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回 生死立判
g,更新快,無彈窗,!

宋浪云還在發呆震驚,石碑可沒有耐心,將"天地元氣掌"的暴戾真氣吸收殆盡後,如有自主意識般選擇了攻擊對象,颯遝如流星,怒砸宋浪云頭頂.

"馬拉個必,天乾保命元鎖一月只能用一次,老頭子也不多給幾根."眼看石碑氣勢洶洶,宋浪云罵了聲,不敢怠慢,急忙又給自己套了個"鍾靈罩".

他眼界頗高,知道這看似不起眼的石碑其實最不容得輕視,既然捉摸不透,不如先防禦第一.等瞧清這石碑特點再應對也不遲,不假思索,使出了蜀山護體神功"佛光普照".真氣充盈在"鍾靈罩"狹小的空間里,形成一個功能強大的護體減傷神罡,牢牢保護著宋浪云的安全.

"這可是仙林最強護體心法,老子就不信擋不住這小小石碑."眼珠一轉,宋浪云隨手射出一枚暗器世家唐門所出的"噬心小箭",目標卻是趙昀."趁你病,要你命",宋浪云當然不會讓臥地不起的趙昀好過,索性用唐門暗器先結果了這雜種再說.

石碑靈性十足,竟然瞬間轉身,像被勒住了缰繩的駿馬,"嘶"的長鳴一聲,半空中就截住了"噬心小箭"."噬心小箭"烏黑色的光芒霎時隱沒入石碑古樸蒼拙的碑身.似是憤怒宋浪云的卑鄙偷襲,石碑"嗚嗚嗚"的叫了三聲,碑身暴漲一倍,複又轉頭砸向宋浪云.

說時遲,那時快,石碑眨眼就碰到了"鍾靈罩"的光罩,只輕輕碑身一抖,光罩霍然而開."鍾靈罩"既攔不住威斗神劍的鋒芒,也攔不住的石碑的妖異,今夜只能徒作笑談,讓擅長防禦的蜀山大失顏面.

石碑更不停留,一氣闖進"佛光普照"的護體真氣空間,碑身前後左右仿佛都長著幾張嬰兒的粉嫩小嘴,津津有味的吸吮著護體真氣,刹那間雄厚的真氣都被吸進碑身,一點不剩.

宋浪云大驚失色,臉上變為慘白:這石碑竟能吸收"佛光普照"的護體真氣,可見是先天法寶一類,足可排進仙林前列.自己這點修為完全不能抵禦,再有延誤,只怕自己小命不保,必須快點叫父親來了.

可惜,還未等宋浪云捏碎"元神玉牌",求援天元宗主宋江,石碑已然吸光所有護體真氣,一個頑童打滾,猛砸宋浪云頭顱.

宋浪云躲閃不及,竟然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腦袋被砸的粉碎,腦漿連同顱骨一並被擊碎成一地糊塗,亂七八糟的飄灑到地上.

天才一世的宋浪云從未想過自己的死法,在有知覺的最後一刻,他終于體會到死,原來是這麼的簡單粗暴,他就被這麼一塊看似平凡無奇的石碑用一種莽夫打架的方式給結果了,錯愕不已的尸身來不及歎息,失去了支撐,轟然倒地.

宋浪云死了!

趙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一夜,波瀾頻起,竟比他先前所有經曆都還匪夷所思.何以太極圖突然出現之後,又出現一塊怪碑?他和這石碑毫無關聯,卻在緊要關頭蒙石碑救命,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還有,宋浪云居然這麼輕易的死了,法寶層出不窮的天元宗少宗主居然敵不過一塊石碑,說出去誰又能相信呢?

趙昀還在猶疑,那塊石碑倏地一聲朝他而來,驚異不定間,石碑徑直鑽入他的胸口,與他融為了一體.趙昀大是惶惑:怎麼自己體內會有這麼一塊石碑?到底是誰放入的?之前怎麼會是毫無所覺呢?

如同深陷迷霧之中,趙昀一刹那間不知所措了.他畢竟年幼,經曆雖曲折,但心性未趨成熟,于世事並無了然,處事全按自己心意,不知圓滑變通.這種性格在凌夜來眼中是率性直為,在他人眼中便是幼稚可笑,是以趙昀到處往往爆發矛盾,此種性格即是一大原因.

趙昀呆了好半晌,方才醒悟另一件大事:師父凌夜來講過,凌云觀最重門規,尤其禁止同門殘殺.因為凌云觀門徒眾多,本易產生各種矛盾,若不嚴刑重典,以儆效尤,凌云觀內斗不止,又如何能號令仙林呢?凡敢自相殘殺的門徒,戒律院皆會除以極刑,嚴懲不貸.而現在,宋浪云死了,死在趙昀手上,戒律院一定會找上自己.師父又不在,到底該如何應對呢?

宋浪云是天元宗少宗主,他的死可以說整個凌云觀都會震動.趙昀方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心中思量,心道:"反正我是沒什麼想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還是先去找王朗師父,問問他該當如何應對."

趙昀掙紮著站起來,望著懸浮在頭頂的太極寶圖,感激道:"謝謝你們,小黑小白,不但救了我命,還不斷給我療傷,我現在感覺好多了.只是你們就這樣一直飄在我頭頂,我師父一定會覺得見鬼的."太極寶圖深具靈性,聞言複又變回一黑一白兩道氣息,輕輕跳躍,游回趙昀腦中識海,不住嬉戲玩耍.

趙昀一面感歎太極寶圖的神奇,一面盡力加快步伐,他雖然體內真力空空,行走的力氣卻已經恢複.一路皆是無人,怕都是宋浪云的安排,趙昀也不糾結,徑直走到了岸邊,卻見李四半靠著船槳,頭微微下垂,想是擺渡了一天,夜里無人渡河,不覺就睡著了.

趙昀上前,輕輕敲了敲船舷.李四立時驚醒,一見是趙昀,驚奇道:"晦明,你怎的這麼晚來此,要回林頁島去麼?"

趙昀點了點頭,輕輕一個縱身,便上了李四的小舟.

李四一邊搖槳,一邊左一搭沒一搭的與趙昀聊著.趙昀心緒煩亂,哪有心閑扯,只有唯唯諾諾而已.李四察覺到趙昀的異樣,問道:"晦明娃兒,敢是發生了什麼?"

趙昀搖了搖頭,道:"大叔,沒什麼的.我就是想快點見到我師父."

李四也是個人精,知道趙昀是不肯跟自己說明白了,笑道:"你師父也想你想的緊,好幾次差多寶在岸邊等你,盼著你早點回火浣堂看看呢."當下加快了搖槳的力度,一葉小舟在安靜的湖面上飛一般的滑動著.

槳聲欸乃里,趙昀立在船頭,鼻中飄進湖風水草的甜香,只覺心里煩亂莫名,似乎有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