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回 威斗出鞘
g,更新快,無彈窗,!

王朗本是天元宗棄徒,哪有機會面見這些大人物?雖然緊張萬分,但此刻關乎愛徒性命,說不得也只有壯了膽子,畏畏縮縮的道:"無痕金尊,您叫我徒兒去,到底是為了何事呢?他一個小娃娃,哪敢勞動幾位金尊的大駕?更不敢浪費金尊們的寶貴時間啊."

紅云吃了無痕一個啞巴虧,法元知道自己的表現機會來了,趕在無痕話前,哼道:"你還不知道什麼事嗎?哼,依本尊看,不但你那徒弟很大膽,連你也了不得哇.膽大妄為,無視尊卑,很好,很了不起."

這一聲哼好比一道寒冰冷箭射入心扉,直把王朗嚇得身形一顫,到嘴邊的話頓時咽了三咽,頭也不自覺的低了下去.低頭間,複又瞧見戰意沖天的趙昀和蓄勢待發的多寶,登時又有一股暖流沖動,暗想:"無論如何,我是趙昀小子的師父,拼盡全力也要護得他周全."

法元見屋內三人都敢不說話了,愈發得意,捋了下長須,吩咐道:"還磨蹭什麼,不但晦明要抓,你們是同謀也說不定,悟道,悟空,你們還不動手!"

趙昀怒目圓睜,威斗神劍噌的出了劍鞘,露出無窮戰意:"誰敢動我師父!"感應到趙昀的急迫,體內的碧火真氣蠢蠢欲動,自丹田處自然生發,順勢流動,灌注于手上經脈.無奈他剛受重創,體內經脈俱損,真氣寥寥無幾,雖經太極陰陽二氣的修補調和,終非朝夕間能恢複如初,是以趙昀心知自己實在是有心無力,徒有一個空架子了.但為了保護師父,就算他不要這條命又能如何?

師父是這世上屈指可數的親人了,趙昀絕不允許師父再因為他而罹難.那天王朗師父自斷雙腿的畫面還曆曆在目,讓趙昀無數次夢中驚醒,悔恨自責不已.這一次,學了青蓮劍法的他,也該保護下師父了.

"且慢!"語音急促而有力,悟道,悟空都吃了一驚,邁開的腳步複又停住,覷眼看時卻是形容猥瑣,臥病于床的王朗.什麼時候火浣堂的雜役也敢喝止天元宗精英了?真是反了天了!

悟道,悟空登時感覺受了愚弄,一種身份上的悵然若失讓他們惱羞成怒,同時罵道:"放你娘狗屁,金尊在此,有你說話的地兒嗎?"

王朗既敢發言,自是將一切想通看透,事已至此,生死早置之度外,他能做的就是為自己的徒弟再做爭取,故而義無反顧,雖然天元三英威壓重重,也掩蓋不了他的堅定與決心:"我王朗的確不是什麼人物,人微言輕,豈敢在金尊面前放肆.只不過,我在凌云觀也呆了大半輩子了,總算有點小見識.敢問無痕金尊,即便晦明真有罪,也應是交由戒律院來處置的吧,什麼時候需要天元宗親自來拿人了?"

悟道,悟空一時無言,心想這王朗老頭說的也對,一向都是戒律院專人負責處置門內犯錯弟子,咋這次要天元宗自己動手呢?隨即想到這次可不同一般,那可是少宗主的事啊!罵道:"天元宗行事,要你廢話?"

王朗胸膛一挺,不依不饒:"天元宗也得按凌云觀的規矩辦事吧?"

無痕輕輕笑了笑:"呵,凌云觀的規矩本尊自然理會得,是以這次絕非將晦明私下行刑.剛剛本尊阻止師弟的殺招,你不是親眼看到了嗎?本尊只是請晦明前去天元宗問幾句話,又怎麼會破壞凌云觀的規矩呢?"說話之時,目光直射王朗雙眸,心想:"這小輩也是可笑,竟敢拿戒律院壓我!"

戒律院的規矩不能破,他無痕也不敢輕易冒犯戒律院以及戒律院背後的長老院,可這一次顧不得了,他只有打破規矩.因為死的是宋浪云.就算是戒律院鐵面無私,也一定會看在天元宗的面上,將一切都兜在網里.

因為宋浪云不僅是天元宗少宗主,也是凌云觀掌門紫微道長最疼愛的後輩!紫微道長對宋浪云一直是孫子般疼愛,無論如何也會給宋江一個親手為兒子報仇的機會,一個親手處理晦明的機會.

無痕還記得那一刻宋江的震怒,想起來還心悸不已,天元宗宗主的憤怒讓他這個久修仙法的道人也感到了害怕:

傍晚時分,宋江難得有閑暇和無痕下棋,無痕棋藝高明,不著痕跡間讓棋,逐漸將自己的黑子送入失敗的天平中.眼見白棋要水到渠成的取勝,一向棋風果敢的宋江忽然執棋不發,手托在半空,棋盤方寸間頓時變成一快靜默的天地.

詭異的氣氛中,無痕偷眼去瞧宋江,卻見宗主渾沒了往日的氣定神閑,呼吸急促,執白子的手也微微發抖著.

無痕莫名其妙,試探著問:"宗主,怎麼了?"宋江仿佛才從荒唐大夢里掙脫出來,笑道:"沒什麼,下完這把棋再說."無痕不敢再言,宋江卻是落子如飛,不一會就將無痕殺的丟盔卸甲.無痕恭維道:"宗主棋藝越來越高,無痕遠遠不是對手啦."

宋江卻沒一分贏棋的喜悅,捏著一枚墨玉棋子,森然道:"就在剛剛,浪云被人殺啦.無痕,你替我將凶手抓來,知道嗎?立刻去!"話未說完,突然"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血來.

無痕三魂六魄都被驚散,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他不敢再多說一句,他知道喜怒不形于色的宗主就像一個即將爆發的火山,任何一點遲疑都會讓自己遭受無妄之災.

他只有快步而出,在他身後一盒棋子連同棋盤都被摔到空中,燃起熊熊火焰,噼里啪啦燃燒個粉碎,一縷縷滔天怒火正在無聲吶喊,一滴滴連心鮮血正在悄然滲出.無痕不敢回頭去看,只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立刻找到殺害少宗主的凶手.

無痕的辦事效率極高,馬上召集天元宗所有人員,詢問宋浪云動態.那幾個釘梢趙昀的探子知道茲事體大,忙不迭將少宗主吩咐監視趙昀等情況和盤托出.一些道士也紛紛稟報今晚少宗主吩咐他們閉關研修或是煉制丹藥,總之不讓出門等情況.

無痕很快就從諸多蛛絲馬跡中判斷宋浪云今晚極有可能在林白道伏擊趙昀,他所想不到的只是為什麼以宋浪云的修為會命喪他人之手?宋浪云可是有修神期的功力,還有一大堆的法寶護身,再不濟也應該能逃命吧,為什麼宗主一口斷定宋浪云死了呢?

很快,天元宗諸人在林白道上發現了宋浪云的尸體,少宗主頭骨崩裂,腦漿橫流,死狀極慘,眾人都是全身冰冷,很是抽了幾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