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回 佳人春睡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夜,師徒三人談了許久,感受著彼此在對方心中的重要地位,成了許多年後趙昀和多寶時時回想的畫面.而那時,師父卻永遠不在了,許下的諾言也隨風而去.可這一份情卻是永遠在的,此後刀山火海,九死一生,雖然師父已不能陪伴,可他的音容笑貌卻宛在目前,激勵著他們永不倒下.

告別了師父出來,趙昀與多寶又在自己房內臥談,不知不覺就東方大白.也因此不用聽多寶那震天雷般的呼嚕.雖然一晚幾乎沒有休息,但趙昀還是神采奕奕,用過早飯,與師父道別,直奔君子居.

饒是他腿步驚人,也花費了一個多個時辰,足見凌云觀規模之龐大.好不容易看到君子居牆頭逸出的幾抹櫻花,頭上已經是大汗淋漓,不住的流淌.

"呀,現在就是巳時了!她叫我今天回來,可沒說什麼時候,她總不會怪罪我吧?哼,要真是怪罪,我也不在乎."

君子居的角門幽靜的掩著,鵝軟石鋪就的小路少有人賞鑒,獨有調皮的青苔一點點爬上石面.趙昀推門進去,中庭寂寂,仿佛絕塵仙境,沒有一絲聲響.

"也不知師父在不在?"

趙昀疑惑間,便往西邊的水華居走去.才走三步,猛然想起凌夜來板著臉教諭自己不准擅闖水華居,登時止步,高叫道:"師父,師父."

連叫了三四聲,凌夜來是毫無反應,小院中回蕩著趙昀高亮的嗓音,一遍遍讓趙昀煩亂起來.

"說好了今天教我劍法,人卻不在!早知道我還不如多在火浣堂陪陪師父,師兄."

又叫了幾遍,依然無人回應.趙昀無奈,心中郁悶,尋思道:"只好回到甲字房休息再說,也不知道這師父跑哪里去了."

還未推開房門,就聞到一股玉蓮幽香,淡淡的鑽進鼻腔中,極像是凌夜來的氣息.趙昀奇道:"怎麼回事?我怎麼好像聞到她的味道?不可能啊,她怎麼會在我房里.若是她在的話,沒理由故意不搭理我啊."

"嘎吱"一聲,趙昀打開房門,雖然心里已經有了准備,還是忍不住吃了一驚:"呀!"房間窄小,擺設簡樸,站在門口就能一覽無余.映入眼簾的果然是凌夜來那絕美人寰的國色天香.

凌夜來此時正斜坐在房間左側的一張檀木椅子上,一截皓如白玉的嫩藕支在桌子上,托著腮幫,正緊緊閉著眼睛.看這樣子,居然像是在睡覺.

趙昀叫道:"師父!"依然得不到回應.趙昀不禁納悶:"怎麼我叫那麼大聲,她居然如若罔聞?奇也怪哉."于是便走近幾步,一直到凌夜來面前,才發現凌夜來面色蒼白的可怕.

前天所見的凌夜來是雪膚玉貌,帶有光澤之色,這時看見的卻比前天還要白上十分,是一種異乎尋常的慘白,就像是生了重病的那種蒼白.

趙昀一愣:"該不會是生病了吧?她法術這麼高深,也會生病嗎?"複又叫道:"師父,醒醒!"

眼前的凌夜來一副疲態,瘦削的肩頭也似禁不住疲累,微微顫抖.見慣了凌夜來盛氣凌人,冰山冷海的模樣,這時卻一副病美人的嬌怯,使得趙昀生出一絲憐惜之意,又不知她的狀況,真是無計可施.

"說不得,只好先搖一搖她,看看她能不能醒."

趙昀右手搭上凌夜來圓潤細嫩的肩膀,手心中一片軟膩,又不敢太用力,輕輕搖晃了一下.

"嗯??????"耳畔傳來凌夜來無意義的呢喃之聲,對趙昀來說,不啻天大喜訊,趕忙加大了搖晃的力度,嘴巴貼近凌夜來的耳朵,喊道:"師父,快醒醒!"

"啊!"趙昀只覺搭在凌夜來肩頭的手一抖,數十道無形氣息急然襲向雙臂.他手臂一麻,急忙撤手.不料氣息霸道無比,他雖然反應極快,還是晚了一步,他感到右手臂疼痛無比,分明有重石碾壓過一般,痛楚直鑽入心中,讓他忍不住倒退了幾步.

"啊,趙昀你做什麼?"凌夜來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趙昀張牙咧嘴,左手捧著右手,眉間都是痛苦之色.

趙昀見凌夜來終于醒來,忍著痛道:"師父,我還沒問你怎麼了呢?怎麼叫都叫你不醒."趙昀心中真是郁悶,這一疼痛好沒來由,把人叫醒也會把自己手臂叫痛.

"有嗎?我該不會是睡著了吧.說來好笑,我辰時三刻來找你的,卻發現你還沒回來,就坐在椅子上等你,沒想到睡著了."凌夜來整理衣襟,拂了拂額頭的青絲,想道:"果然是太累了嗎?我居然會睡著,這血祭之術竟是如此霸道,看來我要調養許久才能恢複."

趙昀想到凌夜來這麼早就來找自己,竟累的睡著:"她這麼辛苦,還早早的過來想教我劍術,看來她對我這個徒弟,也算是真的上心了."瞧著她蒼白的面容,不禁感動,說道:"既然師父那麼累,不如先回去休息.等修養好了,再教我青蓮劍法吧."

凌夜來微微一笑:"沒想到你也會關心人啊,倒是出乎為師意料.說好了今天教你劍法,那就是今天了.我可不是言而無信的人.對了,你怎麼一直摸右手啊?"

"我剛剛想把師父搖醒,突然就感覺到真氣直沖我手臂而來,就一直疼痛不止."

凌夜來笑道:"誰叫你胡亂碰我?為師身上護體真氣自然流轉,一旦覺察到異常,自動反擊.你現在這點疼痛倒是輕的.這次吃了苦頭,下次應該不會這麼傻了."玉指一彈趙昀右臂,道一聲:"去."

趙昀只覺手臂一松,立時不再疼痛.仙家妙用,果然神奇.若然能學得高深道法劍術,也不是沒有機會去報血海深仇.

見到趙昀崇拜的目光,凌夜來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輕輕道:"給你傳授青蓮劍法前,為師先送你一樣禮物."

禮物?

"到底是什麼禮物呢?不會是一把神兵利器吧?還是仙家法寶?"

想到這里,趙昀的心不由熱了.他好幾次挫敗,就在于沒有法寶.倘若能擁有一樣仙家奇寶,加上青蓮劍法,碧火真氣,他的實力一定突飛猛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