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回 火藏刀法
g,更新快,無彈窗,!

多寶被四個道士扛著,身上的"捆仙繩"還牢牢束縛住他的手腳."云雷鏈鎖"的麻痹感逐漸消退,但"捆仙繩"的禁錮終究不能僅強橫的肉身來打破,任憑他多努力的前掙後壓也無濟于事.

天琴先前在這不起眼的黑小子身上吃了不少悶虧,此刻見這小子猶在徒勞掙紮,心頭大樂,"道士報仇,隔夜就晚",即刻就想找點場子回來.于是他便一步走將前去,命令道士們將這黑小子放低些,"啪"的一掌就扇到多寶臉上.

"哎呦,痛死我了."天琴手一拍出,才醒悟自己犯傻了,這黑小子渾身黑鐵一般僵硬,他這哪里是扇耳光啊,明明是找虐啊.那一塊面龐比精金還要堅硬,直把他的手震得七葷八素,烏青一片.

天琴心里憋屈,想道:"媽的,捆成這樣了還作怪,道爺不給點教訓,你都不知道馬王爺有三只眼!"運轉天宗真氣,手指握成拳頭,惡狠狠道:"你丫的這對拳頭了不起嗎?道爺也讓你嘗嘗拳頭的滋味."真氣破體而出,砸向的卻是多寶黝黑發亮的鼻子.

天琴不是笨人,見多寶那鼻子異乎尋常的碩大,鼻梁骨架的老高,料想這黑小子面部肌肉雖然堅硬,鼻子每天要吸風吃露,總該是最脆弱的部分.他這一拳還灌注了天元宗真氣,黑小子的鼻子肯定是要稀巴爛的了,不禁暗自得意,想道:"道爺治不了你,就改名叫悟能!"

紅云本是走在最後壓陣,本就因無痕爭功而心內不快,手中那把威斗寶劍還不停的釋放陰氣與他搗亂,真有點焦頭爛額的苦惱.要知天宗心法修煉的便是至陽真氣,一般陰屬氣息自然都被掃蕩而光,這把劍釋放出的陰寒之氣卻似乎無懼天宗心法,源源不斷的湧出,大有愈演愈烈之勢.紅云無奈只有不停揮耗苦修多年的真元,兩廂抵禦,以保持自己絕技高超的金尊形象.

眼見平時最寵愛的天琴還不省心,不迅速將晦明三人押解到宗主跟前,卻非要在路上整出點幺蛾子,紅云不由破口大罵:"狗幣養的,天琴你個蠢材,鬧個幾把,腦子秀逗了?"話聲未歇,卻聽到天琴驚恐的呼聲:"金尊,這??????不好了,這黑猩猩把捆仙繩掙斷了!"

異變在瞬間發生.當天琴的拳勁直擊多寶的大鼻子,那高高隆起的鼻子立刻凹陷進去,鼻梁骨也完全斷裂,在黑黝黝的臉上綻放出鮮豔的血花.沒留給天琴絲毫得意的時間,多寶的的一張臉龐迅速扭曲拉長,頰邊的毛發以一種驚世駭俗的速度瘋狂生長,轉瞬就布滿了大半個臉,只留了一雙赤紅的眼珠.

與此同時,多寶的身軀不斷的膨脹擴張,手腳骨骼都足足變大三倍,真的就像一只黑猩猩.伴隨著"嗷嗚"一聲巨吼,多寶雙臂只一撐,就把纏布身上的"捆仙繩"割裂成四分五裂.扛著多寶走路的四個道頓覺大山壓頂,肩頭完全承受不住巨力侵襲,毫無防備之下,就生生的被多寶龐大的身軀壓了個狗趴地,"個楞個楞"一陣背骨斷裂之聲,鮮血一時齊噴,居然全部殞命.

悟空,悟道眼見事起倉促,立即揮動拂塵,以天宗心法痛擊多寶後背.一道道凌厲光焰不聲不響的沒入多寶體內,卻似乎沒給多寶造成任何困擾,如泥牛入海,完成成了兒童的撓癢笑劇.

