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回 纖腰醉擁
g,更新快,無彈窗,!

少時,趙昀自客房中出來,問道:"師父,現在還要我做什麼?"

這一身湖藍道袍用色簡單,毫無點綴,合自然之理,蘊三才之機,配上趙昀秀美的身體,大小正合,長短相宜.趙昀俊美白皙的面容,被道袍襯托,更覺颯颯英姿,清勁爽直.

容貌上是宛如處子的秀美,氣質上卻有英雄豪傑的陽剛,截然相反的兩者被完美的統一在趙昀身上.

凌夜來眼前一亮,師父的道袍被趙昀穿著,又是熟悉,又是陌生,心神恍惚,思緒仿佛回到了初見師父情景,竟如未聞趙昀話聲.

趙昀立在她美如軟玉的身體前,許久都沒見她說話,試探著問道:"師父?"

凌夜來猛然驚醒,才知道自己失態,心里不好意思,面上卻一派淡然,道:"晦明,本尊剛剛在想你身負血海深仇的事.你既為我青蓮宗傳人,于情于理,本尊都該替你代勞.只是本尊知道,你心高氣傲,一定不肯假手于人,必欲親手報仇而後快.是嗎?"

趙昀頓時湧起知遇之感,鄭重的點了點頭.五通殺父大仇,若不能親手扒皮鞭尸,將他挫骨揚灰,還有何面目立于天地間?男子漢大丈夫,若然連報仇都要依賴別人,豈不被天下人恥笑?連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

凌夜來目送秋水,凝視著遠山空濛,道:"是以本尊不再問你仇人是誰,仇人有什麼修為.只因本尊相信,我青蓮宗傳人一劍在手,仙佛辟易.便是大羅天仙,也休想擋住三尺劍鋒.區區小丑,何足道哉."

凌夜來說的淡然,趙昀卻聽的熱血上湧,只覺男兒血性都被激發出來.凌夜來以女兒之身,睥睨四海,壯心豪雄,真是讓他又敬又佩.

大丈夫當如是哉!

此時趙昀才真正心折凌夜來風采,心甘情願認她為師,恭敬道:"師父,我名字是趙昀.以後能否別叫我晦明了呢?"

這個名字,是父母留在世上的唯一印記了吧?死若有靈,父母可還在默默注視著我?死若無知,我只願你們好好安息,再不用為我擔驚受怕.

凌夜來道:"趙昀.昀者,光明也,寓意倒是深遠.也罷,本尊稱呼你本名便是."凌夜來蓮心通透,隱隱覺得趙昀血仇應和家人有關,便不繼續說下去,以免趙昀觸動傷痛.猛然想起許多日之前掌門師叔對她說的話:"此子身中牽機奇毒,只怕命不久矣."

牽機!天下奇毒!凌夜來身體一震,她先頭竟一直忘了這事:"這可難辦了.以凌云觀之能,也是對牽機束手無策.等下,牽機!怎麼可能,他趙昀怎麼會中牽機!難道他的仇人,居然是??????"

凌夜來美目閃爍,細長的睫毛輕輕抖動,實在是天地間最美的圖畫.

趙昀還沉浸在悔恨思慕父母的情緒里,就沒留神注意到師父的異樣.

"哼,便是他又如何.趙昀是我徒弟,我便是賠盡一身修為也在所不惜.不過,看來一切都要早作准備了.還有,明天先去丹書閣查找典冊,看看可有解毒之法.這小子,剛進門就給我添了這許多麻煩,真不知道我為什麼一意要收他為徒,真是作繭自縛啊."

至于為什麼要收趙昀為徒,她自己都不清楚的話,旁人更是難以知曉了.

兩人就這麼呆立在天然居門口,各自想著心事.時光流轉,他日回味,可否相視一笑,感念這難得的清淨,互說此時衷腸?

天色漸暗,已到了酉時.凌夜來便喚出七寶蓮台,讓趙昀坐上,催動法訣,便往天元宗來儀廳而去.一路上,凌夜來少不得吩咐些規矩教與趙昀.

來儀廳燈火通明,各路賓客陸續到來,熱鬧非凡.凌夜來蓮台落地,早有知客前來迎接,將兩人帶至大廳.

趙昀放眼望去,卻見大廳內擺了十個大圓桌,正中一個圓木紅桌,極其顯目.那桌上已然落座五人,其中有兩個是認得的,便是凌云觀掌門紫微道長同天元宗宗主宋江.

紫微道長早望見凌夜來,笑呵呵道:"夜兒來了,快過來落席."

凌夜來蓮步輕舉,微笑道:"掌門師叔,你也來了.夜兒好久沒見到你了呢."趙昀亦步亦趨,緊跟在她身後.

斜角桌子上卻突然一人躍到凌夜來身前,他速度極快,似乎是用力太急,控制不住力道,好似勒不住缰繩的奔馬,眼瞅著就要撞上凌夜來香軟嬌軀.

凌夜來眉頭一皺,玉體疾向後一退,避開了那人前沖的身體.可是她忘了趙昀緊隨其後,這一閃躲,她身體就無可避免的貼到了趙昀胸膛之上.

那人急躍而出,凌夜來急閃後退,都是一瞬間事.以趙昀的修為根本來不及反應,眼睜睜看著凌夜來跌入自己懷中,胸腹處俱是一團軟膩.

趙昀只覺腦中"轟"的一下,幸福的眩暈感讓他不知身之所在,一顆鼓蕩的心如在云層中來回搖晃,四面八方的軟云還不饒不休的一個勁直纏繞上來,將那顆心牢牢的包圍在其中.

此時凌夜來玉清玉潔的身體緊緊貼在趙昀身上.除了師父,她可從未與男子如此親近過!就連靠近她三尺都是千難萬難.

可現在她的身體居然落在一個男人懷中,這個男人還是她的徒弟!

趙昀的雙手還保持走路的趨勢,往前伸著,恰恰做出捧住凌夜來纖腰的姿勢.他的手如同僵硬一般,一動不敢亂動,強忍緊緊按壓她纖腰的欲望.可是胸口處傳來的柔軟觸覺,卻讓他更加沉迷,如同大醉般的酣暢狂亂.

趙昀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感受那軟到極處的酥嫩,感受到那淡到極處的溫熱,真是不欲夢醒.

他師徒二人,一人是驚慌失措,一人是樂不思蜀,好一會都沒從迷亂中清醒過來,居然還保持那羞人的姿勢.

沖過來那人也像是大夢初醒,怒道:"你,你好大膽!還不把我姑姑放開!"