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回 沐體師恩
g,更新快,無彈窗,!

"李青蓮天才絕逸,其劍法也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須知劍招是死的,而臨敵對戰,須根據情況隨機應變.是以青蓮劍法雖只有九招,其變化卻有千種之多.曆代宗主之所以不能練成第七,第八兩招,正是在于缺乏對劍招生變的把握.

運用之秒,存乎一心,倘若能明白劍法蘊含劍意,順勢而為,則劍勢自然生出感應,在你思維之前已然做出反映.這種妙到顛毫,徘徊劍鋒的判斷力與洞察力,若天機,若人力,其根本卻是對劍意的體會."

趙昀聽凌夜來如此講解,只覺似懂非懂,只覺腦中被一大塊布幔所遮,明知道破開布幔便是光明大道,偏偏牽扯不開這布幔,不禁問道:"既然如此,何必要學劍招?只要體會劍意,怎樣出劍都自然是劍招,那學青蓮劍法又有何用?"

凌夜來輕笑道:"你這話,說的既是有理,又是無理.要知劍招是人所創立,當然也是以劍意為依托.只是古往今來,能自創劍招的有幾人?能將劍意千錘百煉,修成傲世劍術的又有幾人?

即便天資聰穎者,亦需要含英咀華,以他人劍招為根基,以他人劍意為引導,假以時日,方有可能自立門戶.而大部分人一生也只是古人影子,能把前人劍法劍意練得融會貫通,那就很了不得了.

像青蓮劍法這種曠世絕學,包含著李青蓮對劍意的深刻理解,自然更加難以練就.換句話言,所有功法,不過是按照別人開辟出的路途前進,不過是優孟衣冠,循規蹈矩罷了.

等哪一天,你能自用劍意,那麼你便也是一代宗師了."

趙昀方才明悟,他之前也只是傻傻遵循法術要訣修煉,練俗世劍法時如此,練碧火真氣時也是如此,一直都是死記死背.到此時才明白,原來練功修法都不過是練前人對世界的體悟.

凌夜來道:"青蓮劍法共有九招,那是你知道的了.

這具體九招名稱,第一招為'黃河之水天上來’.第二招為'桃花潭水深千尺’.第三招為'玲瓏望秋月’.第四招為'若教月下乘舟去’.第五招為'長風破浪會有時’.第六招為'願同塵與灰’.第七招為'吳宮花草埋幽境’.第八招為'吾衰竟誰陳’.第九招為'我醉欲眠君且去’.

除李青蓮本人外,千年以來竟無一人能夠練成第九招.足見李青蓮劍道上的修為多麼精湛了."

凌夜來從腰間衣帶取下一只繡花小囊,輕輕一拋,小囊便穩穩的懸浮在趙昀面前:"你且接住此寶.此寶喚做君子囊,有須彌芥子之功用,即是俗稱的百寶囊,能裝天地萬物.你只需凝神靜氣,運轉神識至手臂,使神識感應到手中拿著的君子囊,同時默念'蓮性自潔’四字,便可開啟此寶.有了此寶,以後行走仙林也方便不少."

君子囊不過手掌般大小,趙昀怎麼也想不到寸掌之間竟能容納天地,便依照凌夜來所說,暗運神識.但見那君子囊彩光一閃,囊口豁然打開.趙昀見其開口,堪堪裝一只手掌,不由半信半疑,便伸進手去一淘,竟然空空蕩蕩,碰不到一點囊底.趙昀才信仙家妙用,驚喜道:"果然是內有乾坤."

凌夜來道:"這蓮性自潔’四字便是君子囊的開啟與關閉的咒語,旁人縱然得去此寶,若不能知曉咒語,就算用盡心力,想要破除結界,也是癡人說夢.

最妙的一點在于,此寶乃是大荒瓊蓮煉制而成,深具靈性.只要不被他人束縛,即便遠在萬里,你一念咒語,它就能霎時到你跟前.而且它不懼玄水天火,除了天上真仙外,凡人休想有所損傷."

趙昀才知此寶珍貴非凡,大喜道:"謝謝師父."

凌夜來輕笑道:"我青蓮宗有三大鎮宗之寶.這君子囊便是之一,其二便是冰螭神劍,已為我所用,其三便是我要教你的青蓮劍法.君子囊除了存儲外,更有一般好處,那便是遇到危急情況,不可力敵之時,可以開啟寶囊,躲入其中.只要關閉囊口,任他手段強橫,也破不開禁制.而後你在囊中或尋覓良機,或靜待援手,都有了回旋余地."

趙昀感激莫名,知道師父將全宗之寶都授予了自己,那當然是真心真意為自己好,一時只覺周身暖洋洋的.火浣堂而外,青蓮宗又是他一個家!可恨自己身負血海深仇,又只有兩年陽壽,那是無論如何都報答不了兩位師父的大恩,還不了多寶的兄弟之情了.

這樣想著,覺得前路茫茫,反倒激起一腔豪氣.又想到師父所說秦祖龍的豪情壯志,思量道:"他也不過是肉體凡胎,就能逆天而行.我縱然比不上,也不應就此退縮,白白辜負了師父的苦心."

他精神奮發,便急欲學習青蓮劍法,急切想要修成高明劍道,以償心願,向凌夜來問道:"師父,那現在就教我青蓮劍法把?我實在等不及了."

凌夜來抿嘴一笑:"你也是個大人了,倒心急的像猴子一般.也罷,為師這便教你青蓮劍法.這君子囊中空間無垠,你若要取用存貯的某物,便需運轉神識,以神識為眼,即可覽盡八方,一窮搜囊底.你不妨將威斗神劍放入囊中,看看能否搜尋的到."

趙昀手握威斗神劍,雖然明知君子囊可容萬物,猶自怕劍鋒太過鋒利把囊底刺穿,小心翼翼的往君子囊口插去,不敢有一絲馬虎.眼見那囊口光華一閃,竟分辨不出事神劍縮小還是寶囊漲大,而威斗神劍已然穩穩的落于寶囊之中,消沒不見.趙昀這才放下心來,小心運轉神識,神識如觸角般攀援至君子囊內部,洞見四方.

"我看見了!"趙昀興奮的喊道.雖然眼睛沒有看見,但他的神識卻明明白白告訴他神劍靜靜的躺在一個小結界中,那是比肉眼更清晰更影像.

凌夜來突然現出一個調皮的表情,那分明不屬于嚴師尊長所有,而是一個及笄少女天性中靈光的發揮:"你且在君子囊中搜尋,看看其中還有何物?"

趙昀雖在一心一意調轉神識,但也敏銳感覺到了凌夜來語氣的異樣,不由揣測又是有什麼奇珍異寶了.

師父已經給了很多好東西,讓他的胃口越來越大,不知道這一次的東西又會給他怎樣的驚喜呢.禁不住好奇,便在囊中搜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