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回 滅神十針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的身體繃得挺直,如同一把拉圓欲射的大弓,握住威斗神劍的右手緊緊捏牢,心中已然翻江倒海:是誰,竟會在凌云觀中暗算他!

急忙回頭看時,卻發現林邊空蕩蕩的並無人影,連空氣都是靜止的,天地間只留下肅殺氣息.

眼見步步殺機,趙昀小心翼翼,眼觀四路,耳聽八方,走到被劍氣削斷的半截大柏樹下,俯身探查.

但見樹干被平整切過,沒有一點凸凹,截面上年輪急劇萎縮,百年的生命荒蕪的只剩枯干的皮肉,心頭一警:好厲害的劍氣!倘若不是威斗神劍的預警,只怕他早已身首異處了.

正在趙昀思索間,異變陡生,半截枯樹干上猛然光華大盛,金色劍光毫無征兆的從樹干中吐出毒信,急襲趙昀眉心.

饒是早有准備,趙昀仍被打個措手不及,慌忙後仰躲避.電光石火的刹那,一縷無形劍氣不依不饒,攜帶風雷之威,正中趙昀前胸.

妖異一點鮮紅,如朱紅刻筆,慢慢蘸開一方硯墨,將趙昀胸前一片衣襟俱都染紅.趙昀咳嗽了兩下,也不去看傷口,怒喝道:"偷襲的狗東西,有本事便再來傷你小爺看看."

"哈哈哈哈!"有如破鼓傷風的嘶啞笑聲回蕩在林白道中的蒼天巨樹之中,震得枝葉簌簌直落.

隱身術!趙昀聽師父講過,仙林中存在一股實力強大的黑暗力量,不隸屬于任何勢力,只要好處給夠,不論誰的人頭都可以弄到你面前.隱殺道!這個神秘而強大的組織,憑借著天衣無縫的隱身術,藏匿在黑暗中,一向是無往而不利.

當務之急不是思索誰安排了這場刺殺,而是要找出這個刺客,不然只能挨打不還手,必然是難逃悲劇下場.

趙昀聽聲辨位,知道刺客發出的笑聲肯定是偽裝出來的方位.他可以肯定,此時刺客並不是躲在枝葉遮掩的樹上,而是懸浮在半空中,伺機發動致命一擊.

趙昀騰挪腳步,假裝在枝葉繁茂處搜索,猛然間一個鷂子翻身,人躍在在半空之中,"刷"的舉劍急刺.劍一刺出,趙昀就知道自己被誘騙到了尷尬境地,他的劍完完全全擊在了空處.

後悔為時已晚!詭異的劍氣就像赤紅著眼緊盯羚羊的餓狼,焉能放棄這等良機?勁急的罡風從虛空中破發而出,直削趙昀頭顱.

趙昀還不會禦劍之術,人在空中,無可著力,情勢危急之下,反倒放開生死執著,凝定心神,威斗神劍"呼"的脫手而出,借由寶劍反沖之力,身體猛然下挫,墜線風箏一般,眼看就要跌落在塵埃之中.

威斗神劍無所畏懼,幻化出碧綠蓮花,直迎金色劍氣.兩股強大力量猛然相撞,形成了一道懸隔的天塹,一脈暮色被生生切成兩半.

"撲通!"趙昀重重的掉在了地上,艱難的支撐起身體.容不得喘氣的空當,金色劍氣勢不饒人,又是呼啦而至.

就是現在!趙昀瞳孔猛張,右臂從後斜伸,真氣流動間,半空中的威斗神劍狂雷奔襲而下,不偏不倚,堪堪正落趙昀掌心.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

趙昀就這樣半坐著身子,持劍的右手很穩,眼睛看也不看,嘴中大喝一聲:"斬!"劍上碧花傾瀉而出,化作一朵孤絕的青蓮,直面金色劍氣而去.

巨大的光圈裹挾著天地間不肯屈服的那一點自尊自信之心,迸發出浩然無匹的絕大威力.

那金色劍氣原本聲勢逼人,被浩蕩碧火一逼,恰如雪獅子向火,霎時軟塌塌一團,無力垂下崢嶸面目.

"咳咳!"嘶啞的咳嗽聲突兀響起,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只滴著鮮血的大手.鮮血來自手上,也來自胸前,從胸前到手上都是血跡斑斕,刺客隱二十三的眼中滿是驚懼的表情.

一劍之威,恐怖如斯.

接了無數個單子,殺了無數個人,從來沒有哪一柄劍,能像現在這樣,將隱殺道獨步天下的隱身術破解的體無完膚.

這無可匹敵的力量,真是眼前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娃使出來的嗎?

隱二十三的心忽然動搖了.一個殺手最重要的就是心性堅硬,鐵血意志才是殺手的最佳伴侶.然而青蓮壓臨的那一刹那,隱二十三卻怕了,他的胸膛就好像開了個水陸道場,咚隆隆震得不行,沒奈何只得撤了隱身術.

他可還不想死.他本以為大局已定,那朵獨芳自賞的巨大青蓮卻讓他墮入冰窟之中,讓他這個死神仆役體會到了生命的難能可貴.

"呵呵,"隱二十三自嘲的笑了,"小東西,你還真夠棘手.難怪有人巴巴的要讓我親手結果了你.你的劍法是不錯,我們隱殺道所向無敵,憑的可不僅僅是隱身術呢."

趙昀也沒想到自己在危急關頭使出的劍招竟然破了刺客的隱身術,他只是本能判斷對方躲在金色劍氣之後,竟然一舉奏效,心中更為篤定.

這是他學青蓮劍法以來,第一次實戰使用,才知道他所學劍法的威力比他所期待的還要強大十分.青蓮劍法,傲視無雙,一劍在手,誰人能敵?

趙昀俊目中充滿自信與驕傲,他抬頭注視著這個黑暗世界的殘忍奴仆,見那是一個全身黑袍不露面孔的矮小漢子,唯有一對三角眼掛在面罩之上,透露出這人的邪惡與無情.

趙昀沉聲問道:"誰雇你來殺我的?"

隱二十三陰測測一笑:"小東西,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你只要知道,你馬上就要死了.對了,你還會死的特別痛苦."話聲未歇,左手疾揮,射出"滅神蟻針",右手無形劍氣跟著發動,左右開弓,分襲趙昀上下大穴.

趙昀早有防備,揮舞著威斗神劍,"叮叮當當"的擋住十幾枚銀針,將周身護的水泄不通,順帶將那金色無形劍氣斬成兩段,忙里偷閑瀟灑一笑:"老鬼,還有什麼本領,盡管使出來吧."

隱二十三又是陰測測一笑:"不知死活的東西,'滅神蟻針’豈是白叫的?你且看看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