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回 窮途待死
g,更新快,無彈窗,!

宋浪云嘴上雖然盡情嘲諷,滿嘴穢語,好似完全不把趙昀放在眼里,說實話,他也不得不佩服趙昀.隱二十三是什麼人?這位隱殺道的金牌殺手,竟慘死在進入內堂才幾月的菜鳥之手,說出去又誰能相信呢?

"說到底,還是老子神機妙算,安排的妥妥當當,看看現在這狗雜種現在這窩囊樣,老子只要隨便踩上一腳,狗雜種的腦漿就全他**的射出來了."

看著趴在地上掙紮著想要起來的趙昀,宋浪云就不由一陣得意,等了這麼久終于把這雜魚給廢了,太他**的舒坦了."等下去找黃山豔姬呢,還是去找綠蔭俠女呢,呵,還是去找珊瑚女吧,那浪貨才夠勁,一定要玩他個通宵."

宋浪云早就想送趙昀下地獄,奈何凌云觀戒律森嚴,嚴禁派內自相殘殺,違者將受重罰.戒律院中那幾個老怪物可不是那麼好相與的,連紫微道長的面子都不給.宋浪云只是天元宗少主的身份,自然是不敢明目張膽的去違背,他腦筋一轉就把主意打到了隱殺道頭上.

他做事一向穩妥為先,把所有因素都考慮清楚,是以雖然瞧不起趙昀,卻也並不敢低估.趙昀能夠打破神器九龍神火鼎,自然是有幾分本事,何況又拜在最護短的凌夜來門下,想必手中已有不少青蓮宗的奇珍異寶,狠了狠心,送了份大禮,直接點名隱二十三來誅殺趙昀.

等到凌夜來離觀外出,宋浪云才有機會讓隱二十三前去殺人.隱二十三轉了一圈,卻沒發現趙昀蹤影,無功而返.宋浪云判定趙昀肯定是在某處練功,就派人時刻監視著君子居,等待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人時機.好不容易盼到趙昀出了君子居,往火浣堂而去,恰恰經過天元宗的勢力范圍.

宋浪云以少宗主之尊,巧妙設計,讓一眾道人各有所務,不能分心外出.又請來隱二十三,埋伏于林白道上,本覺得殺一趙昀輕而易舉,沒想這隱二十三名不副實,反而命喪凌云觀中.還好宋浪云為防萬一,一直遠遠監視,才沒讓趙昀成為漏網之魚.

趙昀真元盡失,匍匐于地上,便咬緊牙關,用盡毅力,也無濟于事,久久不能聚力起身,真是滿心甘心.

他努力抬起了眼,覷到宋浪云俊朗的面上全是猙獰神情,知道今日是大限將至,難逃一死,心緒紊亂,不甘,屈辱,難過,悔恨,憤怒,五味雜陳,總算還有點力氣,大罵道:"狗賊,我恨不能吃你的肉!"

想到自己莫名其妙被這宋浪云陷害,又費盡心力要將自己弄死,大仇未報,雄心萬丈,柔情百端,頃刻間都將化為烏有,如何不讓他肝膽俱裂?

死不瞑目,真的死不瞑目啊!

宋浪云折扇一搖,瞬移到趙昀跟前,抬起了左腳.趙昀怒睜雙目,等待著自己的消亡,他不甘心,他死也要看著自己流的鮮血能不能染紅這片柏樹林.

那只殘忍的腳卻遲遲沒有下落,像一只貪玩的壞貓,不把小老鼠玩壞是絕對不肯下狠手的.宋浪云玩弄慣了人心,知道很多人不怕死,卻怕等死,他才不會讓這枚刺在心上幾個月的釘子這麼容易就得到了斷.

"欠老子的,都要十倍還回來!知道麼,小雜種,你那個婊子師父,我也一定會讓她欲仙欲死的.我猜,她如果發現你死了,說不准會掉一滴淚呢.噢,不對,那婊子這麼會裝清純,一定還要裝的像冰山一樣,對你這雜種的死漠不關心哦."

反正有隱二十三這個尸體在,宋浪云不介意親手送趙昀上路,事後一切都可推到隱二十三身上,自己還可以借機"安慰"下凌夜來這個小婊子,真是一舉多得.

趙昀的臉色浮動著痛苦之色,他已沒有氣力叫罵,唯有等死而已.也不知宋浪云使的是什麼功夫,只一扇子就讓趙昀臥地不起,筋骨皆裂,背上腿上被滅神螞蟻叮咬過的傷口益發放肆,提醒著趙昀人間最後的殘酷.

算算時間,也拖了許久了,夜長夢多,老鼠也有玩膩的時候,畢竟還是女人好玩,宋浪云哈哈一笑,腿上勁力一伸,左腳猛的下沉,要將趙昀玉面踏的粉碎.

"咯噔"一聲,宋浪云左腿巨震,瞬間麻痹,如同踢到鐵板一般,低頭看時卻見趙昀頭上憑空浮現一幅陰陽太極圖,幽幽的發著白光.真是活見鬼了!宋浪云還以為塵埃落地,哪知平地又起波瀾,氣急敗壞之下,天宗心法發動,真氣閃爍,充盈其表,又是狠狠一腳,壓向趙昀面門.

太極圖動也不動,只是幽幽的發著光,一副看不起宋浪云的模樣.

"砰!"宋浪云巨大的反震之力,讓宋浪云立足不穩,一個踉蹌,通通通連退三步,臉上陰云不定,不能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腿.

真是邪了門了!灌注了天宗心法的左腳,足可裂地開山,竟然擊不破那幅太極圖嗎?這狗雜種哪來的這太極寶圖啊?

宋浪云在滿腹猜疑,那邊廂,趙昀卻是喜出望外.剛剛宋浪云一腳踩來的時候,眼看就要壓碎他臉龐,突然間兩眼同時跳動,眨眼之間,一黑一白兩道氣息擠出眼眶而出,只一轉,首尾相連,宛若兩條調皮的小魚追逐相戲,頓時構成了先天陰陽太極寶圖,化出一片銀白色的光幕,替趙昀輕易消了滅頂之災.

"小黑!小白!"趙昀驚喜相呼,這兩道氣息他並不陌生,正是當初"君知否"異變產生的陰陽二氣,趙昀睡夢之中偶爾也能見到,這一黑一白兩道氣息還經常像小魚一般,繞著他來回游動,讓他無所顧忌的奔跑玩耍,重溫兒時無憂無慮的生活.沒想到這兩只小東西,竟會在此危急關頭出現,還救了他一命.

趙昀哪里知道,八卦形態的"君知否"本就是先天異寶,在靈素大師推測趙昀命運之時,"君知否"觸發到趙昀前世蠻荒霸道的妖力,陷入絕世洪荒中,被大道牽引複化為陰陽二氣,至此寄居于趙昀體內.此夜趙昀真氣耗盡,全身經脈無有一道神識流動,空空蕩蕩,恰合天地陰陽"無中生有"之義.

大道無情,陰陽卻有會合,世事巧合,大抵如是.感受到趙昀遭受危難,黑白二氣挺身而出,順應自然,乃為"先天陰陽太極寶圖",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宋浪云妄圖以天宗心法擊破寶圖,當真是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