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回 眼底傾城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昀用神識仔細搜尋君子囊,如同身體在囊中行走一般.只見東北邊上有一大堆書籍,整整齊齊的擺放著,如小山般層層疊疊,奇道:"師父,你說的可是這些書麼?"

凌夜來笑語盈盈,道:"不錯,就是他們啦.你且把書堆第一本書拿出來."

趙昀伸手一探,便將那本書扯出君子囊來,定睛看時,卻寫著"李青蓮年譜"五個大字,奇道:"不是要教我劍法麼?這年譜又有什麼用?"

凌夜來莞爾一笑:"豈止這本年譜?這囊中所有典籍你都要研覽一遍呢."

"什麼?"趙昀如被定身符定住,頓時成了泥雕木塑,拿著年譜的手也好像固化凝結了."我們不是要學青蓮劍法嗎?這麼多書,要學到猴年馬月去啊?"

"趙昀,你便是太過急躁,太過冒進,要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放心,你中的毒,為師一定會想辦法幫你解掉.一定要循序漸進,急于求成,又如何能靜心,如何能精進劍術,又如何能攀登劍道高峰呢?"

趙昀忍不住道:"可是我??????"他本欲爭辯,又生生忍住.自己的血海深仇,還是不要麻煩師父的好,因此也不能跟師父說明情況.

只是,時間已然如此急迫,自己的壽命只剩下兩年不到,卻還要學這不相關的年譜典籍,真不知師父是怎麼想的.

雖然他相信師父絕不會故意耽誤他時間,但他真的難以接受!他原本就不愛學習文章,僅僅粗識大字而已,這時要讓他埋頭苦讀,那是十萬分不願意的.

凌夜來幽幽的歎了口氣:"癡兒!你究竟還是未能明白為師所說.悟性不夠,悟性不夠,不如我另挑一種劍法傳授給你如何,也可免了這讀書之苦.哼,也怪我看錯了你."

趙昀受激不過,感覺到師父的輕視,心里很是不舒服,急忙道:"師父都未曾交我劍術,又怎麼能知道我練不練得成?這麼輕下斷語,我真是不服氣.練劍便是練劍,又何必要浪費時間看書?"

"我只為高看了你,才選你做弟子,只望你能超越前人,突破劍道極限.現在看來都不免是空談了."

趙昀努了努嘴,想要說話,卻終于沒有出言爭辯.

凌夜來蓮衣緩步,玉足輕踏在小院鵝卵石上,不帶一絲俗氣:"我剛為你講了劍招劍意,還以為你已然領悟,不料你竟是全然不放在心上.你要想真正學會劍招,就必須領會劍意.你不能體悟劍意,又怎麼能發揮出劍招的精髓呢?

為師已經反複強調,學劍本質就是在于學他人的領悟,無非抓住那一點劍意罷了.青蓮劍法的威力,除了劍招本身招式巧妙外,更主要在于劍招與劍意水乳相融,劍招因劍意而流轉無窮,劍意借劍招而淋漓盡致.

是以要真正學會青蓮劍法,就必須了解李青蓮的生平事跡,知道他的個性襟懷,所謂'讀其書,知其人’,便是這個意思.前代青蓮宗主,有研閱李青蓮詩集八十年的,仍然沒能練成青蓮劍法.若是那麼簡單就修成,那就不配是李青蓮所創的劍法了."

凌夜來這番講解,可謂透徹明白,趙昀知道了讀書的重要性,可又不禁為之咂舌.要他像那個宗主讀一輩子詩集文章,那還不如要了他命.可是要練成仙劍,又必須要學,也罷,為了報大仇連性命都不在乎,何況這點讀書的苦悶呢?

他心情郁郁,從君子囊中又取出了一本書,看書名卻是《李詩詳解》,又取了三本,看時卻分別寫著《李詩編年詳注》,《李青蓮翰林集》,《李青蓮集輯注》.

他隨手一翻,看見幾個黑字稍微大點,黑字下注解著紅色小字,往往是兩個字就有一大串字,密密麻麻,真不知道那些人哪里來的這麼多話.

趙昀頭立刻就大了,饒是有了心理准備,還是忍不住問道:"這些??????這些我都要看完麼?"只覺得這是個完不成的任務,才激起的雄心萬丈也不免為之一落.

凌夜來回過頭來,清麗的目光射到趙昀眼睛中,直射得趙昀心神浮動.仿佛見到趙昀眸中的煩惱,似乎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她便輕笑道:"那麼你是沒有信心了?要不然,我另教你一門法術吧?"這一問,又沒有了嚴師的派頭,言語中純是青春女子的盈盈笑意.

趙昀搖了搖頭,鄭重道:"誰說我沒信心了!青蓮劍法,我是學定了!"

"那好,時間寶貴,我們就別浪費了.你這就隨為師到誨學軒去學《李青蓮年譜》."

趙昀心內極不願意學這些文字,卻不得不跟隨著凌夜來步入院中間的誨學軒.青蓮宗這一脈雖不是像奇儒門那樣以學術為仙法根基,但因精研古往今來第一大詩人李青蓮,在詩詞造詣上較之奇儒門的宗匠也是不遑多讓,可稱是風流一脈.是以君子居格局小小格局中,倒數學習李青蓮藝文的誨學軒最為重要.

趙昀進入誨學軒,見到房中皆是書架,數之不盡的書籍安靜的陳列在架上,房間右側一條通道遙遙的通往地下,走過去探頭一看,原來是個地下室,也是擺放著書籍無數.

這才知道誨學軒內有乾坤,不由在心底感歎道:"真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吃飽了沒事做,哪來的這麼多書,哪來的這麼多廢話?"

凌夜來已經坐在一張桌子側,正襟危坐,一本正經,頗有點飽學宿儒的樣子.她見趙昀探頭探腦,全沒有一絲讀書的自覺,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喝道:"咄!要學劍法,就趕緊坐下來,把年譜翻出來."

趙昀雖然坐在位置上,打開了那本《李青蓮年譜》,卻是心不在焉,眼睛往字上看時,雖然大部分認得,卻不知道它到底在說什麼,不由暗歎一口氣:"想不到我居然會乖乖的坐在凳子上,乖乖的去看書."

又是可笑,又是沉重,卻知道自己無論如何,無論多麼困難,也必須把書上這些廢話記住,必須練成青蓮劍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