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回 耳邊噩耗
g,更新快,無彈窗,!

火浣堂正是繁忙時候,洗衣服的,燒飯的都扯著嗓子瞎吹,人聲嘈雜紛亂.趙昀快速走入內房內,幾點燭燈閑燒,多寶正自百無聊賴,來回擺弄一個皮球,叫道:"師兄,我回來了!"

多寶突然見到師弟趙昀踏入房間,驚喜非常,咿嗚咿嗚的叫著,一個健步就跳到趙昀面前,虎臂一伸,緊緊抱住趙昀.

趙昀好不容易掙脫了多寶的熊抱,道:"師兄別鬧了,走,我們瞧師父去."多寶興沖沖的頭前帶路,趙昀跟在身後,見師兄身材似乎更加魁梧了一點,皮膚也更加黝黑,心想:"師兄倒是無憂無慮,玩的開心,我也正想什麼都不管,陪著師兄玩耍呢.只不知我這番殺了宋浪云,該如何處置."

王朗正躺在床上發呆,他雙腿俱廢,只能呆在房中,頗覺無聊,突聽到啞巴急促的腳步聲過來,睜開眼時,立刻就發現了趙昀,然後就聽到趙昀激動的語聲傳來:"師父,你可還安好?"

"好啊,好的很.怎麼樣啊小子,學到什麼厲害的功夫了,說出來讓師父也高興高興."王朗喜動于色,伸出手就把趙昀拉到床邊,示意他坐下.

"師父,就在剛剛,我把宋浪云殺了."

王朗沒想到,趙昀坐下來的一句話就讓他心驚膽戰,魂靈不安:"趙昀啊,你開什麼玩笑?隔牆有耳,這種話你可不能亂講啊."宋浪云是何方神聖,曾經身為天元宗門人的王朗是知道的.他雖然偏居火浣堂,早就被放逐出天元宗,但這種風云人物,總是有各自英勇事跡流傳在洗衣小姑娘的嘴上,這林頁島上哪個不知天元宗少宗主的赫赫威名呢?要是被別人知道,趙昀居然敢拿天元宗少宗主開涮,肯定要遭受飛來橫禍了.

趙昀正色道:"師父,我沒有開玩笑,我真的殺了宋浪云."說起來,趙昀自己都還不敢相信,宋浪云就這麼死在了自己的手里,不對,是死在了石碑的手里,所以他很理解師父的驚詫與狐疑.

王朗依舊不肯相信:"怎麼可能?你可嚇唬師父啊,你才修煉幾個月啊,聽說少宗主修為已經到了修神期,你再天資過人也不可能是少宗主對手啊.再說了,你和他又沒來往,怎麼突然就產生矛盾了,你還把他殺了呢.你小子可別嚇唬我老頭子."

趙昀並不多解釋,只是道:"師父,我怎麼會騙你呢.總而言之,宋浪云這奸賊已經死在我劍下了."

看到趙昀那認真堅定的表情,王朗仿佛被九天閃電劈中,呆若木雞般惶恐,居然是真的!他不得不相信了這可怕的事實.

時間靜止了一般,靜默的可怕.連多寶都感受到氣氛的詭異,一言不發,只是盯著師弟左瞧又瞧.趙昀知道師父肯定一下子接受不了,所以也不著急說出事情原委,無論如何總要讓師父緩過心神再說.

突然之間,王朗大夢方醒,狠狠的推了把趙昀,罵道:"臭小子,那你還不快走,要我打你嗎?"

趙昀莫名其妙,疑惑問道:"師父?"

王朗急促說道:"你這臭小子,你還不知道你闖了彌天大禍嗎?別說你殺了少宗主了,就是你殺了在堂里打雜的小女娃,戒律院都會要你一命換一命.你還有空到我這里來,還不快跑啊."語速太快,王朗呼吸都顯得急促了,好容易才換了口氣:"你快走啊,快逃命啊."

趙昀奇道:"跑,我又能跑到哪里?再說了,明明是宋浪云先動手偷襲的,難道所謂的戒律院也要怪到我頭上嗎?"

王朗真是急火上攻,要是雙腿完好,早就把這傻小子踢走了:"臭小子,你可知道所謂的規矩,可管不到那些權貴們.少宗主死了,一定要有人付出代價的.你還是快跑吧,趁現在還沒事發,多寶,你趕緊去叫醒王五,快點送你師弟走啊."

"走?他能走哪里去?"響如暴雷的喝聲如煙花般綻放開來,如將一顆顆悶天雷硬生生塞入耳中,耳膜都劇烈跳動不止.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王朗身形一震,然後他便看見了一大堆人湧進了他狹小的房間中,都是有他認識的不認識的天元宗高手,頓時面如死灰,全身力氣都被抽光: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天元五英"一氣來了三個,除了去外地執行任務的無心,無塵外,無痕,法元,紅云全都擠在這寒酸狹隘的房間內,若在平日當然是讓火浣堂蓬蓽生輝,而近日卻怕是煞星登門,要殺人見血的了.

紅云在五人中年紀最輕,雖為一派長老,脾氣依舊火爆,直接就跳將出來,罵道:"娘希匹的,老子早該剁了你個雜魚的頭顱當尿壺,你是什麼身份,生了多少狗蛋,竟敢耍詭計謀殺少宗主?老子一掌斃了你,你們這火什麼堂,也通通都要給少宗主陪葬."

無痕道長喝道:"夠了,師弟,別魯莽,壞了宗主大計,你可擔待不起."他長須幾縷微垂,頗有仙風道骨,環顧了房間一圈,卻把眼睛盯在趙昀身上:"你便是晦明吧,乖乖的跟我們走吧."

趙昀霍然站起,長劍支地,傲然道:"我為什麼要跟你們走,你們憑什麼?"

紅云火冒三丈,登時暴走:"憑你馬個比,老子先宰了你!"手握成拳,勁氣猛然間發動,一條真氣組成金龍呼嘯而出.在如此近的距離,"金龍拳"威力更是強大.

多寶眼見師弟情況危急,不管不顧,就攔身而前,用高大的身軀擋住趙昀的聲音,他早發誓過的,今生今世要保護好趙昀師弟,死也要他先死.

然而紅云的凌厲勁氣並未有沖過來,因為無痕輕輕甩了下拂塵,那些真氣霎時如泥牛入大海,消失無蹤了.無痕斜睨了紅云一眼,不悅道:"好了,我知道師弟你生氣著急,可是你別忘了宗主的交代.你不把我放在眼里就是了,你敢是也不把宗主放在眼里嗎?"

紅云頓時氣結,不敢放肆,囁嚅道:"大師兄,我,我也是太氣憤了,並非有意冒犯,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無痕擺了擺手,道:"罷了,現在的要事就是抓這小子回去,你這麼一拳把他打死了,我看你如何交差."

瞧著大氣不敢出的紅云,心中不免泛起一絲得意:紅云啊紅云,你真是機關算盡太聰明.你以為跟少宗主親近就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哪曾想過你倚為靠山的少宗主竟會突然殞命?哼,這天元宗還是我代掌門戶的,只要我辦好這件差事,宗主後繼無人,肯定會更加重用我,天元宗還不是任我翻云覆雨?紅云啊紅云,你再有心計,少宗主已經不在,你也不過是給我提鞋的一條傻狗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