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回 黃河直下
g,更新快,無彈窗,!

凌夜來見到趙昀滿臉尷尬的神情,只是微微一笑,隨手將手中寶劍丟到空中去.趙昀知道師父又在演示,顧不得難為情,就直接坐在地上,半直著身子,極力仰高了脖子去看.

卻見冰螭神劍快逾流星,寒芒一點自半空中電掣而下,眨眼間已輕輕巧巧的落在凌夜來欺霜傲雪的手上.

趙昀咂舌道:"師父你是怎麼做到的?看都不看,就能接住劍?"

凌夜來輕移蓮步,曼聲道:"你退後十步,這次可要看好了."

趙昀忙不迭的照做,往凌夜來看時,聽得凌夜來輕叱一聲,身體隨著冰螭神劍凌空而去,身劍合一,已然分不清劍,分不清人,霎時化為寒冰一點,直沒入天際.

趙昀極目四顧,卻怎麼也找不到凌夜來的蹤跡.曠垠的藍天寂寞無邊,仿佛盤古開天之初的枯寂,仿佛凌夜來那驚天一劍從未施展過.

趙昀只覺得凌夜來憑空消失了一般,心中說不出的煩躁,正欲叫喊,突然間身體一震,感應到強大的壓力席卷而來,不由自主的退後了三步.

"轟隆隆!"

巨響從天邊迸發出來,塵土從眼前彌漫開去.塵土飛揚,擋住了視線,趙昀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手持威斗神劍,疾步而前,直到了百步開外,被眼前景象嚇得瞠目結舌.

原來前面地上有一道百丈深的鴻溝,而前邊的地面都寸寸斷裂,整個大地像被上古凶獸野蠻爪擊一般,原本草木繁盛,頃刻間生息全無.

而凌夜來就俏生生的懸浮在半空中,冰螭神劍也不在身上,一襲綠蘿裙隨風而動,竟不沾染半點塵土.漫天黃塵與一抹綠意,這樣鮮明的對比,給趙昀造成了一個極大的沖擊,暈眩感久久不能消去.

良久,良久,趙昀心神才回複過來.他張大了嘴,語氣里仍然是滿滿的不可置信:"這一劍居然這麼厲害?"

有這一劍,有這一劍銳不可當的鋒芒,有這一劍神乎其神的速度,縱然敵人擁有上古仙寶,又何懼哉!

神擋殺神,佛擋殺神.劍道之上,唯我青蓮!

凌夜來微笑著,卻幽幽歎了口氣:"可惜我修為不深,對'黃河之水天上來’這招領悟還夠透徹,出招之時未免著了痕跡.據傳,李青蓮自己出這招的話,別人根本無法捉摸他的出招方向,也無法感知他出招的時機.

與李青蓮同時代的劍道大家公孫大娘就感歎李青蓮此招'竟似從萬古荒涯的間隙中凌空而來,如鏡中月,水中花,不可捉摸.’那才是青蓮劍法真正的厲害."

居然??????居然還不是最佳狀態,卻已經恐怖如斯.巔峰狀態的青蓮劍法又是怎樣的寂寞如雪?

見到趙昀發愣的樣子,凌夜來玉手輕點,無形力道在趙昀頭上敲了個爆栗:"好了,別愣著了.聽我講解該怎麼使用這一招."

這"黃河之水天上來"之名,乃是出自李青蓮《將進酒》."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單就詩句言,不過是說黃河之水發源無端,奔騰之勢不可遏制.

青蓮劍法第一招以此為名,其意當然是指劍招天外飛來,而劍氣磅礴雄渾,無可抵禦.因此以凌夜來的聰慧,也依然參不透此招的最高境界.

她畢竟是女子之身,陰柔為體,劍鋒就不能像男子般渾厚雄壯,缺乏天生一種磅礴偉鑄,王道浩浩的氣勢.

因此凌夜來剛剛這一招,倒更多是劍走偏鋒,雖然不失一途,究竟不是正格,這也是凌夜來歎氣的原因.

"黃河之水天上來"的劍招極是簡單,不過就是平平常常的拋劍,將劍丟在空中,然後掉落傷敵.自然,修為若到,便可像凌夜來那般人劍合一,挾天外橫絕之力傷敵.

雖然這招說來輕巧,貌似三歲小兒也能辦到.但應敵變化之時,倘若有一點點差錯,一旦劍丟到半空,手上沒兵器,而恰恰被敵人抓住了破綻,那就是搬石砸腳了.

是以本招雖是一劍,卻有數百種變化.而這些變化,雖然是招式上的演變,實際上卻是李青蓮心意的轉換.體會不到李青蓮的心境,就無法使出毫無破綻的劍招.

凌夜來一直強調趙昀學李青蓮的詩,原因正是在此.

一心一意練劍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結界中不知晝夜,凌夜來說要歸房休息的時候,趙昀還意猶未盡,也忘了饑餓,還繼續苦練.凌夜來也不勉強,便將進出結界的方法教與趙昀,自去休息不提.

如是七日,趙昀都沉浸在"黃河之水天上來"的奇妙中,簡直到了廢寢忘食,如癡如醉的地步.可是一些變化,無論他重複試煉多少次,結果往往是差之毫厘,謬以千里.都是在接近成功的刹那,無功而返.

他這才真正意識到凌夜來教他研究青蓮詩詞的重要性.李青蓮已經作古,要了解到李青蓮的劍意,只能通過"詩言志,詞道情"的詩詞來體悟.

于是趙昀在君子囊中裝滿食物,一半時間拿來練劍,一半時間拿來讀詩,真是困極了才小睡片刻,稍微清醒點又起來練劍.因此都不回甲字號客房休息,就一直呆在"蜃海珠"中.

到第八天,凌夜來複又回到結界中,見趙昀手捧一本書,一邊踱步,一邊還不住的吟詠,一時忍俊不禁,笑道:"臭小子,真是不識好歹.我跟你反複強調多少遍讀詩的重要性,你全不放在心上.這刻倒是偷偷用起功來了."

趙昀顧不得師父的調侃,他這幾天學劍學詩接觸到了無數問題,自己摸索總是百思不得其解,這時候見師父來了,忙問道:"坐客論悲辛,對酒兩不飲.停觴淚盈巾,歎我萬里游.李青蓮這首《門有車馬客行》想要表達什麼劍意呢?為什麼對酒兩不飲?他說的'萬里游’能化用到'黃河之水天上來’上嗎?我怎麼覺得李青蓮的'天上來’,和這首的'萬里游’有莫大的關系呢?師父你說是不是?"

凌夜來微笑道:"不錯,不錯,孺子可教也.這'萬里游’正是第一招演化出來的一個變化,那種漂泊無依,自傷又複自豪,自負還且自歎的情懷,滔滔汩汩,正欲從天際宣泄而出呢.來,看我演示給你看這一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