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回 狼狽滾地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還在嘀咕的時候,凌夜來清麗的語聲已然傳來:"李白,字太白,號青蓮.其先隴西成紀人,隋末,以罪徙西域,既而遁歸于蜀.青蓮之生,母夢長庚星,因以命太白.十歲,通詩書,既長,隱岷山,州舉有道,蘇廷為益州長史,見青蓮,異之曰:'此子天才奇特,可比司馬長卿.’然喜縱橫術,擊劍為任俠,而門多長者車,常欲一鳴驚人,慷慨自負."

這段話趙昀只聽得懂大半,什麼隴西,西域,什麼司馬長卿,縱橫術,聽得是云里霧里.便發問道:"這司馬長卿是什麼人?為什麼蘇廷拿李青蓮和他相比?"

凌夜來點頭道:"看你問的問題,也並非完全沒有讀書的悟性.司馬長卿是漢代文豪,著有《上林賦》,《子虛賦》等.蘇廷拿李青蓮比作司馬長卿,那是極端的賞識了.而長卿為漢家絕唱,青蓮為唐朝天才,真可謂相得益彰.你能問道一篇之關鍵,可見眼力不錯.本篇乃是附在李青蓮年表之前的《李青蓮傳》,是後世史官所寫,將李青蓮一生重要事情記錄在冊.自然,史官往往去除會去除"怪力亂神"的東西,所有對李青蓮的劍術修為往往是闕而不論."

趙昀萬般無奈,卻也只得老老實實的聽著凌夜來講解,一邊還要用心記誦.雖然無聊難耐,也必須用功學習,這般用心于讀書學問,也算是人生破題兒第一遭了.只好把李青蓮事跡中有趣的當故事聽了,也是苦中作樂的無奈之舉.

日子便在學習李青蓮生平中慢慢消磨了.半月下來,趙昀好不容易將李青蓮三代老母,玩過多少女人,逛過多少妓院都搞通透了,又必須去學什麼勞甚子的詩詞,去感受李青蓮的感受,照凌夜來的話說就是通過詩情來體會劍招中的神思,問題是趙昀連劍招的影子是什麼都不知道!

這樣的學習效率可謂是極端緩慢,而趙昀為了修煉有成,竟然痛下苦心,白天記不住就晚上繼續鑽研.這般夜以繼日,焚膏繼晷,懸梁刺股種種都用上了,總算還是略有心得.三個月過去,雖不敢說對李青蓮詩詞爛熟于心,但那些名句名篇也是張口能來,倘若配一柄折扇,著一件長裳,倒不失翩翩佳公子的風采了.

這一日凌夜來為趙昀講解李青蓮的《俠客行》,趙昀終于忍耐不住,問道:"師父,李青蓮說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那是他劍術超神,有資格這麼說.可是我什麼時候才能學劍招啊?這都快半年了,我一直都是在學詩,詩畢竟不能殺人啊.我想學真正的劍術,真正的殺人功夫."

凌夜來默然了一會兒,道:"本來以你學詩的進度看,與他人比,那是進展極慢了.只是看你還算用心,我幾個清晨都看到你屋里燈光照映,秉燭達旦,其志可嘉.既然你如此心急,如此執著于外在劍招的學習,那我便教你罷了.只怕是,業績不精,劍術不純,以後你要後悔,也怪不得我了."

趙昀一聽大喜過望,立刻頭如雞啄小米般,連連點了十幾個頭,涎著臉笑道:"不能夠,不能夠.我一顆心記著師父的好都不夠,怎麼可能埋怨師父呢.師父快教我練劍吧."這些日子來,他和凌夜來已然混熟,已是把她當做最親最親的人,是以把往日的憊懶性子都翻出來,言語間也隨意不少.

凌夜來一笑之後,合了書卷:"那你跟我來吧."起身走出誨學軒,卻走到隔壁一間屋子,徑直走了進去.

帶著興奮的心情,趙昀緊緊跟在凌夜來身後.他這時已算粗通典故,明白那房間門上"三絕齋"的大字是用了孔聖人"韋編三絕"的典故,大概是以好學來比附練武,寓意勤修苦練,那麼這個"三絕齋"便是青蓮宗日常的修煉所在了.剛步入房間,趙昀就見凌夜來掀開牆上一張水墨山水畫,露出一個小圓門來,才知道小小的房間也是別有洞天.

趙昀踏入圓門內,頓覺眼前一亮,耳邊有鳥語嚶嚀,鼻中是花香襲人,雜花生樹,落英繽紛,真如進入世外桃源一般,不由歎道:"這地方可真漂亮."

凌夜來微笑道:"這是本宗前輩用'蜃海珠’開辟出來的結界,你眼中所見其實都是幻象.但人間世,幻亦如真,真本如幻,是真是幻,那也不必細分了.在此結界中練劍,一來不虞他人打擾,二來不懼劍術威力過大,破壞本宗房屋,以致驚擾同門."

趙昀好奇道:"照師父所說,青蓮劍法威力驚人,難道竟破不開'蜃海珠’的結界嗎?"

"'蜃海珠’內所有本是幻象,皆非實有,劍氣再強又如何破碎虛空呢?何況練劍之時,劍氣四逸,本非專意破壞結界,當然不會打破'蜃海珠’形成的特有空間.話說回來,真要破除結界也不是難事,青蓮劍法第七招'吳宮花草埋幽境’就是專破幻境.若然全力施為,便是我也能讓這個結界立刻消失.但我愛這風景如畫,就算你以後練成第七招,我也不許你胡亂試招,搞出焚琴煮鶴的煞風景之事."

趙昀訕訕笑著,連忙道:"不會,不會."

這眨眼功夫,凌夜來已然召喚出冰螭神劍,道:"你拿出劍來,照我的招式而行."

趙昀手持威斗神劍,不知如何擺弄,卻見凌夜來玉臂一振,竟將冰螭神劍高高的丟到天上去,忙不迭的照做,手上一使勁,也將威斗神劍甩到半空.威斗神劍劍身沉重,饒是趙昀臂力強悍,這麼丟到半空,也極是不順暢.趙昀方抬頭看時,那劍勢破戟沉沙,堪堪已掉落眼前,慌忙一個打滾,避開劍鋒之力.還未站起身來,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忙里偷眼看時,神劍直插進土中,劍神還晃動著,不住嗡嗡作響.

趙昀又抬眼去看凌夜來時,見她笑盈盈拿著寶劍,正把一對流彩繪意的眼睛自盯著自己身上看,不由的好生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