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回 天意難問
g,更新快,無彈窗,!

凌夜來莞爾一笑,道:"趙昀,此事算是為師的錯,就此揭過好嗎?為師倒是有一個疑問,你能給為師解惑否?"

她這般溫柔細語,叫趙昀如何生的起氣?趙昀心頭一動,想到:"這個師父也並不是不好,只是??????"只是什麼呢,他也說不清楚.他盯著凌夜來的眼睛,月色如水,流淌在凌夜來絕美眉間,一派真誠之色,不由心一軟.剛才打定主意不再理會凌夜來,刹那間都煙消云散,只是話聲里還帶有少許不平,道:"什麼疑問?"

"比試之時你明明是斷了一只手臂,怎麼現在又是雙臂俱全.還有,你是怎麼逃脫九龍神火鼎的?此事實在蹊蹺,你能否將經過與為師說說嗎?"

趙昀一愣,這件事實在奇特,只是他也毫不知情,只是醒來的時候,鼎中神龍已死,而他雙臂已全.他眉頭緊鎖,目中閃現思索之色,半晌才道:"這個,我也不清楚."

凌夜來也是一愣,她只道趙昀有什麼密法奇遇,誰料他竟一無所知!以趙昀本身實力,那是根本逃不出九龍神火鼎的,難道還有的別的隱情嗎?這個驕傲的徒弟身上,莫非還藏著什麼隱密?

"那好吧,今天你也累了,先回房休息吧.明天為師便傳你青蓮劍法."

趙昀道:"師父,我什麼時候可以回火浣堂去呢?"

凌夜來秀美細眉微微抖動,好一會才道:"那好,休息一晚,明天你就先回火浣堂吧.後天為師再教你劍法."

趙昀大喜,只覺凌夜來還是比較開明,心中的芥蒂才真正消散,眼角眉梢都是笑意,道:"謝謝師父!我先去休息了."

凌夜來俏立月下,衣帶悄悄擺動,靜靜望著趙昀的背影,直到他投入小屋的陰影之中."你就這麼著急回去見你的那個師父?他對你真的那麼重要,要迫不及待的離我而去?也罷,情深意重,性格雖然乖戾,人品倒是不錯.我會當一個好師父的,那時候再惹我生氣,那我??????"

風露不言,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趙昀早早的醒來,照著羊皮地圖所示,一路小跑,來到啟真湖邊,此時在擺渡的卻不是李四,而是王五,見有人要渡島,忙把小舟搖了過來.

不一會,已到林頁島,趙昀迫不及待的跳上岸,大聲喊道:"師父,我回來了."

島上諸人此刻都知曉趙昀被選入內堂,這可是天大的榮耀.一大群女人都放下浣洗的衣物,一齊圍了上來,歡呼道:"趙小哥,恭喜恭喜.進入了內堂,可是天大的福分!"又有年輕女子想道:"趙哥哥真是帥呆了,臉上神氣的樣子,太讓我心動了."

趙昀與眾人不熟,隨便打了個招呼,直奔師父起居室而去.

多寶原本在睡覺,聽到島上歡呼雀躍,響聲雷動,不禁一古楞爬起身子,咿唔咿唔叫道:"怎麼了,怎麼了?"他擦了擦惺忪眼睛,往屋外一瞧,一大群人正往這邊走來.正中間圍著一人,風神朗資,不是他那笨蛋師弟,還能是誰?

多寶急忙竄過去,嘴中一直大喊,幾個起落就到了趙昀跟前,大笑道:"師弟,你回來了!"手舞足蹈,臉上都是興奮.

"師兄,我回來了,走,看師父去."趙云拉著多寶,一起進入了王朗的屋子.

一大群閑人,都不肯散去,趴在屋角門縫偷看趙昀.這可是內堂弟子!多少年沒在火浣堂出了,這一回可輪到他們揚眉吐氣了!一個個都興高采烈,好像是他們進了內堂一樣.

趙昀快步走進師父臥室,見師父掙紮著想要抬起身子,慌忙上前扶住,恭敬說道:"師父,我進入內堂了."

王朗放聲大笑,眼角間湧上幾點淚花:"哈哈,老子就知道你小子行,啞巴昨天告訴我的時候,我都激動壞了.你真替老子爭光了!你不但進入內堂,更是進了青蓮宗!青蓮宗可從來沒有收過外堂弟子的先例!你可要好好修習,練成本事啊!"

趙昀坐在床邊,炯炯大眼望著師父期望的眼神,鄭重點了點頭:"我會的!師父,我不會讓你失望,我也不會讓自己失望!"

晚間時分,眾人都已散去.趙昀伺候師父用過晚飯,與多寶在房間陪師父說話.趙昀想到此後要呆在君子居,未必能日日呆在師父面前以盡師徒之禮,而師父雙腿盡斷,連屋子都出不去.想到師父為自己犧牲了那麼多,感恩之情湧上心頭,拳拳之心,不能自已,道:"師父,我以後要呆在青蓮宗學劍,不能日日侍奉床前,心里好生難受."

王朗也有一絲傷感,極力掩飾,樂觀的搖了搖手,笑道:"是雄鷹就要飛到云霄去,師父這屋子太小,可不能束縛住你.你能學有所成,就是我最大的快樂.以後呢,修行要認真,可是別太苦了自己.以前你練碧火真氣時候,廢寢忘食,師父聽啞巴說起,可是很心疼的."

趙昀見師父如此關心自己,更是感動,道:"師父,我會努力的.就怕我,??????就怕我陪師父的時光不多了."想到命不長久,猶豫了一下,終于漏出了口風.

王朗聽出端倪,楞了一愣,追問道:"怎麼了這是?是不是有什麼難辦的事了?"

趙昀已把師父,師兄當作最親近的人,這時候也不再隱瞞,把自己招惹五通,全家被滅,身中劇毒,矢志報仇,受靈素大師推薦上凌云,諸多情事,原原本本的都告訴他們.

王朗想不到王朗身世居然這般淒慘,相比之下自己斷腿身創實在算不了什麼,又是憤怒,又是同情,道:"難怪我見你小子老是繃著臉,眼里充滿戾氣.哎,你小小年紀,可真是苦了你了.你放心,吉人有天相,那麼點毒藥難不住你的!老子相信一定會有解藥的.你都進入內堂了,還有什麼事情辦不到!"說到後來,自己也有點沮喪.連水月派靈素大師都難以解毒,天下又有誰可以?只是他不願趙昀消沉,故此一連串的安慰.王朗不禁在心里祈禱:"老天啊,這孩子這麼命苦,好不容易進了內堂,要有成就了,你可一定要保佑他啊!"

多寶在一邊聽的睚眦欲裂,緊緊握著拳頭,全身肌肉咯咯作響,心中一直道:"五通,五通,我見了你一定要扒了你皮,抽了你筋,把你剁成十萬八千塊!居然敢這麼害我師弟,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