粘液從他的腦袋窟窿中湧出.天琴死也不肯相信:"怎麼會,好快!"身體撲的倒地,竟被多寶一拳斃命.

站在天琴旁邊,還扛著王朗死尸擔架的羽田等人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紅云金尊門下愛徒天琴一招就給殺死了!

眾人還在目瞪口呆之際,多寶已然掠上擔架,左手抱住師父尸體,右手用殘破的衣袖去擦拭王朗頸上的血跡.羽田等人慌忙棄了擔架,抽出拂塵兵刃,凝神防備多寶的進攻.

王朗雖已斷氣,那血卻還是一個勁的流,多寶越擦越多,一只衣袖完全被染紅.

既然擦不乾淨,那就不擦了,索性讓血來的更多更猛烈吧.

"咿唔!"多寶眼中厲光閃動,腳下微微用力,身子便如鬼魅般飛起,伸出右手一拳便打向羽田胸口.

羽田根本來不及出招格擋,就覺眼睛一花,胸口就多了個大窟窿,連痛楚都沒時間抒發,就無奈倒地.五息之後,鮮血才狂湧而出,連綿不絕的直噴到半空.

鮮血噴泉雖然壯觀瑰奇,可在天元宗諸人的心目中,遠不如多寶右手那只殘破衣袖上的血跡來得鮮紅妖異.

那一抹妖異要命的紅,那一只詭異霸道的拳頭.那一個失去至親的孤獨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