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回 危難接踵
g,更新快,無彈窗,!

無痕知道抓晦明這件事關系到自身以後的盛衰榮辱,竭盡全力想要做的完美,是以雖然王朗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要力求穩妥為先,並不一味用修為壓人.但晦明是一定要抓的,王朗,多寶也要帶去訊問,連火浣堂其他人也通通要派人審問清楚到底有沒有參與其中.

眼見王朗一時語塞,無痕微微一笑道:"你們三人還愣著作甚,話也講了這許久,速速跟本尊去面見宗主,不然宗主那里,連本尊也是不好替你們擔待."

王朗知道趙昀一旦進了天元宗,一定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他雖然見識的世面少,但是基本的腦子還是有的.有道是"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殺子之仇,血海難消",趙昀殺了宗主的心肝兒子,再怎麼事出有因都不可能逃脫宗主的怒火,何況是不是自己的傻徒兒占理還難說呢!

王朗雖然不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可是他知道這天元宗趙昀是萬萬去不得的,微一沉吟,開口道:"要不然,先讓晦明呆在火浣堂好好反省,等待戒律院的人來審訊,我嘛跟隨三位金尊一道返回天元宗,以待宗主問話.不知金尊意下如何?"

紅云騰的跳起,罵道:"給你臉還不要臉了,比比個啥,甭他媽的廢話了,你們再不走那就要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眼睛一挪,他手下的得意弟子天琴立時上前一步,擺出拿人的架勢,只要趙昀三人稍有遲緩便要翻臉動手.

這等架勢之下,情勢已經明朗,王朗知道這不是靠自己三言兩句就能說開的,為今之計只有趙昀立刻逃跑,才有保命的幾許機會,大叫道:"臭小子,你還不快跑?他們是要你命啊!"情急之下,王朗倒忘了去考慮天元宗三大金尊在此,憑趙昀那點道行又如何跑的了?

無痕一聽王朗這般癲狂大叫,眉頭頓時一皺,哼道:"好了!本尊也給夠你們面子了,真沒時間陪你們瞎玩.你們三個誰都不許走!"

大金尊一聲令下,天琴,悟道,悟空等一干弟子紛紛鼓噪起來,都是腦子發熱,立功心切,俱使出看家本事,氣勢洶洶,沖到了趙昀師徒面前.

趙昀回頭望了望師父,眼神中是一往無前的鋒芒:"不,師父,我不會逃,不會做丟下你逃命的懦夫.有徒兒在,他們要動你,門都沒有."這一刻,管不得實力懸殊,顧不得敵強我弱,只有一句"干踏馬的!"

倘若天元宗諸人不是急于求成,非要一股腦全抓了趙昀師徒三個,說不定趙昀就一時腦熱,為了保護師父不受牽連而放棄抵抗,挺身而出,去做天元宗的刀上之肉.可惜沒有如果,天元宗諸人自恃強大,完全不考慮到趙昀的大丈夫心態,一直強調要抓了王朗,多寶拷問,這才導致趙昀魚死網破,要用殘存真力與強敵一決生死.

狹小的空間內,不利于戰斗的展開,天琴用刀,悟空,悟道用拂塵,一齊出手,只形成一個扁窄的半圓,勁力卻是不小,急速襲向床邊.趙昀寶劍揮動,喝一聲:"咄",竟不顧真力不濟,毫無畏縮,正面迎上,以保護師父不受真氣波及.多寶亦在一邊握拳成風,狠狠推向天元宗諸人.

"咣當!"趙昀但覺手上沉重,握劍五指再也承擔不住,一番倔強掙紮之下,心不甘情不願的掉在了地上.趙昀心頭咯噔一下,他完全高估了自己的體力,大創未經修養,能揮動三百六十八斤重的威斗神劍已是勉強,如何抵禦得了神完氣足的天元宗高徒?

眼見大事不妙,對方的真氣即將破體而入,趙昀把心一橫,不管不顧的張開雙臂,抱住王朗,他想到的只有這個笨辦法!一死而已,就算死,自己也要比師父早點死.

真氣卻沒有如預料中那樣穿透趙昀背部,因為多寶的拳頭不是吃素的.趙昀驚喜的發現,多寶一拳打出,竟逼得對面三道真氣一起倒退,空氣中回蕩著老鼠撕咬般的喑啞聲響.並不是趙昀一個人在進步,在他苦修青蓮劍法的時候,生性貪玩的多寶也擺脫了玩耍的誘惑,一遍遍的苦練著沒有套路的拳法,一次次用肉掌打裂岩石,震碎古樹.這是一個徒弟對師父的責任,這是一個師兄對師弟的承諾,多寶雖然說不了話,但是他的心是火熱的!

所以多寶僅僅一拳就能震開三大高手的圍攻,以一種蠻不講理,簡單至極的方式昭告,他已經長大,已經懂得扛起一個男人的責任.

天琴三人目瞪口呆,他們發呆的不是多寶的神威凜凜,而是晦明的弱不禁風.一個能殺害少宗主的人,一定有其厲害出色的地方,所以他們三人嘴上說得輕巧,卻是絲毫不敢怠慢,一來就使出全力,不求一招殺敵,但求不在天尊面前掉鏈子,哪料晦明一招也接不住,連防身寶劍都掉到了地上.

"哈哈,大哥,這雜魚重傷未愈,也省的我們麻煩,大家並肩子上啊."悟空一愣之下就明白過來,少宗主畢竟不是吃白飯的,那晦明勉強殺了少宗主後一定也是遍體鱗傷,趕緊吆喝悟道速度拿人.

王朗被趙昀護住身子,又是感動又是心酸,大叫道:"臭小子,別管我,快走啊!啞巴,你也快走!"

趙昀松開了抱住師父的雙手,蹣跚著走了兩步,低頭撿起了威斗神劍.可是這一次他再也無力揮動威斗神劍了,他只能將握住劍柄,將劍抵在地上,將叱咤風云的神劍當成了垂暮老朽手中的拐杖.

瞧著天元宗諸人惡心的嘴臉,趙昀只想嘔吐,握劍的手不停的顫抖著,似乎也感受到神劍無言的委屈:趙昀還是太弱了,不配啊,不配.

所幸還有多寶!多寶咿唔咿唔的喊著,告訴師弟:"沒事,有我在呢."一面狠狠出拳,迎擊天琴等人的進攻.

天琴三人也是憋屈不已,光顧著防備晦明了,不料隨便跳出一個黑皮膚的家伙就讓他們夠嗆,光憑一對肉拳就可匹敵他們浸淫多年的仙術,讓他們在金尊和同門面前丟盡面子.若非金尊下令活捉,他們三人一定要用絕招讓這黑小子死無葬身之地的.

法元奇道:"大師兄,這黑小子著實邪門,光用肉體力量竟能擋住天宗心法的攻勢.我那兩個不成器的徒兒也是修神期的修為了,如此不堪,真真讓師兄見笑了,只不知師兄可看出什麼端倪來?"

無痕搖了搖頭,心頭也是納悶不已,道:"我也是頭次見到這麼強悍的肉身,只不過為今之計不是探究這黑小子的身份,而是把晦明抓住,宗主該等急了."聲音一振,輕笑道:"游戲結束了!"左袖微微一動,"云雷鏈鎖"閃電般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