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回 少年能狂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知刺客有可能又在耍什麼詭計,趙昀還是忍不住低頭探看,他倒要看看這刺客能搞出什麼花樣來.夜幕四垂,新月已經悄聲而至.借著微弱的月光,趙昀發現散落地上的銀針都蒙上了乳白色的光圈,簌簌的不停抖動.

趙昀背後似有雙目,大劍舞動,擋住了隱二十三襲向頸部的凌厲劍氣攻勢,笑道:"聲東擊西,小小伎倆,也敢來獻丑."

笑聲未歇,"嗡嗡"聲猛的大作,十幾道罡風從趙昀周圍地上呼嘯而起,從四面八方進攻趙昀.趙昀急切間揮劍迎擊,哪顧得這許多周全,只聽得"當啷"一聲,威斗神劍與罡風相撞,迸出激烈火花,突覺背上鑽心一痛,竟被其中一道罡風刮過.

這疼痛突如其來,就好像拿了一柄大剪刀狠狠的將心肝剪斷,那一種撕魂蝕骨的滋味讓趙昀觸手不及,就好像一千枚銀針同時刺中,猛的一個激靈,握劍的右手一松,差點要把寶劍丟到地上.

他忍住巨痛,定睛看時,才發現圍在他身邊的哪里是什麼銀針,分明是一群碩大如拳的巨型飛天螞蟻,一只只撲騰著翅膀,都虎視眈眈伺機叮咬.

隱二十三得意長笑:"小東西,說大話也不怕閃了嫩腰,'滅神蟻針’的滋味享受的如何啊?你還是別掙紮了,我這寶貝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連大羅金仙都無可奈何,乖乖受死吧!"他手上也沒閑著,金色劍氣連綿不絕激射而出,"趁他病,要他命"一向是隱殺道的天性法則.

說話間,趙昀早已用威斗神劍斬擊一只滅神螞蟻碩大的肉身,果然一如刺客所言,那螞蟻不躲不避,大搖大擺的迎接著神劍的隔靴搔癢,只留下金戈激鳴之聲,竟是毫發未損,撲哧著翅膀,又繼續撲向趙昀面門.

此時形勢對趙昀極為不利,一面是不知疼痛的滅神螞蟻不停進攻,一面是伺機而動的隱二十三暗中偷襲,一面是背上的疼痛逐步透入骨髓,內外交攻,讓趙昀陷入一個極其被動的境地.他試著翻騰閃避,那群飛天螞蟻卻如附骨之疽,陰魂不散,嗡嗡嗡的緊隨其後.

要知威斗神劍乃是削鐵如泥的法器,如今竟連小小的螞蟻都砍不斷擊不落,難怪小小螞蟻也敢號稱"滅神"了.這飛天螞蟻本是洪荒異種,自精金銅岩中產生,全身筋骨剛硬,雖然噬咬之際,並沒帶有毒性,但螞蟻的尖齒能直達骨髓,侵入神識之中,加上不知疲倦的攻擊,不死不休,是以連大羅金仙稍有不慎都難逃毒手.

趙昀這一番好生狼狽,被這滅神螞蟻戲耍的焦頭爛額,還要應付隱二十三的抽空偷襲,真正是心急如焚.他所學的兩招青蓮劍法都不適用解決當前困境."黃河之水天上來",需要將劍拋到天上,有這功夫,螞蟻早把他咬殘廢了."桃花潭水深千尺"是正面迎敵的劍招,一旦使用這招,雖然正面可擋百萬雄兵,空虛無防的背後就要被螞蟻盡情肆虐了.他只有胡亂揮舞著威斗神劍,用著俗世那些雜耍功夫東邊救臉,西邊救背,直讓他疲于奔波,一旁窺伺的隱二十三得意的哈哈大笑.

若然凌夜來也在場上,看到趙昀被虐的如此悲催,定然要狠狠的罵一句"蠢材"了.青蓮劍法若然如此拘泥不化,逆來順受,也稱不上道境之巔的絕世劍法了.其實趙昀實戰經驗本少,使用青蓮劍法也是破題兒第一遭,之前也是有幸誤打誤撞破了隱二十三的隱身術,若論起得心應手那還差得遠呢.

轉瞬之間,趙昀的處境已變得更加危險.飛天螞蟻可不是善茬,趁著趙昀心力交疲的空當,又一口咬到了趙昀左肩,只痛的趙昀三魂喪了一魂,六魄跑了五魄,左肩頓時脫力,聳拉著半邊身子.

說來也怪,往日林白道上總會時不時的有人經過,按理說趙昀與刺客糾纏了如此之久,早該有人發現才對.

這可是凌云觀!號稱天下修正第一大派,哪能隨意容刺客進出?可偏偏毫無一人發現異狀,竟像是有意避開刺客,給刺客大開方便之門.

天色越來越黑,林白道上除了螞蟻的嗡嗡雜聲與刺客的得意怪笑外,只有趙昀粗重苦濁的呼吸聲.他畢竟是用蠻力在舞劍,力氣再大時間一久也是會累的,汗水嘩啦啦的大滴落下去,把衣褲完全澆濕了.肩背的兩處針孔咬痕時時挑動著他的神識,讓他的氣力逐漸的渙散下去.

又苦戰一會,趙昀連左小腿也被叮咬了一口,不由自主的單膝跪倒在草地之上.隱二十三面罩之上的眼睛斜睨著,充滿著邪惡的笑謔,仿佛是一只玩弄著老鼠的大貓,把身體陰影都覆蓋在趙昀身上.

隱二十三本不會如此忘形的,他甚至一開始都不情願接這個任務.要不是看在巨大的報酬面上,他瞧都不瞧這樣的螻蟻一眼,他可是隱王的直系弟子!可他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傲完美我無缺的隱身術被這只菜鳥給破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已經出離了憤怒,這也是他不動用其他法寶而使用"滅神蟻針"的原因.他一定要讓這小東西被飛天螞蟻咬的體無完膚,方能稱心快意.

趙昀半蹲在地上,一邊單手舞劍,一邊用目光警惕著隱二十三的光劍進攻,他在心里發誓:這一次,他絕對不能讓自己再被肆意踐踏.

少年學劍為何事?快馬江湖任我狂!我趙昀一定要用我的劍,將欺侮過我的人通通打倒,一定要讓他們血債血償,絕不會再退縮!

聽到刺客的得意笑聲,趙昀腦中靈光一閃,想到解決危機的唯一辦法.既然這飛天螞蟻一直圍繞著他叮咬而不會襲擊刺客,說明這些螞蟻是由這刺客指揮的,要是殺了刺客,這螞蟻陣當然不攻自破.

他可是聽師父談起過,大部分生命型法寶都是由主人的精氣控制,一旦主人死亡,法寶立刻失效,甚至被他人奪走.這就是為什麼仙林中有大量敗類,依靠"殺人奪寶"成為一派宗師的原因了.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刺客身上可能帶有什麼物件,讓飛天螞蟻知道是友非敵,不會盲目攻擊.這種情況下,就是趙昀殺了這刺客,螞蟻依舊會不依不撓的攻擊,所以趙昀也是難逃一死.

問題是現在的趙昀沒有選擇,他只有拼死一搏.此時不搏,更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