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回 引刀自決
g,更新快,無彈窗,!

火藏刀氣勢威猛,毫不留情的直劈多寶胸口.多寶身軀不躲不避,左臂一抬,竟直接以赤膊格擋燃燒著至陽真火的絕世凶刀.

紅云嗤笑道:"真是不知好歹的雜碎,竟自尋死路!"話聲間,火藏刀與多寶手臂已然相碰,生發出一聲低悶暗啞的沉吟,緊接著如同被推上力道十足的彈簧,猛然反串,遙遙的飛向天際.轉看多寶左臂,渾如精金鑄就一般,上下不見一處傷口.

紅云心頭納悶,暗運"火藏刀訣",還好火藏刀還聽使喚,"嗖"的一聲回轉手上.他低掃刀鋒,只見離刀尖五寸處竟裂開兩處缺口,顯然是被那黑小子的手臂蹦碎,不禁暗吸了一口氣:"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老子這口火藏刀用天晶玄鐵打造,耐性最強,居然被一只手臂給崩了個口子?肉身力量如此恐怖,娘希匹的.難道是??????"突然想起凌云觀主紫微道人幾月前在天元宗講的仙林秘聞,心頭巨震,瞧向多寶的眼神里也帶了一分恐懼,隨即瞧見多寶捂住左臂痛苦的神情,登時寬解:"不會的,這小子只是火浣堂的雜役,怎麼可能是洪荒妖獸?要真是洪荒妖獸,老子哪還有出手機會."

多寶雖然格擋開火藏刀,但"火藏刀法"最厲害之處本不是肉體的殘傷,而是對神識的損害.多寶雖然未經修煉,身體里只有"經脈"而無"神識",但"經脈"未經鍛煉,較之"神識"更加脆弱.剛才火藏刀結結實實的砍在多寶手臂之上,紅云修煉多年的天宗真氣立刻就鑽入多寶體內.是以多寶看似毫發不傷,實則手臂之下火蛇亂舞,不住侵略游動,大有星火燎原之勢,將所過之處經脈焚燒殆盡.

撕心裂肺的劇痛讓多寶這個硬漢都變得表情猙獰,一個大嘴張的老大,右手不住按壓左臂,卻根本無濟于事,只覺得左臂已經不再屬于自己,僵硬的怎麼也使喚不動,同時劇痛還從手臂向身體其他部位蔓延.這種感覺,就像是一條條不斷蠕動的饑蠶吞噬著肥沃的桑葉,順著桑樹杠不斷前行,只留下桑葉枯莖哀婉的絕唱.

趙昀見多寶難受不已的樣子,也是心如刀割,只恨自己真力未複,只能懦夫般躲在師兄身後.他真希望身體中那塊妖異的石碑能夠再次出現,救下師父和師弟,就算石碑圖謀不軌,讓自己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可惜的是,趙昀的好運氣似乎在迎戰宋浪云時用光了.無論他怎樣祈求,那塊石碑都本沒有再次出現的意思.甚至太極陰陽寶圖也沒有出現,沒有給絕境中的師徒三人以庇護.

紅云眼見一刀得手,更不饒人,立時又使了招"火蛟出海",火藏刀隨風一擺,破空而起,周身便燃燒著火焰.這火藏刀雖然有了缺口,但飛動之時毫不凝滯,更有風助火勢,刹那間刀身周遭火苗猛漲,撲棱棱正如一條火龍飛騰,張牙舞爪就朝多寶頭頂抓去.

多寶不敢怠慢,忍住左臂劇痛,右臂高抬,猛的就是一拳打過去.這次多寶學乖了,不敢再用肉身硬抗,在火藏刀旋風般來襲時已然發力.是以火藏刀上的火焰尚未到達多寶頭頂,多寶的拳頭勁力已然猛上云端,如一柄悍不畏死的大鐵錘直擊火龍心髒.