多寶也不清楚自己的身體出了什麼狀況,但是他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充滿了力量,天性之中渴望戰斗的血液也在鼓噪不安."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營救師父和師弟,反正到時候他們會幫弄明白的."

多寶搖晃著站起身軀,他這時體型巨大,一下子未能適應,舉步之時搖搖晃晃,震的地面撲撲的響.他與趙昀相距已不多遠,身體前傾,大手只一抓,就將趙昀從天元宗諸人的包圍中撈了出來,再輕輕一扯,趙昀身上的"捆仙繩"也應聲而斷.

趙昀又驚又喜,本以為毫無懸念,卻峰回路轉,見識到了師兄的奇特變身.師兄雖然樣貌變得丑陋怪異,但顯然力氣比原來還要大上百倍.這"捆仙繩"好歹也算是仙家法寶,水火不侵,刀槍難斷,在多寶手上卻如紙糊一般,輕輕巧巧的就給扯斷了.

天元宗諸人慌忙將多寶圍住,各施狠招,一道道真氣不要錢似的都砸到多寶身上.多寶裂開嘴"哈哈"一笑,將趙昀輕輕放在地上後,雙手垂下,竟是完全不予抵擋,直把王朗瞧的是提心吊膽,喊道:"啞巴,你快躲啊,別發呆了."

說話之時,那一道道真氣早就刺入多寶胸膛,多寶赤紅著眼,卻是紋絲未動,明明遭受諸般攻擊的胸口一點痕跡都沒留下.王朗這才舒了口氣,道:"嚇死老子了,這啞巴啥時候這麼牛逼了啊?"

冥冥之中,仿佛有個親切而迷糊的聲音告訴多寶:"這等螻蟻,理他作甚?"多寶只覺得這聲音與自己血脈相連,自然而然的就照著那聲音去做,果然毫發未損.

天元宗諸人俱都驚呆,他們好歹是凌云觀的精英人物,放在仙林中也是能排上號的,怎麼連一個低賤的外堂弟子都對付不了?這黑小子古里古怪,只怕並不是人類,倒像是猩猩成精的.可就算是有大羅神通的妖怪,也不可能完全無視眾人的集火攻擊啊.

紅云經過短暫的失神,總算意識到只有他能穩住局面,若然讓這晦明逃跑,不但面上無光,宗主那更會有怒火萬丈等候.也不必去想這黑猩猩什麼來頭,命令道:"你們通通給我散開."一個閃身,到得多寶近前,將威斗神劍放在地方,一面祭出"火藏刀",一出招就是最拿手的"枯木燃春".

"哼,只要不把人打死就行,本尊就不信你肉體強橫到可以抗拒'火藏刀’靈魂灼燒的境界."

"天元五英"中四人皆為道士,唯獨紅云不修道法,未修煉真氣化勁的功夫,而純以兵器外物探求天道,與趙昀的青蓮劍法頗為相似.

紅云以天宗心法至陽真氣淬煉"火藏刀",心法等級越高,則"火藏刀"威力越強.這種帶有真氣的刀法,不但能傷人皮膚肌肉,更厲害的在于以至陽功法培育的刀氣能直接攻擊敵人的識海,對敵人以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攻擊.

而"枯木燃春"是"火藏刀法"中威力最大的一招,紅云顯然是想速戰速決,不能再有半分延誤.

刹那間,紅光大作."火藏刀"就像枯林中等待千年的寂寞,所有的干涸都凝固著夢想,在一點火星的引領下,瞬間燃爆整個荒野.這種刀法生來便是為了毀滅!枯木燃春的爛漫,是毀滅的極致!

火海無邊,回頭無岸.

毫無修煉基礎的多寶看這星火燎原,層層火焰滾滾而來,站定身軀一動不動.他的臉上終于露出了凝重的神情:這一刀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