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回 浴後輕裳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知道師父為自己寄予厚望,她力排眾議,獨持己見,將自己收入門牆,又耗費神識,贈予自己諸多法寶,對自己是何等的用心良苦.師恩如海,焉能不報答?他又怎麼忍心辜負師父對他的殷殷期盼,去攀登劍道高峰呢?

只是,只是,他已為時不多了!若是來日久長,論這條劍道之道是刀山火海,是虎穴龍潭,是艱險無比的煎熬,他都有信心都有動力去嘗試,去拼搏.

可是,他活不久了.

有心無力,短短一年時間,他根本沒可能登臨劍道絕頂.

而他身上的擔子又這麼重,形勢已然迫在眉睫.他要跟時間賽跑,他要跟死亡爭分奪秒,他要練通功夫去找仇人報仇!

他不甘心就這麼放棄報仇的信念.只是,劍道的誘惑呵,師恩的厚重呵,竟是如此的難以抉擇.

默然良久,趙昀艱難的開口道:"師父,我,我想學速成的功夫."

凌夜來輕輕一笑.趙昀竟不敢去看凌夜來面上神情,究竟是怒是怨,他低著頭,等待著師父的判決.不知為何,他忽然想到,就算師父不教他速成劍術,他也毫無怨言.

凌夜來卻沒有怒,也沒有怨,她只是輕輕的,淡淡的道:"求仁得仁,你既如此選擇,他日便不要後悔.人之所可貴者,唯一心耳.便是青蓮劍意,亦不過一心耳.倒望你他日不忘此初心,也就是了."趙昀聽了,也不知是喜是憂,只是微微點頭而已.

當下凌夜來將"冰心訣"授予趙昀.這"冰心訣"是修煉神識,鍛煉真元的法門,共有三層,分別是"冰心玉壺","冰心丹墀","冰心碧霄".而無論哪個境界,皆是以神識為引,真氣為導,以修成冰心不動之境界."玉壺","丹墀","碧霄"三大境界分別代表氣在四骸,氣在丹田,氣在沖霄三大階段,最終達到真氣橫逸體外,隨心所欲的境界.

趙昀有了修煉碧火真氣的基礎,對于如何驅使神識有了自己的體會,因此修煉起冰心訣來也是事半功倍,進展神速.不但趙昀自己歡欣鼓舞,連凌夜來也不得不感歎趙昀進步之快.接連幾日,趙昀用心于"冰心訣"的修煉,同時也不放松對青蓮劍法和青蓮詩集的專研.時光在這種心無旁騖,刻苦修煉的日子中悄然逝去.

這一日,趙昀繼續修煉"冰心訣"的"冰心丹墀"境界,運轉神識周轉,企圖將真氣輸入丹田,小周天運行一半時,突然半邊身子一震,神識居然四散開去.他急忙按心法驅動神識,卻絕望的發現,神識就像一群不聽話的孩子,任憑父母長輩如何呼喚,仍然蹦蹦跳跳的決絕遠去,便有千金也喚不回浪子回頭.

趙昀心下大急,只覺苦心修煉的神識將要消失殆盡,饒是命途多舛,經曆已多,卻仍然不知所措,茫然若失.他額頭上青筋暴出,汗水嘩啦啦直往下流.而右邊臂膀卻依然毫無知覺,四肢經脈一時都被堵塞一般.

怎麼會這樣!

怎麼辦?

趙昀心念直轉,反思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他努力回想著,他所有運功步驟都是按照凌夜來口授"冰心訣",循序漸進,絕不可能是貪圖冒進的原因.難道問題出在"冰心訣"口訣本身上?可是師父親口所授的"冰心訣"又怎麼可能有謬誤呢?百思不得其解,而身體內氣脈亂竄,麻痹感又開始由右臂擴散開去,逐步蠶食他的經脈.情況十分危急,趙昀已到達走火入魔的邊緣.

趙昀自修行開始,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心慌意亂之中拿一道清麗脫俗的倩影逐漸明晰起來.

"找師父!只有她能救我!"

趙昀當機立斷,猛咬舌尖,但覺舌頭一麻,"噗"的噴出一口血水,腦子瞬間清醒點,努力護住心脈,不讓逃竄的神識侵蝕,一邊勉力站起,急忙沖出了結界.

到得凌夜來房外,只見小屋散發著淡白色的柔光,清雅淡潔的幽香散布在空氣中,趙昀此時神識已然開始渙散不振,顧不得凌夜來不准他踏入小屋的禁令,徑直沖撞開房門,一面叫道:"師父!"

房門開時,淡雅香味似乎濃郁了一些,直飄入鼻中,煩亂的神識為之一甯,卻不見凌夜來所在.趙昀便直往香閨深處撞去.

淡青色的簾子內卻放著一只白玉香桶,蘭湯灩灩,凌夜來只著單薄的月色華裳,俏立在桶邊,欺霜傲雪的玉臂尤自露在衣外,如月中夢幻,清輝中自有一片風情.趙昀縱是一肚子焦急彷徨,也不由愣在當地,竟去思忖師父到底是已經浴完抑或是未曾入浴.

凌夜來鳳目低橫,輕喝道:"出去."纖手一揮,一股罡風迅疾揮往趙昀.趙昀本就控制不住體內神識,一直在勉力支撐,此時凌夜來勁風如山海崩摧般襲來,早立身不住,咕嚕嚕連翻了幾個跟頭.氣機牽引之下,趙昀體內神識不住亂竄,如萬蛇肆掠,頓時把趙昀搞的七葷八素.趙昀眼前一黑,連呼喊也不及交出,立時昏迷過去.

趙昀悠悠醒來的時候,發現自身已然躺在甲字房的床榻上,幽黃的燭光下,有凌夜來清眸一點,嗔怨相對.趙昀想到自己誤入師父香閨,雖是問心無愧,但師父香衣輕羅,自己實有窺浴偷香之嫌,慌忙抬起身子,歉意道:"師父??????"這才發現自己臂膀上的麻痹感全消,體內神識真氣重歸于穩定,知道是師父及時救治,自己千辛萬苦修煉的神識並沒有消散,真是心花怒放,複又喊道:""師父??????"

凌夜來美眸橫了他一眼,輕罵道:"混帳東西,我不是命令過不准踏入我房間半步嗎?還好我感應到你氣息,及時收回護法結界,不然你剛觸及房門就要被真氣侵襲,那你可真的灰飛煙滅了.真真混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