"嗷嗚!"半空之中響起巨龍負傷般的吟唱,貫徹了紅云幾十年修煉的火藏刀真氣出乎意料的不敵多寶的一只肉拳,預定的飛行軌跡被無情打斷,像受驚的野兔一樣瘋狂竄逃.意氣洋洋到一瀉千里的時間,不過是多寶出拳的刹那.

冷寂!震驚!

天元宗諸人無不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黑猩猩真的太逆天了!紅云金尊雖然在"天元五英"中排行最末,但紅云的修為卻足可排第三,僅在無痕和無塵之下.若是放在仙林中,足可勝任一派之主.可就是這樣的狠人,使出最得意的"火藏刀法",居然奈何不了這個已然受傷的黑猩猩.甚至,紅云金尊似乎還落了下風,那把火藏刀分明在痛苦吟叫!

紅云也是臉面無光,先前的疑惑又轉回心頭:"除非是洪荒異種,不然怎麼可能壓服住老子金丹期的修為.即便老子先前怕殺了這小子,不敢功力用足,只用了五成左右功力.但這小子怎麼可能在靈魂被火藏真氣吞噬之時反客為主,讓老子丟了個大臉?娘希匹,難怪少宗主會死在晦明這雜魚的手上,這群人古里古怪,莫非竟是妖王派來凌云觀的奸細?可是看情形,根本沒可能啊."

王朗不料多寶也是深藏不露,修為竟可匹敵天元宗五大金尊,真是喜出望外,暗想:"這啞巴,真不愧老子當年將你從鍾南山上抱養起來.呼嚕聲雖然大的要命,論起本事來也是厲害的要命."見多寶猶在低頭呆撫右臂,一動不動,卻又忍不住心急,叫道:"啞巴,你快帶你師弟走啊,傻站著做什麼."

多寶只為左臂完全麻木,疼痛感覺上沖肩頭,故此胡亂揉動,妄想自行恢複手臂.聽到師父焦急誤會之下的訓罵,也不以為意,臉朝師父,咿嗚咿嗚,意思是說要走我們三個一起走.

趙昀也焦急而果決的說道:"師兄,你別管我了,快帶師父走!"

"走?還他媽的做夢呢."紅云畢竟是宗師身份,他恐懼的來源只是洪荒異獸即將重入仙林的秘聞,而眼前這個身軀魁梧,足有常人三倍大小的黑猩猩顯然並不是洪荒異獸,充其量只是有著幾分異獸的氣息罷了.

失神只是片刻,紅云的火藏刀複又燃起火焰,漫天飛舞盤旋,與多寶的肉拳纏斗起來."再有延誤,宗主震怒,無痕那老東西更會死抓著辮子不放了."所以這次紅云完全使出真實水平,沒有一絲留情.

多寶戰斗經驗比趙昀只少不多,只一味的用蠻力去格擋震退紅云的火藏刀氣,在這場危機四伏的生死厮殺中登時便吃了沒經驗的大虧.一邊是紅云熟極而流的火藏刀連招霍霍,招式間的銜接天衣無縫,渾無破綻,一邊卻是全無章法,生澀粗鄙的一只肉拳,勝負的天平早已倒向了紅云那邊.

此外,多寶還要分出心神,護住師弟不被刀氣侵襲,不一會就落了下風,勉強還能應對火藏刀連綿不絕的攻勢.一時間險象環生,只看的趙昀心驚膽跳,剛燃起來的希望也漸漸的再度冷卻.

正在多寶酣戰紅云之時,突兀的大喊高高揚起:"黑猩猩,乖乖的給我住手!要不然,哼哼,我一拂塵下去,你師父立刻就要死!"卻是天琴得意的叫喊.

多寶驕傲的拳頭無力的下垂,任憑火藏刀直落,插入自己的右肩之上.他不甘心的回頭,見到天琴趾高氣昂的站在師父身旁,那一柄白的蒼涼悲戚的長刀就架在了師父的喉嚨之上.多寶心頭滿是苦澀,一時間絕望莫名,連身上的痛楚也完全遺忘.

他終究還是無力保護他的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