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回 甘拜下風
g,更新快,無彈窗,!

宋浪云從未有過這樣的體驗,就像汪洋大海中一葉孤苦無依的小舟,只能等待命運的判決.他深知這一劍的威力,足以讓一波不起的海面變成狂風海嘯的喪命之所,稍有不慎就會被風暴撕碎.

要知道,宋浪云除了是天元宗少宗主外,他還有個身份,是"蜀山四秀"之一李碧云的兒子.蜀山以劍術立宗,李碧云作為年輕一輩中堅,劍術超絕,聲名頗盛,隱隱有接任蜀山掌門的跡象--這也是她與天元宗宋江聯姻的原因所在.

對于自己的兒子,李碧云一向寵溺有加,言聽計從,將壓箱底的本事都一股腦教給宋浪云.

所以宋浪云才會感到恐懼.無知者才會無懼,深明劍理的宋浪云知道自己必須要收起漫不經心的態度,認真的抵禦這個剛才還被他盡情嘲弄的菜鳥趙昀了.

趙昀一招使出,已然把殘存真力完全花光,殘破不堪的身體再也支撐不住,就像原本飽滿鼓脹的氣球猛然被戳破,就地一歪,軟癱在草地上.所幸宋浪云此時無暇他顧,停止了"銷指魔音"的攻擊,不然趙昀就真的一命嗚呼了.他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等待著宿命的判決.到底這一劍能否擊殺宋浪云呢?

趙昀實在沒有把握,自己拼命一擊,並不得心應手的"青蓮劍法",在這位天資英縱而又陰險毒辣的少宗主眼里是不是兒戲般可笑?太極寶圖的乳白色幽光不間隔的輸入到趙昀體內,為他緩解疼痛帶來的出離人世之感,給了趙昀一點精力去等待這場生死之戰的結果.

生死關頭,哪還能藏著掖著?宋浪云也不再去想什麼掩藏本身功法的問題,運轉天宗心法,正欲使出父親宋江的絕學"天地元氣掌",突感真氣緩滯,竟然不能流轉到手上.

眼看趙昀的神劍就要發動進攻了,他的"天地元氣掌"卻連元氣都沒積聚,這一下可真把宋浪云急壞了,真恨不得狠抽自己個大巴掌,罵了句"馬勒個八字".

先前宋浪云使用的是並不純熟的"戰栗如豆",不發動則已,一發動必須取人性命,否則便會反噬其主,如同邪派男女歡好,男人若不能讓女子得到高潮,女子怨氣發動,則男子不但沒有快感,甚至會有脫陽而亡的危險.

威斗神劍終于現身!巨大的劍身承載著趙昀的怒氣和李青蓮的傲氣,直擊宋浪云頭部,空中的氣流硬生生被劃開成銀河萬古的懸絕,恭迎著王者一劍的雄風.

宋浪云眼看生死攸關,真是又氣又急,顧不得可惜了,一面祭出蜀山防禦法寶"鍾靈罩",一面給自己套了個"天乾保命元鎖",又急忙服了顆"七寶甲芝丹",理順體內閉塞凝滯真氣,再度發動"天地元氣掌".

這正是宋浪云行走仙林,無往不利的原因之一.有凌云觀加上蜀山派的底氣,財雄氣大,法寶眾多,真的讓散修摧眉折腰,諂媚巴結,不敢一點違逆.

光是一個"天乾保命元鎖",就夠小門派傾家蕩產了."鍾靈罩"能有效防禦各種偷襲真氣和暗器,而"天乾保命元鎖"更勝一籌,能抵擋一次任何威力的致命攻擊,保住主人性命不丟.這可真是天元宗壓箱底的寶貝了,專門留給宋浪云保命之用,等閑也不會拿出來.

威斗神劍卻不理會宋浪云身上冒出的綠色光罩,不依不饒,急速下墜.強大的氣勢讓"鍾靈罩"的弱小綠光顯得那麼微不足道,"撕拉"一聲,能擋住千軍萬馬的"鍾靈罩"被無情破開.

威斗神劍瞧也不瞧萎縮成碎片的"鍾靈罩",它可是秦祖龍的佩劍,擊破這小小防護罩何足道哉,只有那些遠古門派和先天異寶才能讓它正眼相瞧,故此毫不停留,猛擊宋浪云頭頂.

宋浪云一個左躍,妄圖避開威斗神劍的凌厲攻勢,威斗神劍卻如影隨形,如同有著自己思想,竟然跟著變動方向,依舊直擊宋浪云頭部.眼看集邪惡粗鄙與溫柔多情于一身的天才少年就將殞命,風云突變,自宋浪云脖頸之處幻化出另一個與其一模一樣的人臉來,笑嘻嘻的護住了宋浪云頭部.

劍氣嘩啦啦傾瀉而出,那張笑臉卻仿佛毫無所覺,張開著大嘴,盡情吸收著凌厲劍氣.隨著劍氣的不斷吸收,這個人臉的笑容逐漸扭曲,開始呈現出掙紮的痛苦神情,顯然是吸收消化不了青蓮劍法的強大威力.

刺破這張幻化人臉只差一步之遙,便在此時,威斗神劍勁力耗盡,啪啦一聲掉落在地上.與此同時,宋浪云凝聚許久的"天地元氣掌"終于聚氣成功,排山倒海的氣息攻向趙昀.

這"天地元氣掌"乃是利用真氣引動天地自然元素紊亂,由紊亂元氣中收集能量化為掌力,不同于太極寶圖聚集氣息的順其自然,"元氣掌"所推崇的是力量為先,也就是打亂天地原有規則,人為牽引規劃出自然元素的運行軌跡,所以力道雄奇霸道.宋江能坐上天元宗宗主寶座,以這套掌法得力最多.

趙昀眼見威斗神劍功敗垂成,殺不死宋浪云,只恨身無氣力,不然非要以身肉搏,死也要把嘴咬在宋浪云喉頸上,這樣至少不窩囊一點.金黃色的氣浪連綿不絕的襲將過來,比之隱二十三的金色劍氣威力何止萬倍,連先天太極寶圖都無法免疫這天地間的暴戾氣息,眨眼間就沖到趙昀了面前.

"還是,要死了."努力之後,依舊失敗,趙昀已然無計可施,知道自己即將離開這無情人間.金色氣浪中,仿佛湧現出久違的老父慈母面孔,遙遙的望著趙昀的眼,深情的呼喚著:"孩子,別怕,到了地下,我們來保護你,不讓你再受一點欺負."

趙昀眼淚奪眶而出,大叫道:"爹!娘!我對不起你們,是我沒用!"

淚水還未落到地上,"天地元氣掌"的氣浪就隔著太極圖襲到了趙昀胸前,趙昀胸口一熱,卻沒被擊飛出去.

趙昀還沒死!因為他的胸口陡然出現了一塊石碑.

一塊看似普普通通毫無特點的石碑,一塊渾體蒼郁無一點墨沾染的石碑,可就是這一塊看似普通凡人都可捏碎的石碑,竟擋住了"天地元氣掌"的霸氣攻擊,毫發無損的懸浮在空氣中.

宋浪云看的目瞪口呆:"我靠,到底誰才是主角啊,本以為老子有'天乾保命元鎖’已經夠牛逼了,這趙昀狗雜種怎麼也是層出不窮的法寶護身呢?太極圖就不說了,麻痹的怎麼又冒出個石碑呢?麻痹的,這還叫不叫老子活啊,以後還怎麼在仙林中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