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回 不解情懷
g,更新快,無彈窗,!

紫微道人奇道:"夜兒,是在思索什麼?"

凌夜來頎長的身子輕輕一震,恍如夢醒,臉上亦恢複清雅神態:"師叔是叫我一起離去麼?"

凌夜來人雖年幼,卻頗知大體,諸多大事應對得當.今日可算是少有的失態,饒是紫微萬事不縈心懷,也不禁納悶好奇.不過他涵養極好,並不表現出來,只是道:"是的,我有幾句話要對你講."

宋江恭敬鞠了一躬,朗聲道:"恭送掌門."一眾弟子各從席位起身,半傾著身子,齊聲道:"恭送掌門."

趙昀只是冷冷的瞧著眾人.汙蔑辱罵自己的一群人已然低聲下氣,懾服于掌門的威壓之下.

"也不過如此!"

突然左臂一驚,卻是凌夜來玉手扯了下他衣袖,就聽得清冷的語調響在耳畔:"趙昀,還不快跟來."

趙昀思維一滯,似被蠱惑,心里是不情不願,腳上卻不由自主,邁步朝廳外而去.

月明星稀,不時有習習涼風吹過,趙昀的心里卻煩躁莫名.胸中一團火焰,久久不肯散去.他瞪大著眼睛,緊隨前面慢步的紫微與凌夜來兩人,眼見兩人並排散步,顯然是在聊天,但凝神細聽,一點聲息也無,卻不知他們在聊些什麼.

許是照顧到趙昀,兩人都沒使用法術,在偌大的凌云觀隨意漫步.月下燈影里的凌云觀別有一番意趣,道旁奇樹名花,時有暗香推送.

紫微道:"夜兒,此事當真有點難辦.以天下之大,奇才異人迭出,要想解開牽機巨毒,也是千難萬難.當初我便與你說起過,卻不想你竟把趙昀納入青蓮宗."言下之意,對凌夜來收趙昀為徒頗有微詞.紫微的語調平穩低沉,他用了"傳音入密"之法,自是不虞趙昀聽見.

凌夜來撅著小嘴道:"師叔,你是沒瞧見,挑選外堂弟子那天,丹書閣主和馭獸齋主那急欲收取趙昀的樣子呢.就是宋師兄,也是幾次三番,極意延攬.夜兒能收到這麼一個徒弟,師叔不為我高興,反倒是不高不興的.夜兒做事,就這麼讓你失望嗎?"

紫微搖了搖頭:"夜兒,他們並不知道趙昀身中牽機之事,若然知曉,那必是另外一番態度了.內堂弟子,本來就名額珍貴.你們這一脈青蓮宗,選人擇徒,更是千挑萬選,輕易馬虎不得.只因一脈單傳,倘若有什麼差池,卻不是毀了青蓮宗數百年基業?就算這小子真能打破神火鼎,也不過兩年可活.兩年之後,一切化為塵土,門派大量的資源投入豈不是白白浪費?"

凌夜來秀眉一蹙,明亮的眸子遙遙望著遠處的湖面,湖面上倒映著各色燈光,並天上明月投影,搖曳著別樣的美麗:"夜兒一直相信事在人為,不可輕言放棄,這也是師父當年教我的第一課.師叔曾說趙昀資質差,師叔的眼光自然是不錯的,可是趙昀竟然能毀壞上古神器,那又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語聲幽幽,包含著堅定的味道,顯然對趙昀抱著很大希望.

"罷了."紫微苦笑道:"你的性子,真下定了決心,是九條龍都拉你不回的.只是師叔還是得提個醒,牽機毒只有那個人才有.無論是有什麼瓜葛吧,你若執意要救趙昀,便是與那人為敵,倘若真惹惱了那人,出了點差錯,便是我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凌夜來早已想到這個問題,當下只是微微一笑:"那人好大的名頭,夜兒卻不怕他.若他真要胡來,夜兒便以一身贖罪便了,絕不會牽涉門派."

紫微歎了口氣:"你啊你,把事情看的也太簡單了.若然他脾氣上來,怎麼會按你的想法行事?三十年前乾坤洞號稱鼎盛,只因三代弟子多看了他女徒弟一眼,他二話不說,將乾坤洞夷為平地,數千弟子全部死絕.我凌云觀雖然強盛,更有前輩長老坐鎮,但這種無謂的爭端,能免還是免了的好."

凌夜來沉默了片刻,終于還是道:"夜兒既已收他為徒,師徒情分已在,此刻若是更改後悔,只怕仙心道法立時崩毀.多謝師叔提點,夜兒當會考慮的更加周詳.只是,牽機毒當真是無藥可解麼?"

"以我所知,大羅金仙也是束手無策.也許北海的萬手毒仙有幾分法子,但他性情古怪,更是不會輕易救人.夜兒雖然有心,攤上這麼個小子,只怕也要吃盡苦頭.到時候可別哭啼啼到師叔這埋怨,呵呵,莫謂言之不預哦."

凌夜來伸了伸舌頭,甜甜一笑:"知道啦,謝謝師叔關懷."自從師父失蹤後,也就師叔與自己最為親近了.雖然在外人面前一直是不苟言笑,如冰山高聳,渾身散發著寒氣,遠遠的給人以距離之感,但是在自己人面前,她還是那個會哭會笑會調皮的小女孩.只不過她心目中的自己人,只有師父,師叔,還有那個老是腆著臉皮叫她姑姑惹她發笑的浪云.當然現在還有加上趙昀,這個她新收的徒弟.

紫微回頭望了望趙昀,哂笑道:"這小子倒是模樣俊俏,只是性情乖張,瞧,他正端著脾氣,怒目盯著你呢.夜兒,你且問問自己,值得嗎?師叔先行一步,有麻煩就來觀云閣來尋師叔吧."身子一縱,已是神龍矯健,化作光芒一點,消失不見.

趙昀只覺眼前一花,一道光芒閃過,已然不見紫微道人身影.凌夜來俏生生的玉體就在身前數武,也不知在哪一個刹那間轉過的身子,正舉目看著自己呢.他不禁腳步一停,堪堪在凌夜來面前立定.

兩人相隔極近,呼吸可聞,鼻中更是聞著幽香,似麝似蘭,滿滿是清雅滋味.只是凌夜來的呼吸細長而輕綿,而趙昀呼吸就粗豪的多,生生壓住凌夜來聲息.

凌夜來美目流轉,心頭也在問自己:"值得嗎?收下了這小子,以後可就是滾滾而來的煩擾了."

明亮的月色下,凌夜來可清楚看到趙昀臉上神情,劍眉橫矗,鳳眼圓睜,果然是對她憤憤不平.只是不知自己的神色,又是怎生模樣?若有銅鏡一柄,當以自照,也好理清心緒紛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